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漂浪,另類的靈性生態

撰文.陳瑞貴

經常聽說,我的兒子在美國工作;女兒遠嫁德國或到辛巴威當志工……,周邊越來越多人因為各種理由移居世界各地,可能因為喜歡某地的民情風俗,或為了愛情、興趣、好奇而移居,也或為了理想、理念、想法,不遠千里到有需要的地方擔任志工。

一輩子不僅不會只做一種工作或職業,也不會在一個組織或一個地方待上一輩子。「漂浪」成為時代的標記!

漂浪,人生的轉捩點

當社會變遷緩慢時,一種技藝經過數十年甚至上百年都不會有巨大轉變,一技在身終生受用。

這種社會的道德規範約束力大多是強大的,在一個組織或場域中,被要求遵循一定的路徑,服從既定倫理、規範,不容許任意改變或逾越。

隨著AI 帶來技藝變革、網路與數據革命,以及快速的交通移動,維繫上千年的社會倫理、道德、規範,被徹底崩解了!

一輩子在一個地方從事一種職業的觀念被徹底揚棄了!

賴以榮耀的一技之長可能一夜之間失去作用,因此被迫離開原來的工作場域,甚至被激烈的競爭所驅離。

相反地,也可能因為擁有獨特的技能,一夕成名,被爭相邀聘。

無論被驅離或被爭聘,人們將不會只在一個工作場域或地點工作一輩子,會不斷漂浪。

漂浪,可能是一種提升也可能是改變困境的必要轉折。

漂浪,可能是技藝轉變所導致,也可能是生活場域的必要移動。

漂浪,成為創造未來的生活必然與人生轉捩!

漂浪,多元共生的未來

誠然,可能因為求學、工作、感情、生活、興趣、好奇、理想、理念、熱情、心願等理由而漂浪,漂浪的方向廣泛而不確定,且是高頻率的連續,例如不斷更換工作地點,或因應需求的對象不斷更換服務國家或地點。

因此,漂浪創造了多元種族的匯聚,例如組織內有著來自全球不同國家的工作夥伴;不同種族的夫妻建立在不是他們故鄉的家庭。

這種情形下,「我」的執著是很困難的,講求「自我」的種族中心觀念必須被捨棄。

只有在「無我」的思考下才能找到最和諧的相處之道。

物競天擇是一種全面性的徹底毀滅,只有多元共生,相互尊重才可獲得持續的發展。

漂浪,空性裡的浪花

漂浪,是背井離鄉,移居到陌生的地方,置身在不同膚色、語言、文化和風俗習慣陌生的環境裡。

心靈會是孤獨、徬徨的,「我」的存在會加深了所有負面的情感與情緒;相對地,環境中群體的「我」會感受到被「侵入」或「威脅」的緊張與焦慮,進而拒絕接受新成員的加入。

在這種情境中,心靈的空性被虛幻的現象所充滿,猶如專注空性中幻變的浪花,卻忽略了浪花依舊是海水的空性本質。

「空性裡生起了色質,色質升起、滅去,還是在空性裡。」心道師父洞察了幻象的迷失。

漂浪,另類的靈性生態

靈鷲山致力跨宗教交流與合作,心道師父認為,把宗教的靈性與生態適當的結合,也是一種「靈性生態」,因為「靈性創造萬有,由一個靈分靈而成為萬物,靈性是一切的源頭,我們與萬有是靈性共同體,人類與生態萬有是夥伴關係。」

這樣的關係不僅是人類與自然,也包括同屬人類的各種族群與團體。因此,漂浪族群與其所及地區和場域的人們因緣聚合是真實的存在,也是一種「靈性生態」的關係。

漂浪所引起的衝突與焦慮,心道師父認為,「在物質世界,我們是活在相對、對立關係裡,所以一定會有衝突、煩惱,唯有透過「覺觀」,破除一切相對、對立關係才能獲致解決。」因此,「心,不要被種種現象綁架」,「接納一切,讓心暢通無阻。」拋棄「我」的罣礙,才有可能接納彼此。

讓「靈性生態」的相互尊重與理解安定漂浪者與在地者的心,創造嶄新的靈性力量。

來源:第320期《有緣人月刊》

Visits: 14

本網站由橡網Andy(橡實資訊)建製維護
本網站由橡網Andy(橡實資訊)建製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