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何語 結緣靈鷲山,茁長護法會

何語 結緣靈鷲山,茁長護法會

何語 結緣靈鷲山,茁長護法會

撰文.陳盈霖

從單純由信眾護持的教團,至五院九會的規模架構,即將於今年邁入 30 年的靈鷲山護法會走過半甲子,不僅分布全臺各地,海外靈鷲山護法會組織也逐漸成形、周全,信眾更在有系統的弘法架構下與日俱增。

靈鷲山護法會有今天的規模,護法會副總會長何語可說是最重要的推手之一。自 1998 年與 靈鷲山教團結緣以來,何語一手扛起靈鷲山架構組織化的重任,無數個深夜、假日,從黑夜到天明,埋首一筆一筆勾勒出護法會規章制度,協助護法會逐步導入組織化至今。本身也擔任全國工業總會常務理事的何語,憑著自身 30 多年工商業經驗,談起靈鷲山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組織架構需更加健全,結合當前科技,與時俱進。」

結緣靈鷲山

提起結緣靈鷲山,「要從一段小故事說起」,36 年前成為工總會最年輕會員,唯一一位 連任 36 屆工總會理事的何語臉上掛著笑容,親和力十足,回想當時,歷歷在目。

何語說,1997 年帶團到中國考察,在蘇州 的飯店內感應到一名往生的小男孩,「大概 16歲,穿藍格子短褲,沒穿上衣,希望我幫忙。」 何語說,小男孩告訴他,自己在 13 歲畢業後, 便在旅館所在的工地工作,10 年前扛沙袋到 3、 4 樓時不慎跌下樓摔死,當時工地直接將他火化後埋在工地底下,直到 10 年後,才找上何語幫忙,「我當時便請他跟我回臺灣。」

返臺後,小男孩一直跟著何語。1998 年他曾找人替男孩超渡,但未成功,後來工總會有位 理事介紹何語參加靈鷲山水陸法會,並介紹他認識心道法師、妙用法師。在那場水陸法會中,他成功替男孩超渡,之後「小男孩跟我打招呼,說他準備離開。」這奇妙地牽引下,何語和靈鷲山 自此結下深厚因緣。法會後的某一天,妙用法師邀請何語見面,並請他針對靈鷲山計畫著手的世界宗教博物館、聖山建設、護法會組織發展等計畫提供意見與協助。擁有多年社團組織、工商經驗,何語二話不說,攬下教團組織化任務。

導入組織化

何語笑著說,當時師父告訴他「沒有資料,也要我暫時別跟幹部、法師們討論」,他只能靠著過去經驗,加上熟知的政府法規,利用工作之餘的深夜、休假、周末、假期反覆思量,埋首撰寫。從中秋節後連續兩個月至 11 月初,何語整整寫了 34 張 A4 紙,從總則、會員章節、組織, 內容細化至會員服裝、福利、獎懲制度等。他將 組織分成總會、區會、分會三層級,與會員擴展、會務發展和生命關懷三個系統,各系統下還衍伸不同的組織。

其中,總會下有人事評定、禪修發展、獎勵、乘聖等委員會,區會衍伸朝聖團、禪修團、 志工團、志願隊等。何語將社區、親子、從出生至臨終關懷系統,通通納入有制度的體系下。有時思考組織架構時碰上瓶頸,觀世音菩薩會在夜半時分,給睡夢中的何語靈感,「醒來後趕緊起床接著打字。」

組織建構好後的推行過程,也費了一番心 思。何語說,為聽取所有講堂法師意見,寫好整個章程後,他配合講堂法師回山上的時間,每周 一下午開車沿著暖暖、萬芳、濱海公路到山上, 向各位法師解釋組織章程,聽取他們意見。

何語說,每周回家都已半夜時分,第二天 一早再接著修改,「如此連續 10 周往返」、修 改才將章程定案。

緊接著將組織落實至各部會的工作,何語捨棄繁雜的解說「化繁為簡」,啟動全台「百福專案」計畫,一位委員找到 100 名會員,稱之百福委員,一個分會招募 1000 名會員,稱千喜分會, 區會招募 1 萬名會員,則稱之為萬壽區會。

就這樣全臺巡迴 60 多趟,何語與妙用法師和其他志工們,一步一步帶領各分會執行、了解組織改造計畫,包括會員、委員、幹部資格如何取得,任務與使命等。

何語也制定幹部會議規範,如會議時間、流程等均按程序進行,至今已上軌道。

制度推行後,會員速度很快的有了顯著成長,1999 年會員更是成長迅速,至 921 大地震才 暫停百福專案推動,但何語和妙用法師等人,還是持續輔導各區建立組織。2000 年後,靈鷲山佛教團組織慢慢健全,步入軌道。

不僅如此,在撰寫組織章程的同時,何語還著手進行靈鷲山標誌,男、女委員、志工團服裝設計,正式命名靈鷲山佛教教團。

值得一提的是,不同於一般民間社團組織, 自己選幹部、推選區執行長、會長,因佛法有著戒律,何語在組織架構的同時,一心將佛法精神建立於架構上,靈鷲山教團幹部需導入佛教精神、內涵與戒律規劃,遴選幹部時還需兼顧品德、經驗等因素。

