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死亡、時間和自在

撰文.呂松庭

心道法師談死亡的恐懼:「今生大家來到這個世間,如果能夠把寂靜禪修修好了,還有什麼遺憾的!所以大家的信心和精進很重要。你看,死亡天天發生,大家都恐懼。

被稱為「阿雪師姐」的鄭呂碧雪跟隨心道法師修行學法30多年,她提到所謂四道人生法則就是「道謝、道愛、道歉、道別」,每個人活著的時候都要謹記這4個法則,把握生命每分每秒,當生命走到最後一刻,專注念佛、放下執念,才能讓往生者處在善美境地,人生圓滿無憾。

阿雪師姐也說,人人都要面對死亡,但大家都避諱談死,佛陀教導有生必有死,破除迷信無需忌諱,「我們必須透過日常的修行,讓自己具備不恐懼的能力,接受身體即將壞死,願意相信我們的信仰,終究會引領自己趨往善處。」

阿雪師姐提到心道法師的開示「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她強調靈鷲山落實「臨終關懷」服務工作,藉著助念志工來協助信眾親眷的往生服務,教導正確的佛事儀軌,讓往生者欣慰、家眷無所愧疚,歡迎社會更多善心人士加入靈鷲山服務團隊,共同盡一份佛家弟子廣結善緣的佈施力。

在心理學家榮格的書讀到他引用哲學家沃倫格耳的著作,沃倫格耳又引用蒂布魯斯寫的:「上帝在世界造的第一件東西便是恐懼。」

我想起這句話,在看馮小剛導演的《唐山大地震》。地震那二十三秒後,李元妮從傾倒的瓦礫堆窺見丈夫,她徒手挖,哭喊,要丈夫撐著,下一秒的震動,丈夫被大地吞噬。李元妮轉身看天咒罵:「老天爺,你這個王八蛋。」

蒂布魯斯是這樣講過,上帝果真造出了地震和恐懼,恐懼到了絕望成真,什麼都沒了後,懼怕的人們就會做出李元妮那樣的反應,再也不怕詛咒老天爺。

波蘭導演奇士勞斯基的十誡,是我一直沒看完的大作,因為當第一誡的男孩波威溺死於不夠厚的冰河後,觀影者即出現了類似李元妮的反應。而第一誡,所影射的,卻正就是:「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

電影裡的父親相信科學和計算,當男孩波威問爸爸:「死是什麼?」爸爸說:「死了就是心臟停止跳動,血液不再輸送養分,人就死了。」

「那死了以後呢?」

「沒有以後。」爸爸說。

波威想起家裡死去的狗:「我希望牠在天堂,我相信牠在天堂,會比在這世界快樂。」

沒有詛咒,爸爸透過計算河上冰層夠厚了,可以去玩,卻未料到河邊有人昇起了火堆,小孩淹死後只剩一具失溫的身體,回答了他自己的問題,卻沒能夠代替上帝,回應李元妮憤怒的咒罵。

最後,看見兒子屍體的父親跑進教堂,推倒聖壇,聖壇燭台倒下,燭淚滴在聖母像臉上,像是顯靈。父親拿起冬天結冰的聖水,冰敷自己發燙的額頭。這反而較像是給李元妮的回答。

咒罵和救贖,老天爺展現無情還是違誡後的懲罰,圍繞著不可解的死亡習題。法國哲學家列維那斯在《上帝,死亡和時間》裡寫道:「死亡並非在它本身的事件中任人描繪,它以它的無意義涉及我們。它在我們的時間(時間,等於我們與無限的關係)中似乎刻下的一個記號,乃是一個純粹的疑問號,開向並不帶來任何答案的可能性開口。這一疑問,已是與生存之外的關係之一種方式。」

可能要問一個這樣的問題,信徒和人們所設想的上帝和神,皆以永生的面貌存在,死亡對祂並無意義,祂超越時間,某些教派甚且宣稱時間是神的發明,祂對人所感知的,對死亡的恐懼毫無所悉。死亡也同樣以它的無意義面對上帝。

我看了兩遍《唐山大地震》這部電影,沒有發現在李元妮漫長的等待人生裡,有任何的宗教信仰,然而,在生命最煎熬困迫的那一刻,她最先想到的對象卻是「老天爺」。或許,這就是宗教一直隨人類文明存在的原因。

地震、颱風、海嘯、土石流、龍捲風全都是神的創造?我在最近全台灣都感受得到的宜蘭五級地震過後,餘震盪漾,前一刻我還在決定要不要奪屋而出,下一刻,我開始好奇,上帝創造地震時,莫非在打瞌睡?

《唐山大地震》演到第二場地震─四川大地震時,三十二年前在唐山斷了胳臂的方達說:「別跑,小震不用跑,大震跑不掉。」全辦公室只剩他繼續坐著,與老天爺直面看著的感覺。明明地震奪走他最多的東西,但是,我喜歡這種宿命而自在的態度。

要經過多少場地震才悟到,自在,是上帝在這世界造的最後一件東西。

點閱: 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