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生命和平大學:緬甸的土地上,宇宙和諧的天空下

撰文.顏靜

2014 年,心道法師開始發想、推動生命和平大學之際,發表了一席談話,把他對生態環   境的觀察、他的體會,以及生命和平大學作為一個生態學校和愛地球平台的構想,非常完整清楚地述說。

在這場談話中,心道法師有感於瞬息萬變、不穩定的世界局勢,他認為建造生命和平大學, 是珍愛地球生態永續發展的體現。同時,必須重塑對宗教信仰的信心,而人類對生命必須建構人文精神的寄託,扶貧濟弱的人道的終極大愛, 同時以人為本的和平祥樂的世界。

心道法師出家 3、40 年來,已經進到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的年紀,對於即將著手的計畫,要加緊腳步,將畢生的理想聖國回饋他的故鄉國度緬甸,從心道法師的家鄉臘戌做起,回想童年因戰爭流離失所,一名孤苦無依的孤兒, 現在更掛心同樣處境的戰亂孤兒。

當年心道法師回鄉,第一項工作將收容孤兒,以人道救濟長期專業專職的培育、養成人才。培育優秀的下一代,心道法師認為才是改變國家宿命及提昇國力的主要關鍵。

心道法師說:「同時在臘戌需要有一個以人道大愛的醫療中心,可以扶貧濟世,也提昇未來醫學,在地化高品質的國際水準。」他一生蒙受觀音菩薩的感召,為使眾生親近佛法的攝受慈悲,也促進對宗教信仰的信念,計畫在弄曼農場的基地上,建造一座 33 公尺的觀音大佛,願祂的佛光普照給予眾生力量及平安喜樂。

心道法師出生於果敢,對家鄉有著深厚的鄉情,所以希望能建設一個發揚果敢文化、文藝傳承的創意文化會館。以農再立國本的高經濟、高生技的農業再造達到自給自足,和提供弱勢自立脫貧、自力更生的工作機會;同時引進改良的優質技術農業,提昇產能、產量和高效益的經濟產能,同時回饋社會。

參悟生命原點的禪修勝地

「眼看世界的宗教衝突及恐怖的武力攻擊而造成無辜人類的苦難浩劫,我將以畢生的力量來倡導萬教融合,多元共生、相依相存的和平和諧世界。所以將必須有一個,世界融合宗教文化、文明的國際會館。為了洗滌人心念頭、習氣,必須淨化心靈、返璞歸真,參悟生命原點的禪修聖地。」

心道法師希望以長遠的眼光為國謀才,所以將向全球號召菁英、智識份子,加入臘戌「生命和平研究中心」,一起來促進人類和諧幸福永續,落實世界真和平的共存共榮,及真愛地球的文明升級,這個研究中心,也就是生命和平大學的原始雛形。

用全部的愛心做出家人的奉獻和服務

2014 年 9 月間,心道法師於果敢會館開示:

「我回到緬甸最重要就是找尋我的親戚、我的媽媽,因為要找尋,我們必須去一些危險的地方, 要寫通行證,要大家講好我們才能走,很感謝羅主席幫我寫紙條,讓我可以去任何地方,我非常感恩。」

「我的出家,當然緬甸是一個佛教國,因為這份的磁場、地理風水,我也走這條出家修行的道路,過去我們在南紮拉看到大敏寺,小的時候搞不懂,回到臺灣才知道什麼是佛教,15 歲開始學習佛教,到25 歲出家,為什麼要出家? 我覺得我必須用我全部的愛心去做一個出家人的奉獻跟服務,如果我有家眷我也許就沒有那麼多的愛心分給所有的朋友及需要我幫助的人, 所以沒有家眷、沒有牽掛,全心全意做慈悲跟教育的事情。慈悲跟教育是我要分享給大家的, 也就是我會在果敢做這份教育跟慈悲的事。」

心道法師心目中的慈善就是做收容孤兒, 長期以專業專職的知識培育優秀的下一代,提昇臘戌年輕人的實力,也提昇他們在國家的力量。當年,心道法師也發願要在臘戌蓋一個醫療健康中心,提供果敢區及各個民族免費的使用醫療。

教育,讓臘戌能夠繁榮,以教育文化為特色建立一個大學城,讓臘戌接軌到國際資源,成為緬甸的第 3 大城,是心道法師的心願也是他的感恩,以此來回饋臘戌的同胞。

「因為我出生於果敢,對家鄉有著深厚的鄉情,所以也希望能建設一個發揚果敢文化、文藝傳承的文化會館,比如果敢的唱山歌,或者各民族的文化等,緬甸有 135 個民族,具有多采多姿的文化,在文化會館中我們列出各民族的文化,將他們成為我們的文創,變成我們的經濟來源、觀光資源。」

