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數位超度凡心的放不下

撰文.顏 靜

新冠肺炎改變了許多事情,在佛教界,水陸法會無法舉辦,網路上的數位超度也應運而生。

在網路上,也有仿照水陸法會的牌位,供你填寫名字、生辰和地址;有為祖先的超薦,也有陽世子孫的求福報。唐卡和曼陀羅、內壇的彩繪、佛像彩幛和法器,在網路上傳出莊嚴的佛音,感覺什麼都有了,但還少了一點什麼?

水陸法會讓信眾有真實感,摸觸得到,感官裡也充滿水陸法會的氣味和色彩,可以得到即時的回饋。感覺上,薰香和儀禮就是和神明的接觸,數位超度讓人想起網路購物,雖然已是趨勢,有時心裡仍會嘀咕,收到的貨品是否和網路的一樣?

過去我們覺得水陸法會可以有超度的功能, 是認為魂魄的聚合地水火風依著在牌位上,經由集體的念咒誦經形成磁場的改變,可以帶領著依著的魂魄,減低他們對人世的依戀,繼續前往他們應該去的方向,進行下一個業力輪迴的旅程。

在雲端裡,沒有燒香和燒紙錢可以像過去的水陸法會那樣,迴向給祖先,成為福報的資糧。

其實,現在的人已熟悉網路裡的想像,像是《無敵破壞王》或者表情符號電影,都將虛擬人物和符號真實化,數位超度開啟了另一層的想像,也就是說,因果報應的真實不虛世界後面, 還有一個虛擬的世界能夠影響到人們的禍福,這簡直就是《駭客任務》的人間版。這樣吧,以後在網路上得到最多讚的牌位,就可以最快進到極樂淨土?

我記得多年前我在臺北買房子,回臺南老家把祖先牌位和全家拜的佛像奉請到臺北來, 以後早上拜拜、贊香,就像祖先的三魂七魄還有一魄住在牌位裡,甚至是身口意根和阿賴耶識連同依著在牌位。相信人的神識永存,是我們願意燃香拜拜、參加超度的理由。相信天地間的靈識充滿陽世和冥冥間,藉由香和經文的引度, 前往一個更好的地方。

且問,在數位超度儀式裡,你交出的是什麼呢?只是一個名字、心願,或是你自身的神識寄託?我覺得應該把數位超度看成是網路時代的一則覺悟運動,從外在他律的超度,返回到觀照自身的神識,你要超度的是你的放不下, 你對家族和祖先的掛念,你可以在網路和鍵盤前覺悟到這個觀點,那就放下吧,相信就只有你一個人,也可以自我完成。

趙州和尚問師父南泉禪師說:「道非物外, 物外非道,什麼是物外的道呢?」南泉拿起棍子就打,趙州把棒子抓住,說:「你以後別打錯人了。」南泉不想落入思辨的圈套,所以打人。所謂「道非物外,物外非道」,「道」究竟指的是什麼?在佛教中,「道」有好幾種意思。

第一種是指路線、道路,也是指修行佛法的法門。另一種意思是方向或目標,比如希望成佛成道, 希望證果等等。

還有一種意思是菩提、覺,是一種經驗,因此證道是指親自體驗到「道」是什麼。對禪或究竟的佛法來說,道本身跟一般現象或一般世間事物不能分開,原因在於:如果心外求道,那是外道,因為道不在心外,而是在心內。

可是心又在那裡呢?如果說心在身體裡, 那也是錯的,身體中沒有一個東西叫作道。

心既不在身外也不在身內,而是一種精神的活動, 亦可稱之為神識、智慧。神識是凡夫,智慧是賢聖,不論是神識或智慧都是跟外在世界相接觸而產生的反應,所以不能說它是在內或在外。

