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桂子阿嬤 佛菩薩加持電力滿格的歡喜志工

撰文.劉湘吟

嬌小的身軀,俐落的短髮,開朗的笑容── 如果您常常參加靈鷲山的各種法會、活動,一定曾見過這位老菩薩;而如果您曾經到山上斷食禪修,那麼一定接受過她的服務與護持, 她就是斷食禪修榨汁組志工「六大金剛」中的桂子阿嬤。

關於桂子阿嬤有一個有趣的小故事︰每次斷食禪修圓滿之前,法師會將榨汁組的志工請到學員們面前讓大家認識,介紹到桂子師姐時法師總是說︰「這位桂子阿嬤已經 82 歲了,你們看, 她 82 歲了還在做志工!⋯⋯」其實那年桂子阿嬤是 74 歲,「我聽了很想笑,但不敢笑出來。」私底下老伙伴們也半開玩笑地跟她說︰「法師已經說了哦,你要做到 82 歲啦,82 歲你才可以退休哦!」

1940 年生的桂子阿嬤,今年 80 歲。別看她只有 38 公斤的體重好像輕飄飄,這位老菩薩卻有用不完的能量和大大的願力。上山做志工近30 年,從民國 95 年(2006 年)起她就開始護持斷食禪修榨汁工作,至今 14 年。

「可以來我就來,快樂做志工」

之前就曾聯繫桂子阿嬤想約訪,她說︰「我不會講啦⋯⋯沒有什麼可以講的啦!」最後丟下 一句︰「下次斷食禪修的時候山上再說啦!」

幾個月後,2018 年 7 月上旬的斷食禪三來到山上,在榨汁組志工的工作間見到桂子阿嬤, 再次提出約訪,她還是不答應;在法師和大家的勸說下,她眼看躲不掉了,竟然把頭上的帽子摘下來蓋在臉上哀嚎⋯⋯這個像孩子般的舉動把大家都逗笑了。她私下跟伙伴抱怨︰「來做志工本來很快樂,現在我覺得很煩耶⋯⋯」最後還是 煌鑾師姐拉著她一起來,才終於得以和桂子阿嬤聊一聊。

笑起來很可愛的桂子阿嬤,總是說自己不會講、沒有東西可以講,但其實話匣子打開之後,一切也都自然而然。

怎麼和靈鷲山結緣的呢?「這個話說起來就很長了。」桂子阿嬤說,從小家裡也拜佛、拜觀音,但只是一般民間信仰,並沒有真正開始學佛;年輕時她做過工,婚後就在家當家庭主婦, 兒子成家後幫忙帶孫子⋯⋯大約 1991 年時,一位師姐帶她到山上,「那時候還憨憨,不清楚佛法到底是什麼?」第一次上山也就是到處走走、看看。之後師姐邀她上山做志工,她也都隨喜跟著一起來,就此和靈鷲山結緣。

剛開始桂子阿嬤都跟著團隊上山做志工, 後來有其他師姐邀她,也有法師邀她,慢慢就變成自己上山做志工。一開始她在香積服務,「那時候廚房很缺人哩。」幾年後孫子上幼稚園, 她時間上更加自由了,當時斷食榨汁組的組長師姐邀她加入團隊,桂子阿嬤就欣然應允。只要有人找就答應?「是啊,叫我來做我就來做, 可以來做我就來。快樂做志工咩!」桂子阿嬤又露出笑容。

榨汁組 6 位老菩薩之間的默契和做事的認真程度是有名的,一旁的煌鑾師姐說︰「桂子阿嬤很有個性的,她做事情很堅持哦,很有原則!」記得剛到榨汁組服務時,「我把紅蘿蔔洗好了,她過來看,說︰你這個沒有洗乾淨, 這不行喔!」桂子阿嬤聞言笑說︰「你在講我的歹話。」煌鑾師姐說︰「現在年輕人你不能這麼講哦,他心裡會不高興,心裡會說︰那你來洗好了。」那遇到這樣的情況怎麼辦呢?「還是要講,不講不行。就要桂子阿嬤去講。」兩人又笑成一團。

「來這活跳跳,回去死翹翹」

曾經擔任榨汁志工的人都知道,整個工作程序裡,洗紅蘿蔔是最辛苦、最累的。那次的榨汁志工之一志潔師姐分享說︰「前幾天在洗紅蘿蔔時,桂子阿嬤說了一句︰『不會啊,哪裡會辛苦?就當成是在玩水啊⋯⋯』」阿嬤的童心和懂 得轉念,讓她印象深刻。

雖說是「玩水」,但其實榨汁組志工們面對這份工作的態度是十分嚴肅、嚴謹的。「榨汁的一切都不能馬虎,一定要徹徹底底做好,因為是生食。」法師曾說過,1、2 位斷食禪修學員喝了蔬菜汁有問題,那也許是個人體質因素;如果 5 個人以上有問題,榨汁組就要檢討了。像那天洗好的紅蘿蔔裡有一根看起來有一點不乾淨,「整桶都重新洗過。」

自從山上開辦斷食禪修以來,從來沒有學員因飲用蔬菜汁而發生問題,這不得不歸功於榨汁組志工們的認真、嚴謹。

除了對食材清潔度的嚴格要求,盡量完整利用食材、不浪費,也是榨汁組志工著名的優良傳統。像是胡蘿蔔蒂頭的處理法(不是整塊削掉,而是把蒂頭洗淨、刷淨後、只將頂部的小小一點削去,雖然費工,但完全不浪費食材)。還有對蔬菜汁的新鮮度也非常講究,譬如早上 5 點半學員們要喝蔬菜汁,以 40~50 名禪修學員人數為例,榨汁組志工們大約凌晨 4 點半就到達工作崗位,開始洗菜、切菜,組裝及準備榨汁機器等作業。榨汁大約需要 20 分鐘,「最早最早是 5 點開始榨,如果能 5 點 10 分榨最好。」盡量讓蔬菜汁的氧化程度降到最低。

還有可貴的法供養︰許多榨汁組志工在榨汁時都是手上一邊工作、心裡一邊默念〈大悲咒〉或佛號。這份尊貴、虔誠的加持,如果您是斷食禪修學員,心中豈能不深生感念?能夠上山參加斷食禪修,真是無上福德因緣。

「做志工, 快樂, 大家一起來做, 很歡喜!」許多像桂子阿嬤這樣的老菩薩,一年大概有 3 個月時間在山上做志工。「也是佛菩薩加持啦,不然哪有這個體力?」桂子阿嬤說︰「來這邊做志工都不會累,一回家就累得睡覺。我都說『來這活跳跳,回去死翹翹』。真的啊,你們不要笑。來這邊每天一直做一直做都不會累, 每天早上 5 點做到晚上 7 點,電力都是滿格,很奇怪,回家才覺得累。有時候連續要做 10 幾天哩!在這裡睡得也不是很好,可是睡得不好, 每天精神也是很好,不會想打瞌睡也不覺得累, 很歡喜。所以我很喜歡來。這真的是佛菩薩有加持。」

終於明白,為什麼很多志工菩薩總說「上山做志工很歡喜」,看似平常的一句話,只有親身經歷才能真正理解──那是一種說不出為什麼、自然而然的「歡喜」。也許真的只能歸因於「佛菩薩加持」。

出處: 279期有緣人月刊

點閱: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