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陪爸爸走的路

撰文:呂政達 繪圖: 陳佳蕙

他約莫四十來歲,個子不算高,講話斯斯文文,幾年前,他為了照顧父母,辭去工作,回到花蓮的故鄉。

中年辭職返鄉,在旁人看來,是很大的轉變,他卻甘願當陪伴父母晚年的兒子。每天下午三點半,他就拉著爸爸說:「爸,活著就是要動,我們去走走吧。」有時爸爸會想偷懶,跟兒子甩賴:「兒,今天好累啊,別走了吧。」他就跟爸爸說:「那我們走短一點好了。」

下午三點半,準時,他陪著拿拐杖椅的爸爸走路,望著遠處的花東縱谷,那是他覺得最快樂的時光。

直到爸爸因為肺炎送進醫院,醫院要兒子簽了一張送往安寧病房的同意書,他簽了後,爸爸在安寧病房住了十四天後去世。

隨後展開他四處陳情控訴的旅程,他控訴醫院,沒有告訴他進了安寧病房後就沒有醫療行為,「等於是要我爸在裡面等死。」我遇見他,問道:「難道醫師沒有跟你說,進安寧病房就不做醫療了嗎?」兒子黯然說:「我以為安寧病房不過是一個病房的名稱。」

「爸爸的病怎麼樣,會不會真的已經到了無法醫治的程度?」

兒子說:「每天下午我陪他走路時,明明就好好的,怎麼可以放棄醫治?」神情落寞,難掩氣憤。

問他:「你爸爸幾歲了?」

兒子答:「九十五歲。」

九十五歲,進安寧病房?我覺得這個事情,其實是兒子心裡沒有準備好接受現實,他所要做的,是陪老爸爸走完最後的那一段路,心中無憾地離開。但轉念又想,要活到多少歲數,才算要做好準備?《阿含經》說「無常現前,苦空非我。」但遇到自己,遇到自己摯愛的爸爸,始終難以放下。

我安慰他:「福盡業來,無常現前,你爸爸要知道你的這番孝心,也算是無憾了。」

他深思著,還是很不服氣的說:「醫生不醫療,就是有問題。」

其後,我就沒有再遇到這個男人了,我想他應該不會放棄到處陳情、控訴的旅程。但是,我們究竟該如何看待這個孝順的兒子?

從輔導到佛法,我們服膺的是「命運論」,既然醫療已經到了盡頭,我們該靜靜的準備,為親人祈禱,多念經文回像功德給對方,在宗教的儀式中,潛藏著接受命運,靜靜的,用我們自己的脆弱去面對無常的龐大陰影。

佛教的淨土宗說,念佛到一心不亂,即使無常來時,也會有阿彌陀佛接引到極樂世界。我勤念《大悲心陀羅尼經》,迴向給人間所有的孝子心。

孩子的心,父母的心,默默的在虛空間聯繫著,連佛陀也感到讚嘆的。我默默回到花東縱谷邊,一個兒子曾經陪爸爸走過同樣的路,同樣絕美的風景。

點閱: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