在過去的水陸法會裡發覺無論我怎麼想, 但我並不是一個人。現在我進到數位法會的網站填寫名字和心願,一切的神蹟其實都從自身發生,一切的完成,都歸於覺悟的神識。

所以, 數位超度的效力,不妨就和實際的水陸法會超度來做番比較吧。

靈鷲山佛教教團以往每年中元節前後在桃園巨蛋舉行「水陸空大法會」。此處特別選錄心道師父在《觀生死即涅槃》中的開示,說明教團為什麼要辦水陸法會。

懺悔,是對你最源頭的佛懺悔

大家知道這個水陸法會是做什麼的?是因為我們要懺悔,懺悔給佛聽。每一個人最原本的源頭就是佛,現在懺悔是對你最源頭的那個佛懺悔。我們這個佛就在我們裡面,因為我們迷失了,塗了很多的粉;髒的、快樂的、痛苦的、各種的粉,模糊了我們的生命,不認識我們的本來面目,不知道自己就是佛。所以要用懺悔來拔除這些不乾淨的瘡、疔等等,慢慢就會越洗越乾淨,到最後就看到我們本來的佛,就不用受那個苦與交煎。

在這麼大的水陸法會的場我們一直都在做懺悔的事,向佛懺悔、向三寶懺悔、向一切的神明懺悔。懺悔,要怎麼懺呢?你自己要這樣一直講、一直懺悔、一直拜,要讓大家都知道才能洗掉罪障!你要在佛菩薩這邊懺,讓這裡的人都知道你在懺,還有虛空中的菩薩、神都知道你在懺。為什麼要設這麼大的一個壇?就是要設一個懺悔的平台,懺悔我們跟一切眾生的恩恩怨怨。

為什麼要作這個懺悔跟發願?懺悔就是跟我們過去結的惡緣,說對不起,說請寬恕我。俗話說:「銅錢沒有兩個不會響」,他傷害我們, 所以我們傷害他,或者倒過來,總之都有一個原因在,所以要懺悔。發願,就是發願成佛、願成佛渡脫這些苦。

為什麼水陸法會有用?因為念經、儀軌就是讓你進入潛意識與冤親債主和解。為什麼在水陸法會上念《水懺》有用,就是改變你的基因。在做儀軌、懺悔時,我們的腦波跟想法會很專心,如果不專心就不會產生靈感,如果專心下去,心念就會類似母子連心,那就是一種波動。為什麼會連心?就是波動的緣故。我們在做水陸法會時,它是一種波動,它會傳遞訊息。

不管你今生或來生,或是你過去死了再來到這裡做人,當我們做儀軌時,它就會傳遞訊息說,「我已經懺悔,我請你原諒。」這也是一種催眠,用那種儀軌來催,讓你把電波傳過去, 之後你自己的心念就會獲得解碼。水陸法會是一個解碼的過程,就是要去解你那個暗碼,解掉以後,你們之間的恩怨就消除,接著你的福氣就開放過來。這個碼是要去解的──這是個很高的「科技」,所以水陸法會歷來都是高僧主法的。

我們跟這些冤親債主做一個和解,就是做超度。佛告訴我們,一切眾生跟我們之間就是父母、兄弟姊妹、一切生意夥伴的關係;還有,生命跟生命之間就是相互依存的關係。沒有眾生, 就沒有我們投生的地方,也沒有生存空間的互動的場。所以為什麼要感恩眾生,因為有眾生, 才有我們;因為有眾生,我們才可以投胎;因為有眾生,才有種種生命的發生。

要知道,每個人都曾經是我們的父母、我們的兄弟姐妹、我們最愛的人,只是改頭換面以後,大家都不認識了、不認帳了,只有學佛之後才會認帳,但還是不信啊!不信因果!你不信每個眾生都是我們的父母、兄弟姐妹和最愛的人。所以當你知道的時候你會怎樣?你在水陸法會會想超度誰?你歷代的父母,或是哪個你最愛的、最捨不得的,我們就先超度他。

水陸問答:只要願意,就能得到超度

居士:請問師父,水陸法會已經連續辦很多年了,今年還要再舉行,真的需要每年這樣超度祖先?要那麼多次的超度嗎?

