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生命和平大學和四期教育

撰文.呂松庭

當心道法師發心要用四期教育來貫穿佛陀的教育,那也是個生命的透明的時刻

生命中有些特別的時刻,事物會變得異常的透明,好像從心眼望出去,所有的道理、

所有的因果都是透明的,瞭知透徹。

我覺得,那種透明有點像是佛陀當年在菩提樹下修行所領悟的道理,祂明瞭苦集滅道就是佛法的四聖諦。佛法從苦而生,求道就是滅苦消集的旅程。當佛陀走出菩提樹的蔭影,走向廣漠的世間,脈脈此心,佛陀的心是透明的, 這個就將接受佛法的世界,也是透明的。

生命,總會有些透明的時刻,就像我常在早晨凝視著一杯乾淨的水,來自大地恩賜的水裝在一個透明的杯子內,天空射下來的陽光經過透明的玻璃窗,陽光是透明的,包含著所有顏色的元素,我喜歡這種透明的感覺,那也是禪修最透明也最殊勝的修習,日常生活裡,隨處隨時, 都可以做這種透明的禪的練習。

心道法師自己就是一個透明的人,他的禪修就是要修到一心如冰般的透明,一片冰心在玉壺。有弟子說心道法師是個如實的人格特質, 不懂算計和轉轉彎彎的東西,其實,人格特質絕對也是透明的,行止坐臥,事無不可對人言。

所以,當生命的這些透明時刻來臨的時候, 來得如此突然,有如禪師長久靜坐後的頓悟,但那個念頭,卻可能就具有永恆的價值,值得我們用長長地一輩子來實現,並且傳承下去。

四期教育讓佛陀的教育可以是透明的

當心道法師發心要用四期教育來貫穿佛陀的教育,那也是個生命的透明的時刻,三藏十二部,八千法門,祖師大德對佛法的詮釋、三乘法脈,都可以在四期教育內找到統整,整理出一套最忠實於佛陀成佛歷程的現代教育系統。在我們僅剩的生命裡,將四期教育和生命和平大學,當作我們最重要的使命。

四期教育的想法和蘊釀,到教材教案的編製和課程的設計, 都是一段漫長的過程,也經過許多專家學者的投入和付出。有了四期教育的提出,佛陀的教育就可以是透明的,來自古老年代佛陀的教誨,更容易讓現代的學佛之人所接受和遵循。

更早,應該追憶到我們到印度,追隨佛陀當年形跡的朝聖旅行,在印度,如此地接近佛陀之心,彷彿祂的身影還出現在每個祂坐過的位置,每條沉思走過的路,在印度,處在聖地,吹在身上的風是透明的,時間是透明的,我們的人是透明的,心也是透明的。心道法師應該早在旅程間,就想著要依照佛陀的一生來設計教育課程的想法了。

朝聖,來到印度的菩提迦耶,這是釋迦佛證悟的地方,也為朝聖者種下成佛的種子。那裡蓋了一個很高的塔,許多修行者繞著塔,也時時跪下拜塔,我們也曾加入過他們的行列,這時, 我相信我們所有人跟釋迦佛的心意是相通的,我希望自己就像一顆冰,融化在釋迦佛的心,見到祂所見到的,感受祂所感受的,然後,在生命的這個透明的時刻,我想著,難道我們不能照著佛陀由戒入定,由定得慧,從阿含到華嚴智慧普照的生命歷程,來作為一種教育的方式嗎?

心道法師常跟弟子說,如果在佛陀的聖地能有很好的證悟,我們都會看到釋迦牟尼還在那裡。

有了四期教育,也就是阿含、般若、法華和華嚴教育,一切都清楚了,佛陀的生命如此的透明,生命就是一部寶典,供後世廣大的佛子都有學習效法的依據。一切都清楚了,月照山河, 星河皎白。

四期教育就是順著佛陀生命的預約成佛的道路,是人的教育,也是成佛的教育。當然, 我們也會這樣想,在學佛的漫長道路上,我自己是不是也遵循著四期的發展?我自己的生命歷程,從心道法師早年的塚間修,到後來創建靈鷲山佛教教團,到設立世界宗教博物館,到推動愛地球的和平願景,到國際間的關懷行腳,以及現在的四期教育,我們是不是這樣過來的呢?

