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守護者不在他處

靈鷲山 有緣人會訊 酥油燈

撰文:呂政達

那年春節將至,靈鷲山教團的法師送來一籃酥油燈,杏仁油的香氣,桃紅燈油裝在玻璃小樽,連著燈蕊。

法師說:「法供養,冥思,靜修,酥油燈皆宜,以明自心,心量現前。」

「心量現前」是法師慣用的感嘆句,但一生浸泡文字的我,遲疑遐想:你的心明亮了,而且就在你的當下。

放著那籃酥油燈,遲遲沒有去用,懺拜,在西方三聖前照常點香。酥油燈是西藏人的日常,喝酥油茶,濃濃的羊奶和油脂香,隨著門縫細風飄搖,每個人的心也在飄搖,這是慣見的風景。有一天,我們要前往拉薩的大昭寺朝拜,蓮花生大士的願力。

那籃酥油燈後來了無去處,一如春夢,也許時間久了,隨空氣蒸發。小時候,我喜歡含牛油糖,含一含,捨不得融化,取出來用手帕包好,後來忘記了,也不見了。酥油燈就是長大後的牛油糖。

在福隆的的聖山寺,長年供著的一片酥油燈海,想起十七世法王噶瑪丹說佛法:「佛法是對你的困難和煩惱,指出一個解決的方法。」他說:「我算是年輕,也可以堅持。」

且以傾聽和探索來理解一盞酥油燈吧,當它燃燒時,本身是痛的,這就如實修,大寶法王說:「實修就是要放棄快樂和個性,即使痛苦也堅持。」「佛陀曾說自己即是自己的守護者,守護者不在他處。」

守護者其實就在身旁,廟裡的廟婆跟我說,要時時維護著酥油燈費時也費心。「早上要有專人一一換燈芯,也不能讓燈芯傾倒,或者讓燈給熄滅了。」

旅人停留片刻,在時空的交會處,隨著志工巡視供桌前的酥油燈,「我們經過寺廟參拜,偶然一瞥即過的金黃風景,那不留心的搖曳,原來得要真心相待。」我想請一盞酥油燈來供,志工緩緩說,你得等了,現在沒位置。

在福隆,酥油燈若是自己,燃燒自己照耀光明的未來,是自己贈與自己的禮物。「我們的生命掌握在手裡,就看自己怎麼決定,否則就像圖畫裡的油燈,外表看似油燈,把它帶到黑暗處,消除不了黑暗。」

真正的酥油燈,拘尸那羅,是內心的選擇,我選擇光明,卻習慣趨向黑暗。

我坐在這片酥油燈前,思緒漸進沉落,酥油燈是火的微笑,風的躍踏,在我的五蘊之內,受想行識的燃燒。

點閱: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