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阿奇里斯的腳跟

撰文.黃渝閔

所有的人,不管如何偉大,如何擁有神力,都會有一個天生的致命傷或弱點。希臘神話裡,阿奇里斯的腳跟是後來覆亡的關鍵。這個神話後來在文學和語言中廣泛使用,已屬於全人類的文學遺產,同時也是我們探討創造的基調:既是創造,即有結束。

創造阿奇里斯的神力,是媽媽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功勞,他的父親是一個國王,但在阿奇里斯誕生前,神界即傳說阿奇里斯的力量將超越父親。在人的世界裡,爸爸得知這樣的預言會感到高興,但神講求獨一無二的不朽,絕不可讓兒子超越自身。

神話記載,母親抓著幼年的阿奇里斯的腳跟,將他浸入冥河獲取無敵神力,我們不可懷疑母親的苦心,就像我們看見許多會霸凌同伴的小霸王,我們也絕不可質疑,母親的縱容和溺愛,是為了讓孩子得到力量。但女神媽媽抓著的部位,沒能浸到河水,卻成為阿奇里斯的致命傷,最後在特洛伊圍城之戰,也成為阿奇里斯的毀滅。

一個媽媽,而且還是掌管海洋的女神,為什麼會犯下如此嚴重的錯誤?在教育裡,我們看見許多資質優秀的媽媽,卻教不出同樣優秀的兒子,我們也會問,那裡出了問題?

兒子在成長過程裡,總是被教導要學會堅強,遇到挑戰,得毫不猶豫地拔出腰間的劍。但是,兒子們也在生命啟蒙的過程裡知道,當自己不夠強壯時,(譬如在荒野空手遇到一隻熊),自保的惟一法則就是,絕不可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弱點。如果,當阿奇里斯腳跟的弱點被對手知道後,所有的箭會瞄準他的腳跟,所有的劍都會只攻他的下盤,所有敵視的眼光都會只看一個地方,阿奇里斯將連睡夢都不安寧。

如果一個人擁有某種弱點,他將盡全力保護、掩蓋,不讓那裡輕易受傷,心理學案例裡,我們常見識到「過度保護」的例子。但我們讀荷馬的著作,阿奇里斯上場時,似乎總是穿著露出腳跟的羅馬鞋,有點像現在的涼鞋或夾腳拖,也許他自恃神力,認為無須保護,否則,穿上皮靴的阿奇里斯,將大大降低他現身神話時的翩翩風采吧。一直到現在,我卻仍難想像,穿涼鞋上戰場揮舞長矛的滋味。

當孩子還小時,會有一種「無敵和永生」的錯覺,覺得自己和父母都是無敵的,也將永垂不朽,長大,意謂著自己戳破了不朽的幻象。對一個孩子來說,他終將知道,即使有父母的完善保護,他也不可能永垂不朽。這時,他終將離開媽媽保護的範圍,自己去嘗試碰撞這個世界,並創造自身的神話篇頁,他為自己立下了碑銘。就如阿奇里斯不顧媽媽警告他有預言說他將死於特洛伊,仍執意前往參加那場戰爭,那是兒子們自己的戰爭,城牆上的敵人虎視眈眈,箭矢密如雨下,阿奇里斯殺了別人的兒子和爸爸,他也被一個歷史上著名的兒子所殺。

從神話到現實,從古時和現代,所有人與人的交手,不也都在尋找對方的弱點和致命傷嗎?在武俠小說裡,那是招式間的空隙,只要一閃而過,高手就能趁虛而入。在商場裡,那就叫做「行銷」,能利用人性的弱點,讓對方乖乖的掏出錢來。在人性裡,我們總得虛心承認,是的,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阿奇里斯腳跟,不願意承認的,反而暴露出自己虛偽的致命傷,當心,箭已射過來了。

Hits: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