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巴利斯的金蘋果

撰文.楊宏國

1978年,一群英國學者和男性團體工作者創辦了《阿奇里斯腳跟》雜誌,刊登的文章,圍繞在探討男人如何接女性主義的招。雜誌的宗旨,是要說服男人與女人互動時須負起責任,當男人負起責任後,就能改變性別政治和相關的社會政策,雜誌編者一直這樣主張。

你現在可以稱他們一群天真的樂觀派,但當女性主義在七十年代風起雲湧時,確實曾對男性和男性團體帶來不小的衝擊。編者曾提到,他們命名為「阿奇里斯腳跟」,就在強調男人的脆弱。對那個年代的男人而言,脆弱的一個點,卻也是改變的來源。

男人相信的其實是,要改變某種事物的狀態,就要用力氣的扭、撞和折,像折彎一塊鐵那般的出力,還有革命也是,不僅需要力氣,多半也得有幾滴鮮血陪襯。改變得靠意志和毅力,男人的成長過程牢記這個鐵律。神話裡,阿奇里斯的媽媽將他浸在冥河裡時,當然也是如此相信,多年來閱讀神話的讀者也是如此相信,女人開始識字讀書,是歷史很後面的事了,但神話幾乎都已給男人寫光。所以,對力量的信仰,已變成一部所有男人成長的史詩。

十九世紀前在原始部落長大的男人,不讀希臘神話,但所有啟蒙儀式,無論是敲斷一根牙齒、狩獵野豬或獨自在荒野求生,都象徵賦與男孩力量,我的感覺是:「好痛。」所有的文化皆有「好男孩不哭」的格言教條,當男孩哭的時候,就等於給自己創出阿奇里斯的腳跟,不折不扣的弱點,有了弱點的男人就此淪陷,離不開被嘲笑、輕視和訕笑的命運。

女性主義的興起,卻迫使男人重新思考力量。男人還發現,強壯、獨立、像山頂頑石一般堅硬的阿奇里斯,畢竟只存在神話。

神話裡,射死阿奇里斯的是巴利斯,此君何人也?他就是將海倫拐回特洛伊城,引發十年烽火的男人。他也是要在智慧的赫拉、威武的雅典娜、美麗的愛神阿芙黛蒂三位女神間選擇一位,送出金蘋果的那個男人。後來,只因愛神答應將最美的女人海倫送給他,巴利斯將蘋果給了她,卻點燃了雅典娜的怒火。巴利斯難及阿奇里斯那般的陽剛標準,他太過漂亮,怯懦,耽溺官能和美色,在戰場上貪生怕死,如果用現代年輕人的慣用語,會稱他「娘砲」,卻是這個男人手中無力的箭,射死了最陽剛的阿奇里斯。這個譬喻,難道不夠明顯嗎?

巴利斯選擇了美麗和愛,他擁有對美麗的鑑賞力、對愛的嚮往,他以溫柔的利器,殺死了史上最強的男人。據說人類留下的歌曲,最多的就是詠歎愛和美麗的題材,基本的公式就是「愛能征服一切。」有了愛,什麼都不怕,可以昂首穿過獅窟,當然,也可以面對拿著長矛的勇士。

當《阿奇里斯腳跟》這份雜誌創刊後,後來有許多女性和男性作者一起加入,畢竟,改變是要不分性別的。男人的覺醒來自女人,而男人也常被女人射穿、刺痛。我們的政治和社會始終充滿著理所當然的男性意識,直到一支箭射過神話內凝結的空氣,在特洛伊城的火光照耀間,提供最終的解答。

Hits: 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