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給生命的質數

撰文.呂松庭 圖.陳佳蕙

曾經讀過他的詩,他總能以多重的角度敘述一件事,關愛他書寫的對象,也表達出一種悲憐的生命態度。我記得有首詩寫道:「把愛的儀式感,流淌成了一種風景。」每首詩若就是一個風景,他也把詩寫成了儀式。

多年前的往事,他從此在江湖上消失,余光中的詩不也說:「像所有浪子一樣,結局是清麗的失蹤。」朋友遍尋不著他,他跟原來的那個世界斷了線,由於他的失蹤,感覺上就有種種的可能,但都只是猜想。

輾轉得到的消息,簡直像等從天涯傳來的回信。才知他這10年的遭遇,他離了婚,對一個曾經如此歌頌過愛情的詩人,我想是一種不能言說的衝擊。多年前路過鬥毆現場,他無端被石頭打到,住院多日,後來耳朵也變得有點聽不到了。

他沒有手機,只跟少數的親友聯絡,為了還銀行的債,把自己變成了質數,不再與任何數相除。然而,在最不堪的日子,他詩中的鳥偶然啼唱,有一種溫度,如心頭的灼熱,他的敏銳仍在,但無人確定,是否將能重新燃燒。

朋友找到他,約他上山見心道法師,心道法師也鼓勵他,如果有這樣的資質,應該出來再做點事。他提出許多的猶疑,是多年來累積在心裡的不滿和不解,其中有名法師跟他說:「至少那些事,不是現在的人造成的。」鼓勵他,應該給生命第二次的機會。

我和他年紀相仿,在職業生涯上也有過重疊,在我的回想裡,我每次的跌倒,幸好都有貴人相扶持。遇到再次的墜落,我會想起那些生命裡的貴人。也許,下一次的情況發生時,我總認為生命的貴人仍將如約出現。

每天,若生命仍值得流連,將每日的功德迴向給親愛的人。

點閱: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