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觀鷲人

撰文.呂松庭

2020年底,鳥人畫家何華仁在台北福華舉辦他的猛禽版畫展,我和老婆是他的舊識,趁著星期日展期最後一天,和華仁見了一面,卻想不到已是最後一面。

何華仁的離世,在我的生命史留下一個凹洞,因為我知道,今生今世再也遇不到這樣的人了。不僅何華仁的一輩子都奉獻在觀鳥、畫鳥的姿態,他的創作靈感來自觀鳥,也將身口意、乃至他的靈魂都給了猛禽。

何華仁畫過多少老鷹翱翔的姿勢,當年心道法師拜訪荷比族,荷比族人相信,世界發展到第三界時,一切都很和諧,一即是全部,全部即是一,所有的動物可以說人話,人也可以說所有動物的話,所以人跟動物之間都是可以溝通的。到第四界以後,人跟動物還有萬物之間開始分離了,荷比族人的祖先派了很多各種不同的鳥,到上面去看看,說上面是不是還有土地,有地可以住。試了各式各樣的鳥,最後老鷹終於突破了這個天界的限制,衝到上面來;這是為什麼老鷹變成荷比族最重要的鳥,因為牠溝通了這兩界。這個神話讓我想起何華仁追尋鷹族的眼神,我想,老鷹跟他說話,何華仁也跟老鷹說話。他的畫作一再告訴觀者,要努力的回到第三界。

在《阿彌陀經》裡,第三界是阿彌陀佛所說的極樂國土,「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白鵠、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共命之鳥。是諸眾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其音演暢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如是等法。其土眾生聞是音已,皆悉念佛、念法、念僧。」各種殊勝奇異的鳥,都是自性妙體,都是阿彌陀佛變化的法身。當老鷹翱翔天際,我們所觀的並不只是鳥類,我們觀的是自性,像鳶飛鷹啼那般的自由自在。

2017年那場腦癌和治療後,何華仁的作品從靜觀出現了對時間的注目,他回歸生活的童真,以那頭花見小鶚安度每個節氣,時間在消逝,但心依舊無恙,花開花落,讓小貓頭鷹嗅一朵百合花的香氣,「停留吧,歲月。」小貓頭鷹是不落言詮的行者。

《碧巖錄》公案,雲門禪師問弟子,「十五日以前不問汝,十五日以後道將一句來?」弟子無言,雲門禪師笑道:「日日是好日。」

何華仁版畫的花好月圓卻歸入靜默,鳶鷲呼嘯後的沉寂和明白。在何華仁的版畫中,貓頭鷹凝望過月圓和彎月,但何華仁寫道:「以四季日日好日,讚歌生命的希望。」如禪的日常,心境既寬,以自在的態度面對生命,如此直對死亡,這是我認識的何華仁。

Hits: 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