師父:你要知道,一秒鐘會有多少眾生死! 一秒鐘會出生多少的人!在這個宇宙裡,一秒鐘就有無量無邊、算不盡的眾生死去。你說我們度到沒有?每度必有。每超度,你就一定超得到, 那些裡面哪個不是我們過去生的父母!你想想看,這樣怎會超度太多,你天天度,連做夢都在度,這樣都還嫌時間不夠!

水陸法會就是在好幾度的空間去疏理,就像那個波(指如同波的交感)。我們在搭那個平台念經的時候,就把十方世界的這些神、佛、眾生通通請過來,等於把好幾度空間變成一個空間,在這個空間裡,把那些不好的因素、種子用懺法將它懺掉,然後讓彼此的關係成為一個良性循環,而不是惡性循環。所以做了這個水陸法會以後一些眾生就能順利得到投生。

現在弱勢團體很多,除了一些像獨居老人或單親家庭做得還不夠之外,社會上大部分的弱勢團體都照顧了,可是問題就在於,從我們佛法來說,最可憐的就是餓鬼道跟地獄道,他們像是坐牢的眾生,能有什麼辦法,都是要靠家人, 如果不願意靠家人,就什麼都沒有,窮得要死, 他自己靠人家救濟,當然也沒辦法去幫助別人, 所以餓鬼道跟地獄道是最需要我們去幫助的。佛法,就是希望大家從這種慈悲超度,給他們一點點幫助。餓鬼道和地獄道的生命一活就是上千年,地獄的時間非常長,一天就長的不得了, 所以他們唯一能靠的就是這些親戚朋友,去幫他們做一些超度。只要有形的,我們社會大概都能去幫助;可是無形的這些,就很難去察覺, 不知怎麼去做起。

我在墳場修行時,不相信一定有鬼,就是不相信我才敢去墳場。我在那邊住了將近 10 年, 一直在那裡專心修。我常常聽到有哭聲、叫聲, 經常會吵到我,而且那種哭聲很奇怪,一般的哭我們都知道是從哪裡傳來、誰在哭,而且哭的時候你不一定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你哭就自己哭、自己悲傷,跟我沒關係啊。」可是墳場那些眾生哭的時候,我的心就跟他一起酸,也會跟著哭得很難過,他哭我就難過。還有,鬼講話我們聽不懂,不知道他講什麼,可是會像針一樣刺進你的耳朵,這樣用鑽的,鑽得痛得要死。那時我就想,如果他們每晚、每天都這樣哭,我就不用在這裡修了,怎麼辦呢?於是我就想到一個交換條件,我就跟他們說:「我每天念一部經回向給你們,如果你們護持我修行成功我就超度你們。」講了這些以後,他們就不來哭、也不來吵了,我就在那裡很好過日子,而且無往不利地過日子,一直延續到現在。

我覺得並不是沒有鬼,那些真的是鬼,這些鬼都很可憐。當初我在那裡坐禪,看到好多沒有頭、沒有什麼的,通通來讓我加持,但那長長一串加持不完啊!所以我就想做水陸法會來超度他們。一開始我當然不知道怎麼去做大一點的,我就自己做,念一個小小的儀軌給他們超度,現在我已經知道有這種水陸法會,可以超度更多,所以我就這樣持續做。我是用感恩的心在做,因為這些鬼道的眾生是我們的父母、我們歷代的祖先、冤親債主,都是跟我們息息相關的,他們能夠離苦得樂,就是我們最大的幸福。

居士:我用誦經的方法來超度祖先,他們會接受嗎?現在我們想要去度周圍活著的人都覺得很難,何況是那些已經不在的親人,尤其如果他們生前沒有接觸佛法的話,他們真的能接受嗎?

師父:往生的人容易去感受,會比較敏銳一點,所以這樣比較好,但有的人太固執就沒辦法。

居士:很固執就比較沒辦法聽進去? 師父:對,還會停在那個時候。

居士:這種情況下,再怎麼超度都沒用嗎?

