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孩子的冒險性格

撰文.黃渝閔

1 如果只是照一般字典的解說,「險」這個字是形聲字,耳朵旁是形符,旁邊的僉是聲符。那麼你會以為「險」是什麼意思,難道是「耳朵」出現狀況,發生「危險」了嗎?

後來我看了「險」的小篆字,發現那個耳朵其實是一隻旗幟,古代沒有電話或簡訊,當遠方有危險時,常常會揮旗要自己陣營的人多加防範。當童子軍或學習海事時,現在還是會教旗語,其實就是同樣的用意。

有人說,現在電子通訊這麼方便,為什麼還要學旗語?嘿,如果有一天沒有電,或是到了沒有電力的野外自然中,當你要向遠方傳達危險的訊息時,你就會知道旗語的用處。

 

2 有些事情是危險,而且毫無價值的。像是不顧警告標誌,跑去很深的池塘游泳;像是爬山時不帶口糧、指南針和應有的配備;或是騎單車故意不握住把手。

有些事情看起來危險,卻能夠獲得注目。像是優雅地從高空跳水,完成高難度動作,沒有濺起水花;像是徒手攀岩,挑戰體能極限,最後站上岩頂,俯瞰美景;或是騎單車表演特技,放開雙手,還可在坐墊玩倒立。完成動作,眾人讚嘆鼓掌,稱許他們一聲「冒險家」。

提到冒險,凌空走鋼索,大概是有懼高症的人想也不曾想過的。手裡握著平衡桿,走在幾十公尺,甚至更高的高空上,稍一失足連命也會沒有,再沒有比走鋼索更冒險的舉動了,卻是法國人菲利普佩帝一生的夢想。十七歲時,他在等著看牙時讀到紐約世貿雙子星塔興建的報導,即懷抱要上世貿雙塔走鋼索的夢想。在描述他傳奇人生的記錄片《偷天鋼索人》裡,菲利普佩帝說:「當你擁有夢想時,夢想會變成實際的東西,但我比較不一樣,十七歲時,當我想著雙子星時,我的夢想甚至還不存在。」因為,那時候雙星塔根本還沒有蓋好。

菲利普佩帝的一生,幾乎都環繞著這個走鋼索的夢想,從青少年起他就勤加練習,雙星塔建好後,多次和死黨好友去實地勘察探測,尋找機會。1974年,他們終於完成「壯舉」,菲利普被警察帶下來前,整整在鋼索上四十五分鐘,成為歷史上惟一從那個角度看過世界的人。

全世界的政府,都不可能批准這麼危險的舉動,當時,菲利普佩帝遭驅逐出境。然而,說來諷刺,當雙子星塔在九一一事件崩塌後,菲利普留下的影像,反而成為世人緬念的重要記憶。回首年少輕狂,菲利普佩帝那次危險的冒險,也成為他曾勇敢挑戰超越自己的最佳見證。我相信佩帝走鋼索的生命裡一定有某種東西,是我們無法理解的。德國哲學家尼采在《查拉圖斯特如是說》裡寫道:「生命曾親口向我說出這個秘密,『注意,』它說,『我就是那個必須不斷超越自己的東西。』。」對佩帝而言,那個秘密驅使他挑戰更高的天空,走更危險的鋼索。

更別忘記,在完成如此危險的挑戰前,佩帝花費多少心力和時間來練習走鋼索,他的技藝演練到如此純熟,到了後來,朋友們無人懷疑他能不能辦得到。因此,冒險的勇氣背後,總需要長久的練習來支撐。這份為夢想而堅持練習的歷程,才是我們觀看記錄片後最重要的體會。

當然,危險和冒險,常只有一線之隔。不管贊成或反對,世人都不會忘記菲利普佩帝。

 

3習題

爸爸媽媽和孩子常對於什麼是「冒險」,什麼是「危險」,有不一樣的看法和名單。也許當爸媽年紀越長,當年他們年輕時當做是「冒險」的事,現在反而不允許孩子去從事了。

「冒險」和「危險」間,有些規範和共識,卻是必須要有的。然而,太多的規範和限制,也可能抑制「冒險」。請爸媽和孩子各自列出心目中的「危險」和「冒險」的清單。越詳細越好。再試著比較彼此的異同,尋找共識。

點閱: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