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跳脫慣性 必先修煉

文/呂松庭           圖/陳佳蕙

有沒有可能,每個人都活在《駭客任務》母體所設計的虛擬世界,把虛幻的一輩子當做真實。

你也這樣想像過吧,到底你為什麼會活在現時現刻的地球上,這麼的不完美,你如真似幻地過著線性的日子,每過完一天就是永遠的告別,再也不可能回頭。

你當然擁有一個身分,在事業、婚姻、家庭,在別人訂做的版圖裡行進,說不定這樣過了一生。像電影裡母體給安德生設定的遊戲設計師,但那只是個數位的自我意象,連你所珍惜的記憶也是假的,你曾經懷疑:「人生到底是自由意志還是命運」,就連這點卑微的想法,也來自母體。

《駭客任務》講的虛擬世界,當然是個隱喻,告訴我們一個從佛陀時代就言明的道理,真和假其實都是你心中的影子。《駭客任務》把一切都歸於母體,意志、念頭、愛恨交織都只是二元宇宙的演算,問道:「你怎麼知道什麼事是你要的?還是教養教你想要的?」

有一段時間,我經常到某道場參訪,經過客房的門聯掛著七佛傳法偈的毗婆尸佛偈,其實愈不經意地看著,那句子愈是明晰浮上心頭:「身從無相中受生,猶如幻出諸形象。幻人心識本來無,罪福皆空無所住。」

《駭客任務》電影所以值得書寫是因為,它講出了一個證道的歷程,首先是你活在舒適的生活圈,但某些事件讓你開始猜疑生存的價值,你想要改變,你想知道自己活著的理由。改變的契機就在於你是不是有跳脫出來的勇氣,像電影裡的尼歐必須接受武術修練,修練必定是痛苦漫長的,卻是你解脫重獲自由的代價。

許多人雖然對人生產生懷疑,卻寧願回到舒適圈,埋在慣性的生活堆裡,因為改變意味著要放棄所有從頭再來過。

心理學家佛洛姆早在二次大戰期間寫的《逃避自由》早就點出了人心的矛盾,佛洛姆說:「傳統社會安全而不自由,現代社會自由而不安全。」我們都畏懼孤獨的不安與恐懼,不希望自己感到微不足道、無能為力,我們漸漸疏離自己與他人。我們用生活的種種目標麻醉自己的追尋。

但是,一個完成證道、一個心靈自由的人格,絕對是要走出來的,離開幻夢的人生,拔掉插在你身體上所有的插頭。唐朝的永嘉玄覺禪師留下的《永嘉證道歌》,記錄了他一生求道證道的心得。多年來,我經常在各種場合憶起禪師這句:「夢裡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

那麼真實的夢畢竟是夢啊,幾回生,幾回死,生死悠悠無定止。

點閱: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