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松庭

訓導主任通知媽媽,說她女兒勤於參加校外活動,這樣會影響功課,對未來前途也不好,要媽媽多注意。

媽媽到學校見訓導主任,已經上了高中的女兒,雖然功課普通,也沒讓媽媽操心過。訓導主任一見面就說,她女而熱中參加社會運動,像反核或是抗議拆遷,都有女兒的身影。訓導主任說:「妳願意妳女兒將來成為一個反政府主義者嗎?」

媽媽笑笑:「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啊。」聽得訓導主任突出金魚眼,大搖其頭。

女兒念國中時,找到媽媽的一張舊照片,只見媽媽綁著頭巾,和一群帶著標語的同學在中正紀念堂廣場的照片。女兒對學運其實並無所悉,學校只教黃花崗,不會教野百合。女兒好奇問道:「媽,那是什麼時候的照片?」

媽媽緬懷往事,幽幽說道:「那真是段美好的時光。」當學生們在廣場矗立野百合雕塑時,媽媽也在場,她以為她永遠也不會忘記那刻的感動。

然而,後來台灣社會劇烈變動,帶著媽媽也不得不奮力往前奔跑,接著畢業、工作、戀愛、生小孩一連串的生活壓力,早就讓媽媽忘記了在野百合前發的誓願。

現在的這個媽媽回到家,問女兒到底怎麼回事。女兒蹶起嘴:「都是訓導主任太保守,不准我們參加校外活動,還說學生只管好好讀書。」媽媽-看著女兒,喚起她體內早就冰冷的基因,但媽媽當時並未察覺,當女兒問她:「媽,您說呢,我們應不應該去幫助別人?」

媽媽猶豫了一會,多年前,她好像也這樣問過氣沖沖從南部趕來責罵她的父親,她已忘記父親的回答,卻這樣回答女兒,「當然,這就是妳應該做的。女兒,妳不要忘記,讀好書以外也要關懷社會。」媽媽以為女兒一定會被這句話所感動,記下來當座右銘,女兒接著卻問:「那順序是怎麼樣?可不可以沒有讀好書,就只關懷社會。」媽媽心裡直想,當年,她可沒有這個膽這樣回答她的父親。

野百合的圖騰,早已從廣場消失,但是,野百合的精神長存,成為學運世代當上父母後的養料,她們,就是一對野白合母女。

管他的訓導主任。以後,女兒要去參加社會運動,都會跟媽媽通報一聲:「媽,您要一起來嗎?」下一次,當一群農民上凱道,或者藝文界每周五在中正紀念堂的反核活動,都能見到這群母女的身影。

Visits: 21

本網站由橡網Andy(橡實資訊)建製維護
本網站由橡網Andy(橡實資訊)建製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