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林雯莉 寧靜善循環

撰文.楊宏國

曾經出現在寧靜運動,由巴拉子•拿告領軍的三朵夏樂團。他們是一群篤信天主教的原住民朋友,用世界樂器、用現代舞蹈、用心和生命,想讓你聽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綽號三哥的三朵夏樂團主唱,妻子正是心道法師以往在海外參加會議時的隨行翻譯林雯莉;也是三朵夏身心靈發協會的理事長。一位是出生在天主教家庭的原住民,一位是在城市裡成長的信佛漢人,矛盾卻看見了宗教的愛,像心中有一片大海一樣,任海浪波濤滿溢給無盡宇宙。

學法律出身的林雯莉,質疑人類所寫出來的法律,能否給社會帶來真正的和平。一個犯人關進監獄裡,出獄以後真的能改頭換面嗎?林雯莉說:「法律就是所謂的因與果,犯了錯就必須得到多少刑罰,但如果心沒有改,因果永遠都在輪迴。而佛法的因果是在人的心性,了悟到就可以改變因果,念一轉、心一轉,生命就可以改變。」於是她在人生正值壯年時期,開始研究佛法,也跟隨著母親,成為靈鷲山的皈依弟子。

活在俗世的人們,很容易只看的到現象世界,眼睛被遮起來後,心性就被帶走了。三十五歲之前的林雯莉常犯所謂的執著心,陷入無法克制的狀態裡,使心靈處於極端的情緒裡,難以寧靜。修習佛法後,執著和無明的根失去了營養,灑脫和發自內心的喜悅在她的心中發芽。她透過內觀來檢視自己,此時此刻是三毒的哪一個部分升起來了?起心動念在什麼地方?她說:「佛法是要用在生活裡的,不只是虔誠供養,如果會使用佛法比會讀好,可以讓人的痛苦指數減少。」

一顆寧靜的心就是中道,不會太興奮也不會太痛苦,如果一直太快樂,其實心也是不平靜的,要讓心回到原點,就是隨順因緣。心很容易執著在某些事物上,但情緒就像雲一樣會過去,如果懂得修心,會很快看到這些問題。本身是瑜珈老師的林雯莉,透過肢體讓心維持在很平衡的狀態。而瑜珈跟坐禪有什麼不一樣呢?瑜珈用身體調整氣息,身體在動想法會比較多;但坐禪可以做到零想法,這兩者都在調整我們的心,沒有哪一個比較好。每個人的智慧根氣不同,得道的方法也不同。心道法師靠禪修;證嚴法師靠佈施;一般人可以選擇生活禪…。佛法有八萬四千個法門,每個方法都可以得道。

林雯莉是三朵夏身心靈發展協會的理事長;也必須管理家庭事業;同時也是一位妻子、三個孩子的母親,與我們一樣在世俗世界中生活。但她每天都會撥出兩個小時的時間練習瑜珈,利用呼吸看心性;離開閉關時間後,隨時隨地都在觀照自己的呼吸,因為心容易跟隨現象世界波動,如何看到想法升起,又如何讓它滅掉,成為了重要的反射動作。渴望內心找到真正的寧靜,就是打禪之後的時間都必須跟禪在一起,連睡覺也是禪。保持寧靜中道的路線讓心的空間很彈性,不執著的態度讓生命變得更自由。

一進入三朵夏的瑜珈教室,是搶眼的鮮花壁紙跟佛祖唐卡。林雯莉用佛法接觸生活中的人事物,溶入了她的家庭、工作場所…,但她說:「如果我強迫別人跟我一樣信佛,變成我有問題了,因為我犯了執著。」其實三朵夏不只是一個修習瑜珈的場所,更是一個以服務社會弱勢的非營利組織。瑜珈學生成為維持營運的功德主,安養中心的老人、關愛之家的心靈寶寶、少年感化院的青少年、和需要發揮平台的原住民,都是三朵夏長期關懷的族群。菩薩道講求利他,得了道就得分享,讓智慧與慈悲兩個翅膀保持平衡。

提到這些似乎被社會遺忘的族群,最具挑戰性的當然是感化院的青少年了。林雯莉提到有一次去給他們上潛能開發的課程,一位學員看到她就說:「我要一拳把妳打暈!」林雯莉面對這些吸毒的、鬧事的青少年們,就是用滿滿的愛給他們,利用塔羅牌和他們善巧方便,互動過程中默默用佛法教導他們因果,種善的種子給這些孩子們。青少年的心很難平靜,所以得先教導他們接受自己,告訴他們自己是好的,然後往上成長。

林雯莉說:「學禪讓我學到情緒是可以控制的,但不只是那九分鐘、那一個下午,面對家庭、公司的時候,才是真正的茹法。」把專注力放在呼吸上時,可以沒有任何想法,心愈平靜,呼吸就愈長。打禪能夠讓我們空性、無我,同時也在學情緒管理,在短時間內回到自己的本來面目。

獨自的寧靜和群體的寧靜都可以帶給人安定。如果是一位初學者,在共修環境裡干擾比較少,比較容易累積能量;一個人要修行其實很難,卻是得道的必經過程。達到禪的境界後可以離苦得樂,就有辦法利益眾生。

Views: 0

本網站由橡網Andy(橡實資訊)建製維護
本網站由橡網Andy(橡實資訊)建製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