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政達

小時候,每到天公生日,媽媽會帶我上臺南的天公廟拜拜,我對大殿那幅「一」的匾額印象深刻,那個「一」字體遒勁滄桑,我長大一點知道典故出自道家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 三生萬物。如果說,道家是「一的哲學」,佛家 所主張的應該就是「零」的學問。

相對於道家的一,臺南還有個著名的匾額, 就是竹溪寺的「了然世界」,這是佛家的零吧。零當然不是「沒有」,也不是全然的空無。「零」的出現是數學上的重要發現,理性擁有「零」的概念才開始具備抽象能力。哲學和邏輯從「零」以後打通任督二脈,代數、幾何、迴歸、微積分在文明的金字塔上,才像巨石堆砌,墊高我們的視野。

西元六世紀末,古印度人創造阿拉伯數字, 把「0」也放進來後,物理學、天文學界一直和「零」糾纏搏鬥。物理學家一度要放棄「零」, 因為單要計算零,就惹來無數麻煩,而宇宙並無絕對的體積和時間,也就是說,宇宙如果是一本大帳簿,永遠都不會透支,「零」最後仍然得到勝利。天文學家現在普遍相信,宇宙是從一個「零」開始的,在這個「零」裡,這個宇宙的開端,體積無窮小但密度無窮高。

請你回歸到零 ── 你的本心。「死」可能就是回到「零」,「放棄」、「捨下」、「初心」應該也都是回到「零」。現代人太接受經濟學定義,相信「零」就是「沒有」了,才會如此恐懼「歸零」,害怕著失去和輸的感覺,也才熱衷於累積、掠奪、得到、爭取的遊戲。從小,沒有人告訴我們,「零」其實是宇宙的開端,是密度無窮高,一切可能都會發生的點。

殊眼禪師是韓國通度寺的和尚,「殊眼」是他的法號,是「文殊一隻眼」,也是「天地是沙門一隻眼」的共一只眼目。他的畫作曾渡海來 臺展覽,那次在世界宗教博物館,我就目睹殊眼 禪師畫了一個零,非常安靜,幾乎不曾有過變動 那樣。那個零,就是佛家所說的正法眼藏,是莊子的大宗師,也是藏傳噶舉派的大手印。莊子的 大宗師以道為師、離形去智,主張歸返自然。我覺得老子說的更是透徹:「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

這樣來練習吧,觀看殊眼禪師的禪畫,讓畫的安靜從眼睛進到心中,用毛筆或你喜歡的筆, 也來畫一個零,進到這個無始無盡的圓中,你的一切身口意歸到這個零,隨時都回到這個零。當生活不如意時,當你分心時,隨時都能歸零。

出處: 有緣人月刊263期

點閱: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