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阿含經》的病苦關懷

撰文.曹郁美

病苦與死苦令人畏懼,沒有人歡迎它,卻也沒有人能抗拒或擺脫;本文由《阿含經》中拈出幾則記載,談談 2500 年前僧團裏的病苦,以及佛與弟子之間的互動。

例一:佛瞻視患病比丘,親力親為。

文獻出處:《增壹阿含經》卷40,第396 經。

經文大意:

這天,有位比丘生病嚴重,他不能起身、大小便溺臭穢不堪,偏偏無人照顧,獨自一人悲泣呼號:「世尊哪,您怎不慈愍我?」這時, 如來以天耳聽到了呼喚,對諸比丘說:「走,咱們去!」

到了寮房,世尊問:「為何無人照顧?你以前照顧過別人嗎?」比丘回答「沒有。」世尊說:「這就是了,你不關心別人,別人怎會關心你?」接著世尊拿起清掃工具,一一除去汙穢, 重新敷設床坐,又洗滌衣物,再回到床邊為比丘餵食。食畢,世尊開始說法;比丘聞法後,立刻證果。

世尊對阿難說:「快打板集合大眾,為師有話要說。」世尊問眾等:「各位出家學道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捨離生、老、病、死、憂、悲、苦、惱等十二因緣的繫縛與牽連嗎?」

「是啊,這是我們的目標。」

「既然如此,大家相處同一僧團如同水乳交融,遇到同門師兄弟需要照顧,怎都視而不見?」接著宣布:「以後不可如此,照護師兄弟就好像侍奉如來一樣,這是我對你們的叮囑。」諸比丘聽了都歡喜接受。

例二:尊者阿那律患病,對探視比丘表示: 我安住「四念處」中,以正念正知療癒病痛。

文獻出處:《雜阿含經》卷 20,第 540 經。

經文大意:

這天,世尊的弟子阿那律患病,許多比丘前往探視,關心地問:「您覺得怎樣?能承受得住嗎?」

阿那律回答:「無妨,我修行『四念處』, 進入正念正知。」

諸比丘放心了,一一告辭離去。

由以上兩篇記載可知:所謂「修行」並非獨善其身,聽見別人的哀號痛苦卻視若無睹,是不義、缺乏同理心。我們見到了佛為弟子放下師生尊卑,以親切、平等的態度打掃不淨、侍奉湯藥。又讀到阿那律患病,在醫療物資缺乏的古代,以「四念處」的禪觀自我療癒,這不是對眾生做了最好示現嗎?

然而「禪修治療」可代替「醫術治療」嗎? 我想答案是否定的。

在其他宗教中也有「靈性治療」一途,透過祈禱、聖靈顯現而改變棘手事,更別說在道觀文化裡有類似通靈少女、問事於仙姑、喝符水吃香灰等另類治療,至於薩滿教、巫醫等,就更令人稱奇了。就現代觀點來看,它屬於心理的、精神層面的、民間的治療,雖然與科學不符,但誰又能說「科學」是最好的呢?

若採雙管齊下的方式,「醫術」與「禪修」並重,一方面別放棄現代、科學醫療,一方面藉由禪定、神力、超世間能量的加持,讓兩者產生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應是目前較可行的方式。

(本文作者為東吳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靈鷲山慧命成長學院講師。著有「《華嚴經》之如來放光」、「十方成佛──華 嚴小百科」等書。)

來源:有緣人月刊290期

點閱: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