師父:有用!他的福報到了就可以超。就是要慢慢為他做,做久了他的福報就到了,因為這跟他的善惡業、他的隔閡──就是他思想的「垢」有關,垢就要用善法才能夠去解脫他。要一直做,做到他的善念到。有的要超好幾次, 或十多次才超得走,就是因為垢比較多,等固執慢慢消,惡業也消了,善念就會來。有人說:「奇怪!為什麼超了老半天他還回來找我?」

他會找你,就是因為他的業還沒消。

居士:所以要一直為他超度就對了?

師父:對,一直超,超到他自己會來謝謝你。

居士:師父,請問超度時會不會受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像過去名古屋空難或千島湖船難事件,現在才幫他們超度,這樣做有效嗎?

師父:其實我們這整個虛空、世界是沒什麼時間和空間的距離,完全是一個念力的問題, 一念遍法界。時間、空間是我們自己想的,事實上在佛法裡是沒有時間、空間,就只有每個人就在那一念間解脫不解脫的關係裡;如果你能解脫這一念就自在,這一念就沒有時間、空間。

所以說千島湖的這些眾生,或是像這類比較嚴重的,死得情不甘意不願的就可以超度好幾次,因為那種冤結要一次次的打開,就像掃地一樣,一次掃不乾淨就再掃一次,冤結結在那邊是一種罣礙,因為他們叫做冤魂,冤魂很難超度,所以就要多超度幾次,把這種靈識方面的障礙清除掉。

社會上有非常多這種冤死的,對這類事件我們感到遺憾,但是遺憾之餘要怎麼去彌補?那就是超度。水陸法會對他們是最有利益的,佛法沒有時空,時空無障礙,只要願意,他們就能得到超度。

師父:事實上,超度很多需要超度的人, 是我在墓地發的願。願就是一種力量,我們常常要發願,但發願不能亂發,發下去就得耕耘。

我從墓地開始超度他們,到現在沒有中止過,每個月我都很用心的去超,不過會超到很累,一做一個小時下來,整個身體好像脫水一樣,因為要去承擔他們的苦惱。

水陸問答:超度是分解記憶體的橋樑

居士:師父,你說很累是因為他們都來跟你講嗎?

師父:不是,因為他們是屬於沒有身體的, 但是有心念,而我是有身體,所以他們的心念會到我的身體來。

居士:比較像是干擾嗎?

師父:也不是干擾,就是說傳達給你,像磁場。

居士:接受很多的束縳?

師父:就是磁場。他們會來,然後我會感受他們的苦,超度就是要承擔他們的業力,為他們消除這些業力。藉由佛菩薩的力量、仗佛威神力來消除!當然最好是投生為人,重新開始, 來做福祉眾生的事業,但如果是到極樂世界,那當然是更好。

居士:做這法會對活人也有利益嗎?

師父:活人可以順心如意。因為這些眾生就是後面一隻黑手,無形的手在推動你的運。我們做這種法會,如果你會感到喜悅、發覺兩個肩膀的擔子好像非常清爽,那是因為我們內心已經沒有壓力。你在法會裡可以體驗到,「奇怪!我在超度、禮拜中怎麼好像身體很清爽,心念很清淨,身心都很舒服!」這就是被超度的、內在憂擾的那個靈,已經得到感應了。

參加法會,就是能夠度亡。度亡就是積福、積德的事情。在法會裡我們對祖先超度,對我們過去生生世世殺死的那些眾生超度。其實,我們隨時隨地都是在殺生,不知不覺地傷害了不曉 得多少!被傷害的那些就變成我們的冤親債主, 這些都會來討債,所以要幫他們超度。解冤解 業唯一的辦法是超度。過去我所殺、所食,還 有分秒間我沒留意時所殺害的眾生,我都超度。超度那些冤親債主,超完以後就不會找你麻煩, 如果找麻煩也是客氣一點。(眾笑)

舉行法會的時候就是一種磁場,你本來是在幫祖先或其他人超度,但在這種磁場裡面,它反過來會讓你人緣好、冤親債主變少,做什麼都很順, 什麼障礙都比較少,因為你已經解決了,紅包都拿過去了(眾笑),已經打通關了,所以我們做超度就是一種積陰德的事。

居士:師父,我們知道自殺是不好的,因為自殺是不珍惜生命,而且來生還會延續這樣的行為,我們該如何避免這種事情發生?要怎樣幫助已經自殺的人?

