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我的生命學會了他的節奏

撰文.呂松庭

十年前,我在輔大心理系博士班的同學許思菁傳來他的一篇文章,十年後再讀,仍為其文字間的感情感動。符應著靈鷲山教團心道法師的多元共生與慈悲的理念,〈有緣人〉會訊也感謝許老師的分享。

我在一家育幼院擔任團體輔導老師。

我都不叫它「育幼院」,對我來說,它是一個村落,一個村子。而它的名字,就是台灣國際兒童村。我總是習慣稱台灣國際兒童村為「村子」。「村子」這個名稱,像是一個可以聚集人的地方,而不是一個收留人的地方。而裡面的主任就是村長。我喜歡這個「村子」的名稱,像是所有的人都可以「靠近」,而不是「參觀」這個地方。每當我到那裡,就覺得我是來享受與他們靠在一起的感覺。

剛來村子時,村長跟我說過,「當來到村子時,最重要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參與他們的生活,不要急於給很多意見與想法。」我不懂這句話的意思。她說,她見過很多人到村子時,只是在外面觀看,而沒有參與,便給了許許多多的想法,理由總是希望村子能夠「更好」。但是一個村子就像一個家一樣,孩子在裡面生活,其實是有很多的互動與流動。只是外面的人總是用著「參觀」與「評價」的眼光看待。這樣的眼光,是會影響他們的生活。

慢慢與孩子熟悉後,在某個午后發現孩子的零食竟是苜蓿芽,我非常驚訝,像是看見一群外星人。我是一個不喜歡吃苜蓿芽的人,感覺吃著苜蓿芽像是咬著生菜似的。我從來就不知道,原來,苜蓿芽也可以當作是零食。

而進入這個村子後,開始看見許多孩子不同於我的生活方式。每一頓飯,是大家要一起「搶」;每一個東西,也是大家要一起「搶」。這樣的「搶」,是另外一種生存樣貌,因為物資有限,所以並不是能夠有什麼就有什麼;也不是想要多少就可以有多少。「公平」與「分享」,這是一件「難」的事情,因為村子裡有接近四十多個孩子。他們對每一樣事物都希望能夠公平分享,但滿足每個人「公平」「分享」的想法與目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自然擁有很多東西的我,不能體會每一樣東西都要分享的他們,但卻看見他們從搶到練習分享的過程裡,與他人吵架到和諧分享的臉上表情變化。便開始思考在他們身上與我不同的力量。也許,「擁有」是一種力量;「分享」,是另外一種力量。他們沒有擁有什麼實質物質的東西,但卻擁有了別的東西。發現他們就像苜蓿芽一樣,擁有了很多天然的營養養分,對東西珍惜,對愛敏感,對任何的事物都有著自己想要的樣子,但需要與他人練習協調的姿態。我開始欣賞他們,愛他們。當我以團體輔導老師的身分進去村子後,我便開始學會重新學習一切,認識跟我成長不同的他們,學習一起撫育村子的孩子,甚至到後來開始欣賞每個人在裡面生活的不同樣貌。

村長常說村子裡最重要的是「大家好好的生活」。而這句話總是反覆在我心理思索。總是想要帶給他們強大心理諮商的力量,可是我卻看見在裡頭的我,有些使不上力。村長說,我太用力了。其實能夠穩定的陪伴,就是一種力量。

年底,村子辦了一場聖誕節的慶祝活動。我和他們一起跳著蘇格蘭舞。蘇格蘭舞是集體的舞,需要協調眾人的節奏。而我在與孩子跳蘇格蘭舞的過程裡,我看見每一個孩子特別的地方。有些孩子會原封不動,我就會移動自己的位置,帶領他跟著跳。有些孩子會非常主動的跳,我就要隨著他的腳步,跳出彼此合適的節奏。然後,再看看其他人是否跟了上來。我在過程裡非常開心,因為當我們跳完一首歌時,我知道我的生命裡學會了他的節奏,他也開始認識了我的節奏,而我們也一起完成這首蘇格蘭的舞。

點閱: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