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時間的兩個箭頭

撰文.呂松庭

1 甲骨文裡的「前」就像一幅畫,只見河岸間有艘船順流而去,在最前方有個「止」,不要以為那就是「停止」的「止」,以為怎麼才要「前進」卻又喊「止」,古文字裡那其實是隻「腳」,帶有踏腳向前的意思。

到了現代慣見的這個「前」字,上面那幾撇,就是那隻「腳」的變形,用腳來顯示前進的方向。而「月」表示的就是原來那艘船。所以,一樣的乘舟向「前」的意思,但經過文字漫長的流變後,卻可能反而就體會不出來了。

把「前」上安個「竹」部首,就是「箭」,很有意思吧,因為箭永遠都是往前射去的,如同人生的道理。

2年紀大了,難免緬懷往事。我在公園裡,聽到有人聊天:「那年啊,如果我真的去做生意,現在早就發了,那些大富豪算什麼?」這時,應該回以一句:「好漢不提當年勇。」

仔細想,也不太對,他就是沒有「勇」過,現在才會怨嘆,想像自己如果去做生意,或者投球時再偏個兩公分,或是答選擇題填下自己突然想到的答案,就一定會是跟現在完全不一樣的光景。但是,誰會知道呢?沒有人會知道的。

物理學有個「熱力學的箭頭」,指的是隨著時間流動,熵(entropy)會跟著增加,這個熱力學第二定律無法扭轉,就是時間無法倒流的原因。從大爆炸理論來看,宇宙自從大爆炸後膨脹的速度就一直沒有停過,只會繼續膨脹下去,這就是「宇宙學的箭頭」。物理學和宇宙學家主張,時間只有一個箭頭,就是一直不斷的繼續往前,看起來也不會有盡頭。只有在電影、小說或幻想裡,時間才擁有兩個箭頭。

譬如,《回到十七歲》的麥克,在高中畢業關鍵球賽的最重要一刻,選擇放棄投球,而跟女朋友結婚,這也就像放棄大學、獎學金和生涯夢想。現在他三十七歲了,工作不順利,老婆要離婚,兒子女兒瞧不起他,他成天想著如果回到十七歲,再讓他有機會打那場球,這次,他會做出不一樣的選擇。

時間的第一個箭頭,讓他變回十七歲之身,與其他人的時空交錯,他像個有點面熟的陌生人,闖進老婆、好友、兒子、女兒的生活圈,才明瞭他們都擁有原來他毫無所悉的困擾。只有當他變成不是他自己的「別人」,他才能理解自己親人們的難題。

他教兒子大衛打籃球,這個構想實在有趣。如果沒有爸爸變成十七歲,為訓練他下這麼多功夫,大衛不可能會進入籃球隊。憑藉苦練,大衛從同學眼中的受氣包搖身變為籃球隊員。那套訓練策略說穿了,就在訓練你的「臨危不亂」,麥克丟球給大衛,大衛再丟向籃框時,麥克會拿個小叭噗對他叭一聲。實際球賽時,鳴笛、叭聲此起彼落,投球時會受聲音干擾分心,也就打不出漂亮成績。變成十七歲的麥克,有了這段成功訓練大衛的經驗,變回三十七歲後,接手退休教練留下的工作,成為高中的籃球教練。

然而,如果僅僅是這樣,感覺又少了什麼。時間的第二個箭頭來了,除了好友知道這件事外,其他人照常過他們的日子,時間在麥克身上發生重大改變,又好像什麼也沒有改變。我一直在想像,變回三十七歲後,麥克的人生觀會不會徹底改觀,不再怨天尤人,不再緬懷過去,真情踏實的過著現在─時間之神送給我們的惟一時段。以前真的比現在好嗎?誰會知道呢?時間的箭頭指向遠方。

3 習題

親愛的爸媽,物理學上「熵(entropy)」又翻譯成「能趨疲」,除了顯示能量的無法回頭外,也可以來形容生命中的許多現象。

請和孩子一起閱讀相關的科普書,把這個觀念的知識納為己有吧。

將來,不管是做人做事,觀看世界的方法,或是正確的認知地求能源的問題,都大有斬獲。

點閱: 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