何語 結緣靈鷲山,茁長護法會
何語 結緣靈鷲山,茁長護法會

團結力量升

回首近 30 年來靈鷲山的變化,護法會納入組織化後,「整個護法會信眾團結力量上升,特別是幹部成長快速」何語說,剛開始進行會議時,總有幹部沒辦法上台講話,現在每位幹部在 台上都很有條理。

幹部彼此間關懷力也增加很多。何語說, 章程中制訂每個分會每半年需舉行聯誼會,區會年終也舉行幹部聯誼會、志工感恩餐會,總會每季也有幹部營等,無形中大家凝聚力上升, 團隊精神體現。

對幹部修行方向,也有了方向、軌道。在教育章程中,除幹部、組織培訓外,還載明佛法教育:以佛法基礎教育為主的阿含期,以修行、 禪修方面為主的般若期,與較為高階的華嚴期等。法師也推動禪修,配合佛法教育課程,將護法會組織推動得更加健全。

修改再造 組織功能最大化

走過半甲子,有鑑於社會、科技不斷進步,心道法師希望更貼近時代脈動,讓服務更有效率,近年來,法師請何語就現有教團組織再造給予建議。

何語說,2018 年開始,法師請他再規範兩個組織的章程細節,全球百八觀音文化總會與全球禪修推行總會。2019 年上半年 6 月份,配合百八觀音國際論壇舉行,何語完成該總會組織建立,至今有 14 位理事、1 位理事長,12 月 31 日 舉行下半年第二次會議。

全球禪修推行總會至今也有 11 名理事開始運作、開會,5 個月來開了 5 次理事會。

接下來,何語還協助建立禪友聯誼會。過去靈鷲山舉辦 3、7、14 日或 21 日禪修營中,約 70% 參與者並非靈鷲山信眾,禪修完成後,這些人沒有組織,大家向心力不足,與靈鷲山斷了 聯繫,這點相當可惜,因此何語完成禪友會組織辦法,並依參加禪修的時長,分法音(參加 7 天 以下禪修課程者)、法智(7天以上禪修會者)、 法賢(參加14、21天特別禪修班等)3個禪友會, 2020 年元旦,舉行首次禪友聯誼會。

不僅如此,有鑑於這 10 年來教團組織、信眾擴大,為讓各單位運作更加容易,何語再次思考著,如何將護法組織進行調整。

他將原本在東序體系下的護法會外,平行增加至五院九會,如慈山院、長老院、文化院等,與功德主會、華嚴發展委員會、世界組織 NGO 委員會、聖山建設委員會、護法會、全球 榮譽董事會、全球普林獎委員會、百八觀音文化 總會與禪友聯誼會等。這些組織都與護法會平行,並銜接信眾組織。

何語認為,隨著信眾增加,部分組織需獨立出所屬組織下,才能將其功能最大化。他舉例說,原本隸屬護法會的榮董會原本無法發揮應有功能,獨立出來直接隸屬一級組織下之後,目標更顯明確,信眾更樂意認捐。普林獎推行委員會也單獨成一組織後,也吸引更多功德主,更多善心人走進靈鷲山。

展望未來 與時俱進

儘管 20 年來,何語潛心研究靈鷲山教團組 織發展,將組織再造、擴大、重整,然身為全國工總核心成員,參與行政、立法、監察、司法院 等重大政策會議,工作繁忙的何語坦言「我反而沒時間,好好靜下心禪修。」但他說,進入靈鷲 山,跟隨堅毅篤定、溫暖的心道法師修行、修法, 就如同人生道路上多了光明導師,不會迷失。

對於未來靈鷲山如何在引導信眾修行的同時,也適應社會變遷,何語直言「修正更健全的教團組織,引入數位化系統」是當務之急。人才培養上,他笑言「慢慢交棒給更優秀的團隊」。

何語指出,目前靈鷲山許多作業模式,如 人力收費等,都需逐步用資訊數位化取代,快速建構數位化是當前趨勢。數位化還可協助將佛法教育、佛法經典更快速傳遞給信眾,信眾彼此透過先進的科技技術,達到更快溝通效果,彼此更易取得信任。當然,透過科技化通訊技術,教團訊息也能更快速的讓信眾得知。

臺灣未來,AI 需急起直追

擁有強大工商背景的何語,對臺灣未來發展也分享自己看法。他坦言,臺灣在全球步入 AI 時代的腳步太慢。他也指出,臺灣近 20 年,政府每年都在為選舉忙,沒有替國家 10 年、20 年 計畫進行長遠發展。

何語說,臺灣資訊化相當強,台積電半導體更走在全球尖端,晶片生產、設計、零組件整 合都很成功,可惜政府政策並未做足長遠配套。 臺灣人才培養也在沒有長遠政策的狀況下,讓年輕人看不到未來,人才外流十分可惜。他認為,目前的通才教育沒有專精,大學畢業生待遇也未達應有薪資水平,臺灣應重新架構教育體制、加 強技職教育培育專業人才。

臺灣的強項是在數位科技、晶圓零組件、資 訊化,但 AI 已遠遠落後於歐美 5 至 10 年,需急起直追,特別是 AI 在生活應用上。所幸這幾年, 經濟部找企業界,提供 9 億元在中研院成立 AI 數位學校後開始培養人才,才有機會補足當前人才斷層。

點閱: 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