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流急月不去

撰文.呂政達

那個周末午後在家昏迷,送去急診,心跳只剩 40,趕緊做心導管手術,隨後送進心臟科加護病房。

在加護病房內,不能下床,四肢連著儀器和針頭,宛如《駭客任務》的現實版。當人進到這種境況,有如墮進深深的煉獄,3 天 3 夜,只有腦還在自由的奔放,其實應該稱為「悔不當初,心亂如麻」。

外頭靈鷲山教團的法師和同仁,得知我生病,立刻展開念經回向給我,心道上師也為我在關房內設立祈福牌位,每一句佛號、每多念一回《觀世音菩薩普門品》都是我的善緣回向護持。但加護病房內我是孤立無助的,也不知道外頭的動向。還好有上師委請楊醫師日日來看我。我和楊醫師在法會見過幾次面,不算熟,大概已足夠給他急性子的印象,他告訴我:「以後你做什麼都要慢,慢慢地來、慢慢地去。A 型個性的人比較會得這種病。」

楊醫師說,那些大象、獅子都是慢慢的,只有小兔子、小鹿才急得蹦蹦跳。楊醫師離開後,躺在病床上,我的一生快速地從腦海掠過,翻閱往事,我不得不承認我是個急性子的人,斯人也,而有斯疾。

「急」有時是為了效率,卻總是形成身體的負擔。

有多少人能做到善導大師所說的「流急月不去,心亂佛常住。」水流雖急,也沖不走月亮的輝映。

心縱然狂亂,佛仍然常在我心。但心一旦急了,拂亂了,猛念佛號也回不去。

要慢慢的,把念頭抓回來。但我在加護病房內的狂想,最後只有在深夜訴諸安眠藥。

過幾天,馮祥華醫師也來看我,馮醫師說:「以後若有敵人來刺激你、挑戰你,你學習避開就是了,千萬不要生氣。」我點點頭,當然,真正的考驗要等到挑戰來臨時才會知道。

然而,我感謝加護病房內的忠言,這幾位專業的醫師,想來很了解我的心病。

活在這個遠方有戰爭,身邊有疫情的時代,心難免亂,悶悶的感覺整個空氣都不對勁,但總有菩薩默默地守護,有眾人的善緣支撐。

來源:第306期《有緣人月刊》

Hits: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