心道法師說:「我們在弄曼會有一尊 33 公尺的觀音菩薩。教育是造鎮,大學城造起來,就業機會就多,工作就多了,而且整個臘戌的文化水準提升了,以後慢慢地幾號(毒品)就沒有了,現在也不可以種這些東西了,不可以種了怎麼辦呢?錢財收入就差了一點,所以我們要創造經濟、創造就業機會,然後轉業轉型,我把我在臺灣的學習跟在世界的歷練,帶到臘戌、帶回我出生的地方,來分享給大家,我們要有這個共識,沒有共識就做不成,我們一起覺得這是好的,這是對的,我們可以共同努力把它完成,也是我感恩大家、回饋大家的東西,回饋我們的鄉民,回饋我們的家鄉這份的恩德。」

地球要平安 就要多元共生 

在緬甸的土地上,心道法師把傳承文化和各民族融合,希望能夠代代相傳。他一向訴求地球平安,世界和平,地球要平安就要做多元共生、相依相存,沒有一個東西是獨一存在的, 都是互相依存才能夠存在,所以我們提倡多元共生、相依相存共同創造愛的世界,也就是慈悲喜捨的一個世界。

經濟方面,心道法師想從臺灣的農業改良引進,以高科技的農業再造,讓這裡的農業達到自給自足,提供弱勢自立脫貧、自力更生的工作機會。他們先從弄曼農場開始實驗,做出好的東西,將土地變得更有價值性。

在弄曼的將來,天空下高聳佛像和觀音像, 果敢文化就在那裡,因為文化是教育下一代, 生活在自己的文化裡,把品德提升,道德、族群也能夠團結。現在的緬甸是開放的國家,再來會有很多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文化進入緬甸, 我們怎麼面對?我們是不是什麼都學習?

心道法師對緬甸當地人說:「到最後我們自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我們必須保存自己的文化來分享,讓我們接受別人的文化來做我們的衛星文化,不能說我們什麼都沒有了,那你就變成沒有文化的族群,那不行的,我們還是要保持我們的文化,各族群的文化是我們緬甸的特色, 別的文化進到我們緬甸的時候,我們沒有消息, 我們還是存在的,這是我覺得⋯⋯我們為什麼說多元共生,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分享,不是去把別人的文化消滅掉。我想,用觀音菩薩的慈悲來學習祂的慈悲,來改變我們來做好更多的善緣, 觀音菩薩的主要的目的就是讓果敢或者漢民族跟觀音的緣更深了,用這個的力量讓我們來學習到慈悲喜捨的生命。」

佛教文化可以救全世界

緬甸近年的歷史,仍不脫給世人暴力、色情、毒品的印象,所以心道法師語重心長地表示:「要能夠安定自己就必須學習佛教的文化, 佛教的文化是我們的傳統文化,也是緬甸的文化,也是可以救全世界的文化,所以我們一起來學習佛教的文化,讓世界更和平、更平安,讓我們的民族更團結的在一起。」

「讓臘戌這片土地成為生命和平的園地。就如同印度北方的一個小國不丹,它是一個只有 60 萬人民的高山區小國,他們的國家是全世界快樂幸福指數最高,全世界都想去的地方,這並不是用金錢來衡量,他們天真善良,保護自己的文化,以及對佛的信仰,所以我們也可以不用金錢來看幸福指數,而是可以用文化思想來達到幸福指數,這是我們可以嚮往的。」

北歐的芬蘭,也是心道法師嚮往的。這個國家夫妻和諧,不打小孩,他們的國度是沒有爭吵的,是非常和善的國家,心道法師勉勵當地人民也可以朝這方面,學習佛法去達到像不丹人的幸福以及芬蘭人的和諧,學佛的好處很多,在緬甸這個佛國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在弄曼,心道法師希望做這種佛教的品質提升,把教育做好,把慈善做好。希望族群和諧,希望大家團結在一起,一起來耕耘這片園地,心道法師說:「因為有大家所以我才回來,所以我願意把一生的經驗傳承, 來建設這個地方,來投資這個地方,用佛法來成就解決這些問題。」

「自己與許多人也用佛法串連了不同宗教的友誼,產生影響社會族群的正面力量,以教育文化建立積極樂觀正面愛心的想法,好的生活態度就能改善創造良好的環境。」在心道法師的願景裡,生命和平大學點亮的燈塔,也就是臘戌弄曼的新生命。

