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松庭 圖.陳佳蕙

有時候心頭會瞥過一些人物,像換幕的龍套,你甚至不知道他們是誰也不可能再相遇,卻就是記得。

像是第一次到東京旅行,坐在遊覽車上看風景,進東京時遇上堵車,我看見旁邊一輛轎車上女子開車的身影,甚至連臉也沒見到,卻就記起來了。

三十年前記者團赴美國參訪,在洛杉磯街上,有個中年人過來打招呼,大概這就是美國人的作風吧,我們沒有理他,彼此擦身而過,然而,在異國的街道,卻也這樣記起來了。

我們的生命裡,會容得下多少陌生人的身影,在擦身而過也不知道的機緣,火花一亮即滅,他們是誰無從得知,從此消失茫茫人海。他們當然也不知道你是誰,只是在那個時間點上,像宇宙迴轉的軸上,遇到了,然後被記住了。

跟舊日多年未曾見面的同事,有時就像這種微弱卻存在的聯繫,在路上遇到,風塵滿面,不一定叫得出對方的名字。我憶起以前報社的同事張育誠,多年來沒有聯繫,除了一個名字外彼此就像陌生人在同一座城市生活著,直到聽說他在中國猝逝,死亡這件事讓我們又有了一種聯繫,我想起多年前在編輯檯上,張育誠拿著一本蒙田散文集,又是這麼一瞥,也就記住了。

我們是否也以陌生人的身影,在無數的陌生人心中被記取著,當我們在某個時刻被想起來,也只不過是驚鴻一瞥,卻這樣被記起來了。

相見自有奇緣,蒙田告訴讀者,命運的安排自有其規則,我們會在什麼時候遇見什麼人,偶然的碰見、離別卻又變成記憶裡的必然。就像站在蒙田描寫的原野上,百花綻放,有人站在那裡,「喔,你也來了。」我如此懷念張育誠。

點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