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蒲地萩子—餐桌撫慰人心

撰文.呂松庭

蒲地萩子曾在宗博示範如何透過餐桌擺設與茶道,來撫慰人心。萩子來自日本九州佐賀的有田町,那是全日本第一個燒製出瓷器的地方,從百年前至今,有田燒仍是馳名國際的作品,也是因為當地出產精美的瓷器,讓蒲地萩子對飲食空間搭配更加豐富。

蒲地萩子在二十年前本來就對茶葉、美食以及人的互動有豐沛興趣;當時在日本幾乎沒有人從事餐桌擺設這一塊,受泡沫經濟嚴重影響的日本社會,許多「個食」的小孩子,在下課後面對空蕩蕩的房間,一個人吃晚餐;忙著張羅三餐的父母,有時連捏個飯糰給孩子的時間都沒有。

蒲地萩子認為吃是人賴以生存最重要的元素,孤獨的孩子就算吃飽了,心理上也會覺得空虛,好的用餐環境和食物可以讓心理得到健康。因此自己煮菜以及裝點餐桌,對家庭是很重要的部份,哪怕只是很簡單的菜餚,不僅能聯絡情感,也能讓孩子看到父母用心的過程。即便今日已經很流行便利商店的微波速食,蒲地萩子認為那種只是撕開保鮮膜、翻開盒蓋的所吃到的東西,和用心烹調及經過設計的餐桌是絕對不一樣的!

一開始會讓蒲地萩子開始專注在餐桌陳設的契機,是因為她的一位好友生了一場嚴重的病,在治療之餘對於食物也無法興起任何想要吃的欲望,因此蒲地萩子認為哪怕只有一杯茶都好,希望能夠藉由陳設的用心讓朋友放下疲累好喝杯茶。後來她的朋友日見起色。

蒲地萩子也試著開始在醫院擔任義工,透過餐桌的陳列擺設來讓病人感覺一種用心的正向能量讓他們過的更好一些。

蒲地萩子一再提醒餐桌擺設並不需要使用絢爛的花朵和高級的器皿,如同當日在大葉高島屋的示範,餐桌及陳列的瓷器上所使用的都是以綠葉,因為這個空間的主角仍是有田燒為主,餐桌的妝點如何傳遞心意又不喧賓奪主,則考驗陳設者個人的經驗和功力了。有些妝點的綠葉都是喧鬧城市中,不起眼的一抹雜草,但是透過蒲地萩子的巧手,成為瓷器的座上賓,恰如其分的配角。

餐桌上有時也會使用四季常見到的花朵,提醒孩子四時更迭,引領著孩子關心外界走向自然。

這種發自內心對待別人的心意,其實也是一種禪的精神:茶道的禪;其實是傳承自日本茶聖千利休,由禪的精神衍伸而來,一種發自內心希望見到人們微笑的精神。

千利休出生於戰國時期,是一個魚店商人的兒子。遣唐史在奈良時期從中國帶回了茶葉,茶葉對於日本人而言仍是以藥用為主;第二次從宋朝才帶回喝茶的文化,儘管如此喝茶也僅限於王宮貴族之間的奢華娛樂,泡茶是由身分較低的沏茶工人在門房的外面進行。

而千利休拜師學藝,發展出另一種茶的文化。在狹小的空間內,用簡單的擺設和手邊的器具,來全心全意的招待自己,或許對千利休熟悉的人會知道,千利休招待知己的茶室,一共只有兩張塌塌米的大小,但是鮮少有人知道,這個茶室的入口設在一個有點高度的地方,比較類似於現今建築物的窗戶的位置,透過這樣空間的改變,不分男女貴賤進入茶室都要彎曲著身子,表示謙虛的進入屋子來品茶,這樣的作法和魯凱族長老的石板屋刻意將門口壓低有異曲同工之妙。

千利休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他不主張華美的茶具才能夠招待客人,他認為日本所燒出黑漆漆的瓷器反而有一種寧靜之美,您可能在日常生活中見過一種由補魚容器所擔任花器的插花形式,據說也是出自千利休之手,跟他家經營魚店維生的來歷有所關聯。透過千利休的巧思,泡茶不再只是一種工具性的動作,從煮水到煮出茶湯每一個動作都是對來人心意的展現。因此由主人親自煮茶,乃至於豐臣秀吉也不再是有損身分的事情,反而能為豐臣秀吉帶來美譽。

蒲地萩子從日本泡沫經濟的時代背景,發展出希望透過餐桌擺設撫慰人心的看法;千利休同樣生於一個動盪的年代,「一期一會」的概念正是由千利休以後所發展出來的。所謂「一期」正是「人的一生」,而一會則代表人的一生中,可能是惟一一次的會面,特別是在武士出征前一天下午,由將軍所泡的茶可能是人生最美好的句點,因此一碗茶湯不只是他原本的樣貌,而是包含著沏茶人最濃厚的心意;透過品嚐這杯茶,讓武士們在出征前能夠將複雜的心情平復;時空流轉,或許透過一杯茶的工夫,真的能夠撫慰人心。

點閱: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