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難得的行者─人在空門,成就人間

撰文.紫式部 口述.林保堯(北藝大傳統藝術研究所所長)

我大約二十年前就認識心道法師了,大概是我自日本留學回台五年後。台灣在一九八五年左右,因為經濟情勢日好,各個道場漸興起。那時,正好也有一批唸宗教方面的年輕學者自國外學成歸來。各道場開始辦活動時,都會邀請學界共襄盛舉,我們也都盡量參加,想多多了解各大教團都在推動什麼?我還記得我第一次到福隆的靈鷲山無生道場時,非常驚豔於道場的山海美景,簡直像人間絕境,站在這裡依山眺海,會讓人生出不一樣的心胸,正如所謂的「宗教人生」。心道法師選這裡建立道場,眼光果然獨到!登上這麼高的山後,看到那麼遼闊的海,在那裡住個一兩天後,很容易進入修行的境界。我記得當時一起去的人,都和我有類似的感受。

我當年所認識的心道法師,就像我們作田野調查的人一樣,為了建世界宗教博物館,到處去走,到處去看。他沒有一般「大師」的架子,很好溝通,坐下來就談,談好了就去做。我對心道法師最感佩的地方就是:原來大家以為作不到的事情,沒想到被他作出來了!當時儘管一波波質疑世界宗教博物館「有沒有需要」、「有沒有可能」作出來的聲浪襲來,但他一本初衷,一步一腳印地作出來了。既然已經建構出這樣的空間,我想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投入,一定會在台灣開花結果的。這也是目前台灣其他教團難以望其項背之處。

心道法師真是一位難得的修行者。他雖然人在空門,卻成就了世界宗教博物館這個人間志業,這個志業體,我們學術界很好用,一般民眾也很有用。反而,我們學術界,並沒有作什麼東西給師父用啊!學術界的人往往流於理論,在黑板上、電腦上學東西,但心道法師把實體創設出來,把物質文化落實,過程是非常辛苦的,這是師父最令人佩服之處。台灣很多起建已超過一百年的事業體,至今都還沒有成立文獻中心,可見心道法師眼光放得夠遠。

點閱: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