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政達

屏氣凝神,箭在弦上,你的心神都在前方的靶,這時你會想起自己正在從事禪的修練嗎?

這時還會分神想這個問題,還在意自己射箭的姿勢,就不是全心全意的貫注在射箭上,就已不是禪。

在德國哲學教授奧根.海瑞格的著作《箭藝中的禪》,他說:「禪是什麼?我餓了就吃,睏了就睡。」

當年海瑞格教授前往日本學禪用 6 年的光陰直接領會直觀的智慧,其實禪宗老祖師早就說得簡單。

總持寺的開山祖常濟大師說:「遇飯喫飯,遇茶喫茶。」一心一意的喝茶叫「喫茶」,一心一意的吃飯叫「喫飯」,日本德川初期高僧愚堂國師說:「佛法原來無多子,喫茶喫飯又著衣。」

禪就是簡單,每個當下的事物都用心去擁抱、執行,心道法師說「生活禪」,生活裡禪無所不在,在喫茶和吃飯的當下,在射箭的時候,要你全心全意地投入。

但是,反過來說,禪又往往容易從生活裡逸脫,因為太多人在吃飯時不專心吃飯,走路時不好好的走路。

如果你先入為主想著禪,也不行。就像胡毓豪在禪和攝影裡所標舉的,透過鏡頭練習靈性,在拍照的一剎那不覺是禪,但靈性驅使你選擇在那一剎那按下鏡頭,你選擇了簡單,禪也選擇了你。刻意不是禪的藝術,但一幅優秀的藝術作品,或是一首嘔心瀝血寫出的歌,或是畫師的唐卡壁畫,都在專心的背後昇華藝術的禪。

我相信從事藝術的過程,本身就是禪,因為藝術首先需要的就是全心全意的投入,忘心的投入。心道法師要求弟子全心全意地投入所做的每件事,而且要慢慢地來,如果能夠做到這樣,每個生活的片段都是禪。

忘記禪,禪才能真正的活出來。每個人都是禪的行者,海瑞格寫道:「我的目標是去說明禪的本質,它如何深入影響一項藝術。

這種說明當然無法解釋禪的根本,但是至少要顯露有東西是存在於那無法看透的霧中,就像是夏季風暴欲來之前的閃電。

瞭解這一點後,射箭的藝術就像是禪的一所預備學校,它讓初學者能透過自己的手,而對那些無法瞭解的事有較清楚的概念。」

其實,心道法師說,不用把禪說得過於神秘,每天,在五蘊皆空前的全心全意,即是禪的藝術。

來源:第308期《有緣人月刊》

點閱: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