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貝克漢

台北龍山寺香火鼎盛,有信徒去求籤,求到第 31 首:「達摩面壁」,籤詩如此寫著:「清閑無事靜處坐,飢時吃飯困時臥。放下身心不用忙,必定不遭殃與禍。」

怎麼解籤詩?先去讀達摩祖師的故事,達摩對梁武帝說過「廓然無聖」,來到嵩山少林寺的石洞面壁 19 年,直到現在,少林寺還相傳還有達摩祖師的影子印在石壁上。

所以說,不管你來求什麼,先去面壁再說的意思嗎?你可以想像沒有光線,失去所有感官,源自印度瑜珈法的閉黑關嗎?

現代人不要說 19 年,就算是 9 天,或是 9 個小時持續面對一堵牆壁靜坐,應該都已是艱難之難。抽到這支籤,通常的解法就是要有耐性, 要等,你求的事情不是不會成,但就像達摩祖師面壁,不為所求而求,不為所來而來。

在《惡魔島》(Papillon)裡,綽號巴比龍的亨利含冤關進法屬圭亞那,展開近乎不可能的逃亡。他曾遭到分別 2 年和 5 年的關禁閉, 禁閉後期沒有光線,僅靠微少的食物維生。看他的傳記和電影,我們都不可能體會,在黑關中的歲月,身體如此飢乏仍能磨練出如此驚人的意志力,但他是被動的,也不禁讓人敬佩達摩祖師的面壁。

去過福隆山上的靈鷲山總本山,朝拜過心道法師當年閉黑關的法華洞,我們的內心也充滿敬佩讚嘆。當年,年輕的心道法師可以來到此狹小黑暗的洞穴閉關,遭受寒冷侵蝕,那需要何等的毅力和意志,求道者的歷史內,就是要有這樣的展現。

現在去寺院閉關,不准用手機、不准交談, 現代人都已覺得是難事,何況是閉黑關。泰國、緬甸這些南傳佛教興盛的國家,則仍然有定期施行閉黑關的傳統。「黑暗靜心」,是為了讓修行者有機會體驗當一位瑜珈士在黑暗山洞中閉關時的情境。

進到完全黑暗裡,失去了眼睛視覺的感官, 沒有了「看見」,甚至連皮膚也不受到光干擾後,你會覺得其他的感官活躍起來,身體很容易進入另外一種狀態,有人認為內分泌、脈輪都會變化,氣能飽足,逐漸體驗到氣滿不思食、不思睡的狀態,內在視覺就像是另一雙眼睛(inner eye),就如同天啟。

在臺灣,謝邦俊發起的社會企業「黑暗對話」,讓許多人體驗到黑暗的世界,也模擬了閉黑關的眼根法門,當看與沒看都是一樣的時候, 光線完全消失,有許多的習性便被迫停止。在黑暗裡聽演奏會,我們習慣盯著演奏者和樂器, 用視覺的線索決定聽覺,但黑暗中的覺知,一切的動作都要慢下來,邀請人細細感受。

在黑暗中,張目對著黑暗,如同與黑暗對話,如同內心真如本性的靈光一耀。

閉黑關,無法向外看,就只能「往內看」, 看見你潛意識的怪物和禮物。光消失了,你看見滿天星斗。

下次前去龍山寺抽籤,抽到第 31 籤,別急著問吉凶,送你一段明朝的憨山德清大師的一首詩吧:「閉關容易守關難,不肯修行總是閒; 身在關中心在外,千年不出也徒然。」

出處: 有緣人月刊271期

點閱: 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