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是習慣糟,不是你很糟

撰文.顏靜 插畫.阿怪蜥

「沒有一種體驗是過於渺小的,就是很小的事件的開展,都像是一個大的運命。」──里爾克(奧地利詩人,1875 - 1926)

時間,是一刻接著一刻來的,活在時間流裡, 總有「揮刀斷流水更流」的莫名惆悵。我們絕不可能切割時間,感到此刻活著,下一刻, 卻完全的不存在,像是可以向時間請假。

日常生活裡,卻常遇上心不在的斷片隻絮。你有沒有過這樣的感覺:渾渾噩噩間,突然整個人停住,忘記自己上一刻做過了什麼?那就不是「迷你的抽離」,而更像是「迷你的迷糊時刻」。

時間向我們走來,流過我們的掌心,又無 情的流走。我們能夠做的,就是全心全意的擁抱每一個時刻,讓片刻的美麗流動聯結成一個活得精彩的人生!然而,沉浸在這一刻,我們是否 常延續著恍神、心不在焉、輕忽的心態和習慣, 讓一刻接著一刻毫無意義的稍縱即逝,直到後來才悔恨,這一天又這樣等閒過了。但悔恨的那一刻,也仍沒有好好實在的體驗生活。

吃飯時吃飯 走路時走路

回想自己吃飯的時刻吧。我們常常做不到專心凝志於眼前的食物、品嚐食物的豐富滋味, 要不是邊吃飯邊看電視、翻翻報紙、聊天,自己一個人吃飯時也改不了心思飄走、東想西想的習慣,要不然也要找一本書讀,或是戴耳機聽段音樂,覺得這樣才不浪費時間。一頓飯後,說不定茫然不知剛吃過些什麼,也不識食物的滋味。

如果你曾有過這樣的經驗,你就是「找回專注力的有感初體驗」的人。我們主張,從日 常生活的細節和專注在每一個當下裡,重新找 回真正的自己。雖然禪宗講的是「本來無一物」的「空有觀」,但「真正的自己」很有禪味,或許我們要先做到的就是禪宗公案說的「吃飯時吃飯,走路時走路」。公案裡,源律師問慧海禪師:

「和尚修道還用功否?」師曰:「用功。」曰:「如何用功?」師曰:「饑來吃飯,困來即眠。」但一般人的吃飯和禪觀的吃飯有何不同?慧海曰:

「一般人吃飯時不肯吃飯,百種須索;睡時不肯睡,千般計較。所以不同。」

原來與生活的有感初體驗就是這麼簡單:從吃飯、喝水、寫字、穿衣、喝咖啡、聽音樂等擴展到身體感官的體驗。我們需要一個迴然不同於過去的生活美學提案, 讓生活不再只是一群接一群的「思考」,而是全景般的「感官體驗」。

專注在事物每一刻的如實呈現

臨床心理學教授馬克.威廉斯等人著作的《是情緒糟,不是你很糟》裡如此寫道:「每一次當我們和緩地將想法標記上『思考』,並 且刻意地從思考流中將自己抽離,就是在強化 這種關係的轉換。將想法視為只是想法,它們 一連串流過心靈的想像事件,就如同掠過天空的雲朵或是天氣型態一樣。」

「你可能會問要專注於什麼呢?專注於每 一件事,特別是那些我們視為理所當然或忽略 的事,譬如說專注於構成經驗的基本成分,像 是我們如何感覺、心中在想些什麼、我們到底 如何覺知或瞭解事物的。內觀意味著專注在事 物每一刻的如實呈現,不論它們是什麼,而非 我們希望它們是什麼。」

用專注和內觀的角度, 來吃一粒葡萄乾, 把「吃葡萄乾」當做一個迷你 抽離的簡單實驗案例與訓練法,吃下一粒葡萄乾,包含了下列的步驟:一、拿取,二、觀看,三、觸摸,四、嗅聞, 五、置放,六、品嚐,七、下嚥,八、接下來(回味)。

平常,當你閱讀上面那一行字時,早就不自覺地吃下一大口的葡萄乾了,然而,當你能夠將吃葡萄乾當作一個訓練片刻專注的小實驗後,你的身心和生活,往往會有意想不到 的收獲。

馬克.威廉斯等人的書裡收錄了一位成員吃葡萄乾後的心得:「我完全察覺到自己正在做什麼,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去品嚐過一粒葡 萄乾。老實說,我從沒注意原來葡萄乾長這個 樣子,一開始它看起來又乾又癟,但是我留意 到在燈光下它變得完全不同,像是珠寶一樣。 當我把它放進嘴裡,一開始實在很難不立刻去 嚼它,然後我用舌尖去探索它,能分辨出哪一 邊是哪一邊──但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味道。 等到我終於咬下去的時候──哇,太美妙了, 我從未嚐過這樣的滋味。」

出處: 有緣人月刊293期

點閱: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