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和刺蝟做朋友

撰文.呂松庭

有一陣子,我不太分得清楚「刺蝟」、「臭鼬」、「食蟻獸」這些小動物給我的感覺。牠們確實經常出現在小說、動畫或電影裡,當作一種「厭惡感」的比喻。我記得後期的《粉紅豹》,就有隻專門搗蛋的食蟻獸。臭鼬也是,當臭鼬出場時,所有動物都掩上口鼻,沒有人和牠當朋友。

刺蝟也常出現在漫畫裡。漫畫會畫兩隻刺蝟想要彼此靠近,表達親密,但全身尖刺卻讓牠們傷害到彼此,想靠近又不成,最好保持適當距離,維持著警戒關係。

你居住的這座城市,就有許多刺蝟型的人,他們不容易親近,不輕易敞開心胸,不交朋友,一接近他們,你會感受到他們豎起的尖刺。

然而,人類會拿刺蝟、臭鼬或老鼠來當奚落嘲笑的對象,難道所有刺蝟都一無是處,天生就須背負被孤立的命運嗎?如果我們願意了解一隻刺蝟全身尖刺後的可愛習性,我們會改變對牠們的態度嗎?

願意了解,其實,說不定可改變一個人最根本的偏見,最後也改變了彼此的命運。《刺蝟的優雅》裡,住在巴黎的十一歲女生芭洛瑪願意去了解孤獨的門房荷妮,最後就出現了這種神奇的改變。

芭洛瑪是個聰明、早慧、家境富裕的小女孩,她總覺得父母不了解她,她不想「困在金魚缸過一生」,所以,計畫在十二歲生日自殺,放一把火燒掉這座豪宅。現在,她先用DV拍下豪宅裡的人,見證這些人生活得多麼荒謬無趣,當成她足夠離開這世界的理由。

誰的生活最荒謬無趣呢?想也知道,一定是日復一日送往迎來,侍候無數臉孔的門房。芭洛瑪開始拍攝她從沒有注意過的門房,也就是這樣緊跟拍攝記錄,芭洛瑪不再只看到人們披在身上的尖刺和皮毛,也開始直面正視庸俗、荒謬、一成不變平凡的人裡,也有優雅和高貴的氣度。一名其貌不揚的門房,卻熟讀胡賽爾現象學、中古哲學、托爾斯泰文學和小津安二郎的電影,是所有她認識最「優雅」的人。

呵,其中的細節我就不多說了。如果妳恰好也是個聰慧、早熟的十一歲女孩,覺得人生荒謬,身邊的人總像刺蝟張開尖刺般地防護森嚴,或者,妳也曾有過自殺念頭,那麼可以找這本書或電影來閱讀。妳最終將會發現,當妳將別人當成刺蝟、臭鼬或食蟻獸,妳的腦子也就變成了刺蝟和臭鼬,妳豎起了全身尖刺,讓別人同樣不能親近妳。

學習和刺蝟做朋友,不僅是發現別人生活裡的優雅,學習不再以貌取人。同時也學習和妳本性中的刺蝟做朋友吧,妳的自我保護、個性、完美主義和數不清的缺點就是妳豎起的尖刺,不可避免的,遇到不喜歡的人事物,妳也會變成一隻刺蝟。妳保存著自己的優雅,只是沒有遇到另一個芭洛瑪。

點閱: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