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松庭

我從不習慣被貓凝視,貓的眼神冷冷的,有點像嘲笑或不屑,又包藏神秘寓意。

記得法國哲學家沙特說,他從小就不習慣和人互看,他會感到看人的眼神其實和他一樣也是人,也有自己的故事和心意。看見別人的眼神,就是兩個靈魂的激盪。當然,我們也可以說,重視別人眼神的人比較有同理心,比較能夠感同身受。

詩人艾略特養貓,也寫過貓的詩,長詩《善於裝扮的老貓》,不僅將他養的貓名垂不朽, 當安德魯洛伊韋伯譜上曲,變成音樂劇《貓》, 從此我們看貓就是和狗不一樣。這次英國導演拍成電影,片中道具陳設,舉凡廚房、臥室、通道、鐵軌、一扇門,甚至是那個叫做倫敦的城市,都照貓的身形打造過,分明是要求我們在觀影的那兩個小時內也把自己當成了貓,用貓的眼神看世界,感受貓的感受。

佛經神話裡,佛陀曾經派神通第一的弟子目犍連去到一個巨人的國家。在那樣的世界中, 神通第一的人只夠站在巨人的掌中,也有個巨大的佛,要大巨人們不要小看這個小不點。讀這兩段故事,我覺得是說,價值是不能用尺寸來評斷的,有時為了把事物看得精細,你還得要求自己心思變小。

貓的神秘還不僅僅於此。有位禪師告訴我, 學禪的人就要跟貓學習,學習貓輕輕地走路, 輕盈的呼吸,我覺得艾略特還進一步告訴我們, 跟貓一樣的思考吧。詳細觀察貓的生態,揣摩貓的心境,貓也會有宗教行為嗎?在《貓》的故事裡,傑利可貓群集結開舞會,唱出他們的名字和故事,再由一隻不知活過多少條命的老貓決定, 哪隻貓可以上九重天獲得重生,這難道不就是一種宗教的修練嗎?搗蛋的,怪裡怪氣的,作弊的貓,都不如一隻歷經滄桑的貓獲得青睞。

我很喜歡艾略特對名字的詮釋,這些爭著要上天堂的貓,都得報出牠們的名字,艾略特寫道:「每隻貓都有 3 個名字,第 3 個名字只有自己知道。」你想當哪一隻貓呢?你也可以試著給自己選一個名字,這個名字卻只有自己知道, 這是你對自己最親近的暱名,也由此證明自己的存在。

佛家其實也是重視名號的,我們誦念佛號和菩薩的名字,名字顯現出來,佛陀聖人所代表的那個美德的世界也跟著召喚出來。所以, 當一隻貓直視著我,或者默默舔著牠的爪子時, 我開始以為,牠在叫著自己的名字。

出處: 279期有緣人月刊

點閱: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