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對不起,請原諒我還活著

撰文.呂松庭

「道歉」裡的「道」,有很慎重的意思,不然用「說」不也可通,但道可道非常道,真正的歉意,已到達「不可說」的意境。

「道」這個字有個「首」,說白話就是「頭」,抬起頭,用認錯的眼神看著妳,是每個女人要求的起碼姿勢。新時代的人對於「道歉」是很重視姿勢的,若低低的頭,逃避和妳的眼神接觸,心裡面說不定還在想同樣的話等下要去跟另一個女人再說一遍,那就是不上「道」的「道歉」。

當男人跟女人說:「我要學習佛陀向妳道歉」,女人心想,佛是自覺覺他、謙虛的聖者,所以滿心歡喜接受。等等,《金剛經》是說:「如來有說法不?」須菩提回答:「如來未說法」。翻成白話:「如來有說什麼嗎?如來什麼也沒說。」是的,就當做我說了也等於沒說。

還有一種道歉也列為此類,當男人向女人鞠躬行禮:「請原諒我還活著。」這句台詞理當出現在德州電鋸狂的續集,當做下一波驚悚追殺的開端。對於現在許多男女的感情,搞到很像這類電影,我個人也覺得很抱歉。

有三種沒效的道歉方式,如果妳想進一步搞砸關係,建議可多練習。其一,「好吧,我錯了。」(停頓),「真有趣,為什麼每次錯的都是我。」

其二,「對不起,親愛的,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對妳講這麼難聽的話。」(停頓,重音在後面),「雖然它們都是事實。」

其三,「好吧,我道歉。」(停頓,重點都在停頓,一定要多多練習),「這下,你該滿意了吧。」

這幾類道歉,據說外交官員的使用率最高,就不知道當他們用完一天的外交辭令配額後,回家是不是照常使用。但外交官員─對不起,筆誤,我要說的是女人,當女人跟男人冷戰談判九個半小時,深夜只吃得到牛肉飯便當後,她同樣也會覺得道歉不用拘泥字句,只要意思到了就好。

不過,還是得分清楚「道歉」和「深感遺憾」的差別。當男人說:「我對和妳結婚,深感遺憾」,和「我對和妳結婚,向妳道歉。」,妳可以想像背後的故事嗎,到底是誰比較對不起誰呢?

其實,到現在我們都還沒說到的那個「歉」,可能才是整個事件的主角。我翻遍所有詞典,「歉」本來是「口啣食不滿」,,如李商隱的詩「健兒立霜雪,腹歉衣裳單。」台灣話叫「吃不夠,還要曬乾喔」,道歉有「很慎重的說不滿足」的意思。會不會有這樣的可能,「道歉」的潛規則是那個男人在說「對不起,我沒有吃飽啦」,當男人越說抱歉,女人越感到神經緊繃,趕快聯想起七十年代那部《愛的故事》的台詞:「愛是不用說抱歉的。」抱歉,請你別說了。

對不起,我本來是想偽善一點的,為了透露了所有男人的真正想法,我在此再三道歉。

點閱: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