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寧靜》寧靜生活就是道場

撰文.呂政達 圖.靈鷲山佛教教團

靈鷲山發起的寧靜運動,透過身觸聲色的種種感受,讓參與者體會到「寧靜」,將個別的寧靜凝聚成一股足以催化社會風氣的能量。

從2003年首度在宜蘭羅東運動公園舉辦的「萬人禪修」,夜幕低垂,萬點蓮燈如心花綻開,心道法師乘舟而來,讓人們想起了達摩禪師一葦度江的典故,這 個場景,始終是人們對靈鷲山推動寧靜運動最鮮明的記憶,但更讓我們念念不忘者,卻是那個「度」的象徵,這也就靈鷲山努力推廣「寧靜運動」的究竟要 旨。

「寧靜運動」不是每年一次動員大家到某個草坪公園靜坐,看看節目,見見心道法師,領到個寧靜手環就算功德圓滿,而是在這樣的活動裡,體現出三個心道法師的用心:

一、
生活就是個「行動的道場」,走出傳統的道場,進入生活,每年寧靜運動的移動,在不同的場地、公園舉辦,但惟有寧靜的心量是不易不動的,越到了喧囂 吵鬧之處,越需要有寧靜運動。如果寧靜運動只選在山高水遠、人煙罕至的秘境舉辦,靜是很靜了,卻就失去了面向社會、改變社會的初衷。

二、
心道法師《停心》一書中,提出「停心止妄」、「停止心的作用以求了脫生死」,才是佛法的根本精神。心道法師從「寂靜修」到「一分禪」,環繞著「觀 音法門」的實修,「寧靜運動」則是現代人進入實修的一個方便開啟,「寧靜」是六妙門中止門的起步,但惟有能讓心靜下來,才得通向「停心」。

三、
寧靜運動當然也是一個社會運動,動員的能量也就是心道法師出家來奉行不輟的「度」─既是自度,也是度人。寧靜運動,遙遠的呼喚著靈鷲山宗風「禪和慈悲」。

度船和船師的意象,曾在佛陀的事蹟中展現。《撰集百緣經》有一則如是我聞的故事,說佛陀在摩竭提國境內,率領一群弟子要度恆河,召喚船師說:「你為我 把這些比丘僧載到對岸。」但船師要收錢,沒有錢他就不願載,佛陀於是說道:「你是船師,我也是船師,你這船師只不過是載著眾生度過世間的河流到彼岸,但是,我是度三界的眾生渡過生死大海,到涅槃的彼岸,所以你是船師,我也是船師。」

但是,無論佛陀如何開導,那個船師還是只認錢,直到各比丘僧現神通度河,船師才知道佛陀根本無須靠他渡河,而是藉機開示,於是誠心懺悔供養比丘僧豐盛午餐,而佛陀也答應了。

船師打動佛陀的一席發願,許下「來世得成正覺,也讓我廣度眾生。」他要先「度己」,再發「度人」心願,佛陀即心生歡喜讚嘆,許船師來世修成辟支佛(成就正覺)。

現代人的「渡河處」,其實就在「寧靜運動」。心道法師回憶當年萬人禪修在羅東運動公園舉辦,「萬人心無二念的寧靜力量,曾經改變了那裡的磁場,讓惡緣亂象導向善的能量,直到多年後再去,我仍能感覺到那個磁場的能量是存在的。」

在寧靜運動萬人齊修所創造的能量磁場,絕不是一個人或幾個人在家、在道場靜修所能比擬的,我們以一年為一個天地韻律的循環,在這一天在「行動的道場」 內體驗磁場,分享彼此的能量,超越成就自覺,也在這個場合裡,向大成就者看齊。「禪和慈悲」體現在融合和包容,初修、漸修的人可靠著集體的力量堅固道心, 在往後的日子裡精進不懈;而有所成就者則可分享自己的心得,加入磁場,共同改變這個社會的能量。

禪修,是天地間的一葉方舟,是穩坐草坪無所住的心。我們透過寧靜運動,虔心感謝佛陀傳下的停心法門,在會場上相見,且一笑而默會。

點閱: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