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旅行到靈鷲山

撰文.呂松庭

疫情期間,有多久沒有去旅行了,歡迎你到東北角福隆的靈鷲山走走。

「旅」是一個軍隊裡的用語,通常是行動任務時的編制。「行」這個字,看起來很像是鳥的足印,後來出現車輛後,也有人說像車輛的輪胎印。把兩個字加起來,「旅行」就是一種移動,可以是團體的行動,現在,當然也可以是一個人行到遠方的所見所聞。

我們應該都有過到附近,或旅行到了遠方的經驗吧。旅遊畫家梁丹丰在我的作家朋友林耀堂的書裡留下這段文字:「旅行的歷史,與人類的歷史同其擴展,很多生物的適存條件,不亦如是?都在生死肉搏中累積歷練,從易地擇居中彙集經驗,成就偉大的旅行行動,薈萃豐美的生活經驗,代代相傳,造福我們的今天!」

旅行因而不是放假到哪裡去遊玩,看一些跟自己生活完全不一樣的異國事物,在人類的歷史裡,它也一直有著如此偉大的意義。

然而,不管再多頻繁,走得多遠的旅行,還是有我們絕對沒去過的地方。從小時起,我進電影院「旅行」的次數,就遠遠勝過我去旅行、親自到過的國家。很多人可能跟我一樣,曾經在電影裡旅行,認識了許多的異國事物。譬如,我從沒有去過羅馬,但憑我小時看過的《羅馬假期》,我一直記得羅馬的許願噴泉和石獅口,知道講話不誠實把手伸進去會被咬掉的傳說。

我其實很羨慕,那種一面工作還可一面旅行的人,這樣,他們連假也不用請了,若果還能拍成電影,留下影像的紀錄,更是一舉三得。像攝影師李屏賓跑遍世界拍電影,然後有人用他的故事拍成紀錄片《乘著光影旅行》,攝影師是我們看電影時,應該看不到的人,因為他們都要站在攝影機的後面。然而,當我們看見一則攝影師旅行的紀錄時,就像旅行到電影的框框外,看見了更多的點點光影,灑落在那些角色的身上。畫漫畫的彎彎也是,她和攝影團隊跑遍台灣各地開簽書會、拜訪當地的民俗藝人,在海灘上頂著落日走路,我彷彿可以感覺到清涼的海風,也同樣的跟著彎彎的夢想去旅行。

雖然,其實坐在電影院裡,我看見的,感受的,那也仍是一個框框,攝影機的視野變成我的眼睛,但就在攝影機外的,那個更廣闊的世界,我卻怎樣也看不到。少年時,我在電影裡目睹瑞士阿爾卑斯山的壯闊景色,還好奇的轉過頭,想看看放影機的後面,能否看到山的另一面景色。那時我想,也許這樣是不夠的,也許我應該去旅行。

看完彎彎的《帶著夢想旅行》後,我真的去了彎彎旅行過的那塊海灘,站在哪裡,景色三百六十度盡納眼底,不再有框框,也不再隨著剪接、運鏡而再有想看卻看不到的感覺。我站在那裡,重溫看電影時的感動,我應該邀請你一起來的,我想。那天,你也在那片海灘上旅行嗎?

(悄悄話:旅行和拍紀錄片不只是攝影師的權力,你也真的來試試看吧。說不定,我們會在那個風景裡不期而遇的。)

點閱: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