緬甸的修行磁場

心道法師感言:「緬甸這個佛教國家,因為這份的修行磁場,引領我走向這條出家修行的道路,15 歲開始學習佛法,25 歲出家,出家讓我可以用我畢生全部的愛心去做全心的奉獻與服務,把所有的愛心分給需要我幫助的人,沒有家眷、沒有牽掛,全心全意地做慈悲與教育的事。」

「我們先從弄曼農場開始做實驗性的改良, 進而改造臘戌的農業,不再一年一耕,而是將土地變得更有價值性,以此來改善臘戌人民的經濟問題。」

「緬甸的孤兒問題,一直是國家最大的隱憂,因此,我們以人道救濟長期專業專職的培育、養成人才。培育優秀的下一代,才是改變國家宿命及提昇國力的主要關鍵,所以我們建立沙彌學院,收容孤兒進入學院接受教育,為國家培育人才盡一份心力。」

生命和平大學和靈性

2016 年,心道法師在宣教的場合,談到生命和平大學和靈性的相關。

心道法師認為,生命和平大學要有靈性的素材,才可和國際接軌。國際間看你的東西,會看你的背景,「你所推出的東西,必須有積蓄、有累積,要把過去的成績整理出頭緒,有系統, 再去接軌西方,和西方互動,我們有信心,也要進行推廣。」

「推廣的時候,當然是他們會來看我們弄曼的工廠,他們覺得不錯了,就會來採購我們的產品。像這樣子,慢慢地這個地方就變成一個平台、一個場。」

西方人對東方的靈修教育有興趣,他們會需要知道三件事。第一件事是真實的教導,就是這個指導者,自己本身是必須完成了整個修行的歷程,然後可以給予教導,心道法師則正是這樣的修行者。

第二件事,法教,就是師父怎麼完成修行歷程的。大家會去看到,靈鷲山教團在社會工作、社會機構上的成就,包括如何幫助孤兒、貧窮的人,如何幫助社會,所以他們都會希望看到這個機構或這老師,有沒有這方面的社會性發展,然後他們可以有怎麼樣的貢獻、參與。第一個就是個人的導師,第二個是他的社會性、個人的開悟,所以第一個、第二個,就是會把這些西方人帶到東方來,比方說帶到弄曼來參與建設, 最後的目標則是,如何又可以把這些教導帶到西方去,轉化他們的社會,生命和平大學在這一層就可以有貢獻,讓西方的學生來到生命和平大學學習,然後再把知識帶回西方,然後他們就可以成為可能是一直在發展,或是在不同的計畫的領域,成為一個領導者,就在他們自己的國家裡。

西方學生會學習靈鷲山所做的這些計畫、活動,然後他們再把學到的,把它變成一個模式,再帶回他們的國家,帶回西方,所以這都是關於修行,法教的效應。

生命和平大學的核心是四期教育,心道法師認為,四期教育,是很好的帶回西方的理念, 就是四期的禪,不同的層次,有不同的禪的一個思維,所以四期教育非常完整。

四期教育讓人讚嘆,把人類存在的各個不同的領域,整合在一起,比方說人類的行為、智慧、慈悲,都把它可以整合成為一個教育系統, 四期教育是第一個這樣教育的模式。

心道法師曾經這樣解釋四期教育:「四期教育等於是三乘的東西,阿含跟般若,這個是比較屬於小乘,般若跟法華,這個是屬於大乘, 華嚴等於是密乘,但是它又強調多元宗教,因為密乘在傳法上本是多元的,不是一元的。但是華嚴,它就是屬於種子,以種子為主,所以華嚴在佛的觀念裡面,不是佛的觀念,佛呈現這種東西是一體的,一體的不同,佛的一個呈現, 所以說我們在華嚴的時候,它就是多元。歸屬到一,一是歸屬於一切多元。」

心道法師說,西方人不清楚一就是一切, 這個戰爭是不可能說不打的,消滅異己,不和平的,所以你要承認一切是一。

我們的平台就是一即一切

2019 年 6 月,心道法師在新加坡和錫克教會面,也談到了生命和平大學。

心道法師說:「我們這個平台, 就是一即一切,一切即一,所以他在那裡做那個執行者。」

心道法師說:「和平的源頭應該是生態自然,你要去觀察那個社會、那個自然,你要去看整個生態。比如說我們看了,我們就用這種把它整理出來,利用這種論述出來,然後變成一種教育。這教育要變成一個實踐,所以它是一連貫到實踐學的時候。」

「所以,生命和平大學不應該是一種傳統式的大學,它應該必須是個新形式的大學。」

「我們除了博物館做了宗教的尊重、包容, 共同推動博愛以外,我們再延伸多元共生、相依共存這個生態環境保護的教育。」

出處: 279期有緣人月刊

點閱: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