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在天涯一角,許以霖與靈鷲山交會

撰文.顏靜

從肯亞、緬甸、尼泊爾到海地,別人走過的世界,是旅遊和行腳,但成大醫院急診部急診外科主任許以霖卻踏上人道救援的道路,哪裡有災難,他們就來到那裡克服政治的障礙、環境的惡劣條件,只為想多救一個人,多幫助一個受苦無助的靈魂。

2008年緬甸發生百年一見的納吉斯風災,心道法師曾親自前往探視救援,許以霖醫師和慈善救助團隊也來到緬甸參與救援,在天涯一角曾經與靈鷲山的志工團隊共同奮鬥,有過了交集。

許以霖在世界各地參與人到醫療和救援的心路歷程,完整記載於《地球另一端的眼淚》這本書內,他回想起當時到達緬甸後,三名醫師、三名護士,加上靈鷲山的志工,在短短幾天內,探訪了十一個村落,診療了一千四百三十八位受災民眾。許以霖心想:「原來,這就是災難。」

緬甸是心道法師的家鄉,當家鄉發生危難,心道法師振臂高呼,帶動人道救助的風潮。從二OOO年起,靈鷲山就協助緬甸蓋了禪修中心和孤兒院,在北部也有弄曼農場的開發。緬甸是個具有悠久和虔誠佛教傳統的國家,當地村落以寺廟為生活和信仰中心,因此在緬甸還維持鎖國政策,對外來組織團體還抱持著懷疑與不信任的態度時,靈鷲山卻能夠克服萬難,獲得政府較多的信賴,靈鷲山的慈善種子隨著觀音救苦救難精神的體現,才能在緬甸這個天涯的角落開花結果。

在許以霖的筆記中,特別提及他和靈鷲山志工一起在緬甸救難的經過。

「短短不到兩個星期,成大醫療團和靈鷲山的志工,聽從救援會尹師兄的建議,搭著大船小船,航行在伊洛瓦底江上,一共探訪了七座與外隔絕的小島村落,義診六百多位村民。我和莊醫師,日以繼夜地看診,有空檔的時候,大家只能躺在船上補眠。這是我們待在台灣的醫院、診療室裡完全無法想像的狀況。沒有麻醉藥,沒有開刀設備,就連最簡單的開刀手術都不能做。」

「這一次到緬甸去救災,加上日後連續三年的重建計畫,正式開啟了我想有系統的推動人道救援的概念。我知道救災是第一步,重建是第二步,公衛教育則是第三步。惟有一步接著一步,才有可能得到診療人數以外的成效。」

許以霖、救援團體和靈鷲山的努力,其實已在緬甸播種下了善種子。許以霖最近一次回到緬甸,發現在當地佛寺和靈鷲山教團的協助下,多了不少堅固的水泥屋。外界導入的觀念開始影響到當地人對建築的想法,願意多存點錢來蓋水泥屋,多了些水泥屋,來日更能抵擋風災和水災。

許以霖說,在災難的地區,醫療其實是最不能做什麼的,後來他也帶著成大的學生來到緬甸,為當地人帶來「適宜科技」─即適合當地環境、便宜又需要的科技,學生帶來台灣蕉農再使用的捕蠅器,用寶特瓶、洋蔥網和一些魚內臟,就能捕捉蒼蠅,教會當地人製作、使用,又環保又實際。

「我們能做的有限,但我們做的就是把窗戶打開,讓外面的人進來,讓裡面的人走出去。」所以,他們也積極安排緬甸的醫師來台灣看看、共同交流,畢竟這些人最後才能回去為家鄉做出最多的貢獻。

天地無情,家毀壞了,親人不見了,心也塌了一塊,無物能再填補,這是世事無常的本質,但有了許以霖和他們一起努力,光明總像近了一點。

點閱: 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