答案非常肯定的,佛陀,始終是我們終生孺慕、追隨的明光。

生命,是有這樣的透明的時刻,透明到黑暗無法藏住,透明到我們所見都是光明,我們所想的也是光明。透明到心有一絲絲的痛,好像剃刀經過下巴時的微微刺痛感,好像心裡面突然撥開了一切雜亂,突然得到了真正的安靜。我相信,當你也進到四期教育系統,這些經驗都會一一的來到。這些經驗的核心是禪,禪的核心則是佛陀為我們所揭示的苦,苦是四期教育首先要去處理的對象。

苦是四期教育首要處理的對象

佛法告訴我們人生是苦,有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五蘊熾盛這八苦。生苦,小孩子在母體內時,身處狹小、悶熱、黑暗的空間;出生後,一被風吹,就像針刺刀刮一樣,苦不苦?苦。所以生是苦。有生就有老, 我們年紀大了,身體衰弱、體力不足、骨頭酸痛,走起路來,顛顛簸簸,怕摔跤,耳朵聽不清、眼睛矇矓、頭昏腦脹,腦筋記憶也不好了,常常不舒服,所以老也苦。

病苦,不管大小老少,我們一旦病了,誰也替代不了,必須要接受病的事實。到了醫院, 只能隨醫生方便,一切不能自主,甚至有時候, 善緣不具足,醫院檢查錯了,又要再重新檢查,這也是常有的事情。還有,病久了,沒人照顧, 久病無孝子、親戚朋友也遠離了,這些都是病苦。所以,大家到醫院要好好體悟,看別人病的身態,知道病的苦惱有哪些。死苦,因為我們不曉得死後會到哪裡去,所以在面對死亡時會恐懼、不安,會想到自己還有種種掛念,不甘心就這樣死了,所以死也苦。

除此之外,我們內心思想受到貪瞋癡的影響,產生執著、貪染,生出許多煩惱,也是苦。像是我們常因為瞋恨、嫉妒,產生對立、抱怨等情緒,這是怨憎會苦;還有我們常常因為渴求某種東西,以為這是永恆不變的,沒有認清世間萬物都是無常,生滅變化的道理,所以當東西或感情消失時,會有不捨與執著的心,產生愛別離苦與求不得苦。

所以,我們知道一切苦都源於我們的身心變化,這就是五蘊熾盛苦,是一切苦的根源。五蘊,指色、受、想、行、識,「色」指形體、「受」為感受、「想」是想法、「行」指心的造作行為、「識」是意識、分別,我們身心常受到這 5 種組合生滅變化的影響,所以身體會有生老病死,心裡的行為、思想也會受外在影響,想東想西,不知道怎麼做才對,產生許多煩惱、執著,感覺到苦、累。所以我們如果想要離開、破除五蘊的束縛,就是要修行,要學習佛法。

我們這個世界叫做娑婆世界,是釋迦佛的世界。大家知道釋迦佛是用什麼方法讓眾生學佛嗎?就是用苦。因為苦是我們的老師,進一步, 體會苦、樂的無常,才能慢慢認識真理,思惟佛法,明白世間都是苦、無常,沒有一個東西是長久的,苦也不長久、樂也不長久、好也不長久、壞也不長久。所以佛法講苦,不是要恐嚇大家, 而是要讓我們瞭解苦是幫助我們學佛、斷除對苦的迷惑,培養出離心的一個成長過程,所以, 我們要學佛就要先認識苦。

四期教育是佛法學習的層次

我們所推廣的四期教育是一個佛法學習的層次,阿含期是教導我們正確的思維,怎麼想才會沒有煩惱;般若期,則要打破所有的框框,成就無礙的生命;知道了靈性的究竟與根本以後, 就可以為眾生、為未來的生命思考,為無盡的生命做出一份志業,這就是法華,法華就是奉獻生命、服務所有的生命,生生世世做出對自己有好處、對眾生有好處的志業,這條路就是成佛的道路,在成佛的道路上成就每一個種子都能成佛, 就叫做華嚴。

四期教育配合上禪修,也就是「阿含禪、般若禪、法華禪、華嚴禪」。四期教育是思緒的系統,四期禪是實踐的系統,實踐這四期禪就是能固本又能多元共生。

阿含禪:就是將我們的靈性、精神確實掌控,配合阿含期應有的思緒,透過禪修來呈現相應度。

般若禪:也就是配合般若期的思緒,來達到般若的效益。

法華禪:就是鞏固發心而不讓它退失。

華嚴禪:延續這份的發心,發散更多的愛心,並且鞏固自己的慈悲,盡全力的培養成佛種子,成就佛國世界,就是華嚴禪。

2015 年開始,教團在各地講堂陸續開設「四期教育-阿含期初階」的課程。在課程中,我們學習到四聖諦、八正道,學習如何用空觀無我的心看世間,這都是非常務實的修行法門。比如四聖諦──苦集滅道,讓我們瞭解世間是各種苦的集合,從而生起出離心,用功學習,求得解脫。

其實,佛陀的教法就是生命教育,教導我們如何透視生命,瞭解生命的實際狀況、宇宙的真理與形成、瞭解生命的起源,讓我們能夠看到生命的實相而得到解脫,並且由此上求佛道、下化眾生,幫助眾生離苦得樂,獲得不生不滅的真實生命。

出處: 279期有緣人月刊

點閱: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