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松庭

余湘人稱台灣「廣告教母」,有一個毫不誇張的數字稱,台灣媒體上每三個廣告,就有一個出自余湘手筆。她旺盛的拼事業決心,也絕對是教母級的,就連生了一場差點要了命的大病,也沒有停下她擴充版圖的腳步。

余湘的先生,卻在四十歲「看破」世間,早早從電視公司的業務部退休,當時還是老三台時代,那個職位可是結結實實的金雞母。退休後,每天就在陽明山上過著「笑而不答心自閒」半隱士生活。那種日子,肯定是余湘無法過的,她自己就說,整天沒做事,業績沒有穩當當的多幾個零,她會覺得很無聊。有幾次,丈夫帶她到山上,要她試當閒雲野鶴,她卻怎麼也閒不下來,就是要當鶴,也是很忙碌的那種鶴。

這對夫妻檔嚮往的生活如此南轅北輒,我們從他們婚姻的外面望進去,卻又感覺「互補」的如此天衣無縫。有位女作家稱他們是對「開放型夫妻」,他們可以活得如此的不傾軋,也就是詩人紀伯倫所說的「彼此不會活在對方的陰影中」,不會想用自己的價值觀強要去壓過對方的。各自有各自發展的喜好,然後在這場婚姻裡相遇。

「開放型夫妻」也不會全然的毫無交集,有時候兩棵蔭影交疊的樹,除了搶走對方的陽光外,還會提供滋補的養料。余湘就用跡近崇拜的語調,說丈夫「吳哥哥」是她的偶像。「他如此的充滿智慧、聰明又有想法,我在工作上的問題,往往他一句話就迎刃而解。」互補夫妻的另一個定義則是,丈夫也安於一個參謀的角色,當社會上比較知道「余湘」而淡忘「吳哥哥」的名字時,如果懷抱大男人情結的丈夫,說不定就會吃起乾醋。

老公當年離婚得早,有個男孩年紀還小,就開始叫余湘媽媽,跟她親得就像親生的一樣,所以,想當後母顯然得趁孩子小的時候,效果會更好。余湘自己不用生,就有了當媽媽的滋味,這顯然也是「互補型夫妻」的好處之一。孩子當然也知道余湘不是親生的媽,小時候他跟同學鬥嘴,同學說:「我有六顆蛀牙,你有嗎?」孩子頂回去:「我有兩個媽媽,你有嗎?」

將來這個孩子會像爸爸嚮往山林隱居,還是余湘拼事業的豪情壯志?實在是個很耐人尋味的問題,因為通常我們總以為孩子的事業觀會較受父親影響,但這對夫妻顯然沒有給我們這樣的聯想。有時候,擰不過孩子,余湘於是發明了一句口頭禪:「我為什麼對你這麼好,耶,我是後母耶。」天啊,那個著名的廣告片段,就是從這裡得到靈感的嗎?

點閱: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