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攜詩練專注

撰文.楊宏國

美國詩人康明思(e.e. cummings)的詩句晦澀難解,讀下去卻相當迷人,他的詩曾被用在《偷穿高跟鞋》、《St.Charles Clouds》這些電影裡,還是片中家人和解、愛人重聚,甚至生死相隔的戀人接續前緣的關鍵。

康明思最有名的、最世俗的一句詩,當然就是「我攜汝心同行」(I carry your heart with me),在親愛家人即將遠行、分開時,把這句詩寫在卡片─最重要的是,放在心裡面,無論到了天涯何處,我們的心都在一起。他還有一句:「榮耀過去,歡迎未來的未來。」更是給家人、友人療傷止痛的佳句。

我不知道歐美家庭生活裡,這些詩句,是不是已成為相互表達、珍重、同時自我訓勉的一個元素?我也不知道電影情節是否如實。但美國人的教育裡,從小就有詩詞的誦讀,可能是這個詩傳統得以延續的原因。只怪我書讀得不多,我幾乎不知道,在台灣人的家庭或教育中,親子間有讀新詩的習慣或傳統,也難怪每當談到品格和道德教育,那些大作家學者立刻搬出四書五經,好像二十世紀後的中文詩人在品格教育上都繳了白卷。

對不起,這當然也包括無知的我在內。有一次,我鼓勵一群家長跟孩子讀詩,將詩句引進品格教育。「有沒有台灣詩人的作品?」有位媽媽問,我說:「一定有的,等我下次來再告訴妳。」

最好的方法,我覺得父母可鼓勵孩子在讀詩、欣賞詩的同時,也學習透過詩表達心意。詩的明喻和暗喻,不僅可轉換當下就要發作的情緒,給情緒找到出口,當情緒凝注為文字的缪思,變成一種習慣後,自然可陶冶出耐心、愛心、欣賞世界豐美的人格。

如果不是白話詩,張曼娟策畫、孫梓評等幾位作家撰寫,一系列以唐詩為創作參考的故事,也是種品格教育的實驗。孫梓評寫了一個故事,讓少年隨爸爸搬到花蓮去開民宿,卻用了許多邊塞詩。當背來背去卻不能理解意境的唐詩,出現在一名台灣少年的歷險故事時,孩子們自然就能背起這些詩句,也知道如何運用詩句了。

對於能用詩當作心情的療癒,每個人心中自然會有自己的感應,讓我抄錄瑪莉‧奧立佛的詩〈野雁〉中的一段,當作給彼此的勉勵囉:

「你無須行為良好/你無須靠膝蓋/在沙漠走上一百哩,悔很交加,/你只須讓身體的毛絨動物/愛它所愛的。/告訴我你的沮喪,說說你的,我也告訴你我的,/同時,世界繼續行進。」

(You do not have to be good.
You do not have to walk on your knees
For a hundred miles through the desert, repenting.
You only have to let the soft animal of your body
love what it loves.
Tell me about your despair, yours, and I will tell you mine.
Meanwhile the world goes on.)

點閱: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