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遇見象神的眼神

撰文.呂松庭

初訪靈鷲山上禪堂,等著和心道師父見面,我瀏覽著各地大德佛師致贈心道法師的禮物,寶相莊嚴 ,觸動我想起一樁去泰國看見象神的往事。

我第一次前往泰國─其實不應該這樣說,我只去過那一次泰國,在曼谷某個廟前的小店,買到一尊象頭人身的神像,鐵鑄,覆上深綠繡斑,攤開雙手,象神的眼神注視前方。

我深為這個神像著迷。儘管同行者一再說,可能是曼谷那個中道淪落的世家流出的物件,或者,煞有介事:「是盜墓來的。」我仍決定買下,拎著沉重的象神像過海關。

回台灣後,我把象神像置在家裡玄關,出門前記得膜拜一番,和象神的眼神相遇。我比較習慣向阿彌陀佛、媽祖、關聖君或觀音像膜拜,這些諸佛菩薩皆顯應人身,或道成肉身,如集體潛意識中的父與母那般親切,我很確定該跟他們說些什麼。而向一尊來自異國的,象頭的神,心頭多半湧出親切問好,甚至覺得會是喬治盧卡斯《星戰》系列出現的角色。

幾年後,台北動物園的長青招牌林旺爺爺壽終正寢,馬蘭隨後也走了,動物園發起繫黃絲帶,送別兩頭老象。我由此經常幻想,是不是有道行、受歡迎的象,如林旺爺爺死了,就會變成象神,從此眷佑人間。動物園的每頭象,其實都有資格受刺封為象神,死後證成人身,位列神階。長出人身的象,就是人表達追念「象們」最好的方式。難道,讓牠們學鄧波,長出一雙翅膀?

我一直不知道象神的名字,後來讀書提到印度教帕瓦蒂女神的兒子甘尼許,同樣也是象頭人身。印度教傳統內,還是地位顯赫的神,任何冒險或崇拜儀式開始,都要得到甘尼許神的吉祥祝福。印度離泰國地理不遠,如果甘尼許就是黃昏我在曼谷廟前買回的元神,我日日的膜拜,在每天如同展開冒險前,總算是做對了。

甘尼許的象頭得來有個故事。甘尼許是濕婆和帕瓦蒂的兒子,一說是帕瓦蒂用身上的汗泥創造出這個兒子。有一次,帕瓦蒂正在洗澡,甘尼許站在門口守護,正巧濕婆神來訪,甘尼許不許濕婆進門,盛怒的濕婆剁去甘尼許的頭顱。帕瓦蒂請求濕婆息怒,為甘尼許找一顆頭,他們最先找到的是一頭小象,濕婆神不僅為甘尼許移植象頭,也許諾給他超越一切障礙的力量。所以,毀是濕婆,得也是濕婆。如果照另一個神話的說法,甘尼許就是濕婆的兒子,那…,將這三位神的關係來番精神分析,簡直是永恆的家庭倫理戲。

我讀這類神話時,常會有個疑問。既然天神的神通如此廣大,為何又受找到第一顆頭顱的限制?照說,濕婆的法力足以變成任何生物的頭顱。八仙神話裡,李鐵拐魂魄雲遊歸來,發現軀體已遭焚毀,他只得鑽進找到的第一個身體,一個瘸腿死去的乞丐。然而,他沒有足夠的法力找到第二個身體,而要千古成就如此殘缺的形象?

當然,這是後話。或許形體並不重要,只是為了提醒人們,在絕境裡不要放棄希望,剁去了頭顱可以安上第二顆,沒有軀體的魂魄還有第二次重生。對於那位死去的乞丐,他大概不會預料到,死後他的軀體竟然以這麼奇特的方式入聖。

 1995年9月21日,印度某地盛傳甘尼許神像喝牛奶的神蹟。那一天,朝拜者用勺子、杯子、木桶盛著牛奶往神像身上倒,看著石像吸進牛奶,就像接受了他的供奉。人們在廟外排成長長隊伍,提著牛奶,神蹟只出現在那一天。後來還是得由科學家跳出來解釋,這是集體歇斯底里或石頭的毛細反應,信徒卻仍相信那是甘尼許顯靈。那次,信奉種姓論者卻大失所望,甘尼許同樣接受首陀羅階級和最低階層供奉的牛奶。

其實,我們難以分辨,讓象神維持著一個陌生神明的善意,或者知道了祂的名字和故事,那一種,會讓我覺得親切?如果,媽祖、關聖君、觀音、阿彌陀佛、文殊菩薩、地藏王等從此都沒有名字,沒有故事,只剩下諸神慈善的眼神,在膜拜間注視過來,我們,將會稍減心內的虔誠嗎?

點閱: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