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白雪公主和魔鏡

撰文.呂松庭

訪問心道法師時,講到修行者有許多魔境要克服 。我一下子沒轉過來,問道:「是白雪公主的魔鏡嗎?」心道法師猶豫了一下,說:「喔,那也是要克服的。」

我是魔鏡,我職司反映心聲,人們透過我返照真實的面容。他們悄悄自問,我就是如此的憔悴或青春嗎?別人看我,是否就是如此?

無須逼迫,我會講出真話。

我是魔鏡,是給所有人準備的一面鏡子。所有的人都照過鏡子,喜不喜歡我,好像也常取決於他們是否喜歡看見自己的樣子。精神分析學家拉崗說,嬰兒在照鏡子時確立自己的存在,但嬰兒尚小,多半還未學會語言,我從來就不知道,他們會喜歡我嗎?

我的存在是為了讓人們確立存在感,否則,人怎麼有機會瞧見自己的額頭、耳朵或皺起眉心的模樣,學習那些加起來就等於他。我的存在是為人提供滿意和失望,我從不保證,人們會喜歡他們在我之內看見的事物。

我是魔鏡,但我真的只說真話嗎?《白雪公主》故事裡,當公主還小,覺得媽媽是全天下最美麗的女人,所以,我─魔鏡,如此告訴王后,讓她安心。

女兒越長越標緻,媽媽越感不安威脅,當我再被問起,說出來的,卻是長大後的白雪公主的真實心聲:「是女兒比媽媽漂亮,漂亮一千倍。」我映現眼前這位王后(媽媽)的容貌,說出的卻是公主(女兒)的心內想法。莫非我著意引發母女間永恆的競爭、嫉妒和情愫。

女兒的長大,會讓媽媽心內不安,這是童話透露出的意義。我恰巧在這則童話裡扮演不安的信息傳遞者。後來她們從不一起出現在魔鏡內,我畢竟一次只能容納一種美麗。人們發明我,曾是為了看見他們的美麗,但關於美麗,我從不承諾保用期和售後服務。連母親也不能,當她生出美麗女兒後,她能跟女兒說:「我保證妳將永遠幸福美麗聰明,妳以後的老公不會劈腿」?

如果不能許下這樣的保證,童話裡的母親(在格林童話的某個版本中,那位「壞王后」其實是白雪公主的親生母親),甚至想摧毀美麗的女兒,她們的美麗呈現綻放和萎縮的對比。從一起初,就得提防會問「魔鏡,魔鏡,誰是天底下最美麗女人」的人,我聽見這類問題投來時都不敢有別的答案。當她們問這個問題時,不是為了聽我說出真心話,也不是為了答案,我又不是選美會的評審。我寧可保持沉默。

我是魔鏡,但我學會不說出真話。希臘神話裡,當蘋果在眾女神間傳過,要送給最美麗的女神阿芙洛蒂透,終於因雅典娜的妒火引起特洛伊戰爭。悄悄告訴妳,雅典娜日夜徘徊在我面前,憤怒地投入同樣的問題,我保持沉默,目望雅典娜扭曲的臉孔,昔日的美麗已為毀滅的慾望吞噬,我知道戰火已不可避免。

我是魔鏡,無處不在,當每個世代的人對著我,想探掘自己更深層的存在,或只為看清臉上一顆青春痘,我寧願只接住他們的身影,在各種各樣的角落,讓她們發現自己。陪一代代的女子老去,我承受她們的驕傲和自卑。

有個女孩看見我時,只憂愁著臉上的胎記,我試著提醒她,別這樣,嘿,妳有雙美麗的眉毛和眼睛,但我是魔鏡,我已選擇沉默。

點閱: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