師父:一般所謂的凶死,包括病得很厲害的、車禍身故,或是自殺的,總之是不好的死法,他執著的意識會很強,這就不是一次可以超得了,要多做幾次才能轉換他的執著。我們主要可以藉由水陸法會,這個法會就是一個大齋供。

所謂超度就是轉識成智,就是做這種清淨、轉識的工作,清理他的整個業氣,然後轉換他的想法。如果轉得過來他就超度,但有的就沒辦法轉,就是不理你,「你超度,我不要呀!」他做窮鬼是很好活的,也就是做鬼他也滿喜歡的;但有的人時間一到,就要了,這樣他就可以轉生得很好。

其實,自殺跟殺別人是同樣的,你以為殺自己跟別人無關,不是!我們是個記憶體,殺別人,會記憶殺別人;殺自己,還是會記憶啊!

這個被殺的人也是別人,不是你,殺自己就是殺別人。要等到記憶體把那個自殺的元素組合拿掉之後,你才不會殺自己,要不然每一生都會割呀殺的,所以說自殺是最殘酷的一種行為。

我們要遠離這個記憶,就是要靠超度才有用, 超度才能轉掉凶殺的想法。往往那些凶死的地方, 我們進去的時候煞氣很重,甚至晚上會鬧鬼,會有碗盤聲、哭叫聲什麼的,會產生那些怪現象, 這就是因為意識執著,記憶體還在那裡的緣故。

所以要做超度把那個地方的記憶體拿掉,才能平息那些哭鬧,這就是解決意識的問題,多念經就能解,轉識清淨就可以解脫這種不好的記憶。

徒:請問師父,在超度祖先時,祖先跟我們的記憶體有什麼樣的關係?

師父:我們本來就像是水,一直不斷變成浪花的時候,就變成一種循環變化,所以超度就是把循環變化當中的那種執著給消磁掉。

徒:師父您所講的那種循環變化、那個「浪花」,是指我們跟祖先之間的關聯嗎?

師父:就是意識的關聯。譬如說這些祖先, 也許在幾百世以前你的祖先,到現在變成你的妻子,或者變化成跟你無關的人,但記憶體裡不好的記憶還在,這個所謂惡性的記憶體,不管你是誰,時間一到它就長出來,就像生瘤一樣。長出來要怎麼辦呢?你就必須把這個瘤除掉、割掉,或是分化掉。超度就是一種分化的道理, 讓你的記憶體分解掉。可是你不知道怎麼處理, 所以就要靠分解那種記憶體的橋樑──超度。

超度為什麼這麼有力量?就是我們邀請的這些主祀者。法會的主祀者是整體的,並不是只有部份,所以在整體裡面,他們之間的記憶體可以在那個平台上解決。就像我們在會議桌上, 有什麼問題大家就提出來,大家一起來解決。

徒:「整體」是十法界的意思嗎?

師父:嗯,十法界,四聖六凡都在。法會開始時,地獄的門就這麼開了,然後你登記進入,我是某某人,我的祖先、歷代祖先、冤親債主,我跟這些人的冤親都被調出來,從地獄、從各處把他靈識調到這邊來,因為佛菩薩也在這裡,大家總是不好意思吵架,(師笑)接著就可以讓大家合理地把這個記憶體給轉化掉,從「懺」裡面去轉,不懺就沒辦法,因為沒有理念了,所以為什麼要念經、讀經,這個經就是告訴你一些理念。可是有了理念,還是不一定做得到,我們的記憶體還是對立的,所以就懺悔說:「我不跟你對立了,我以前真的錯了。」那就是從「懺」裡面去分化、化解那個記憶體,把執著的東西分化到最後說:「我已經沒有什麼包袱可以揹了,也沒有什麼恨、什麼怨在這裡了。」

冤結要從懺裡面去分化,比如說梁皇懺就是特級的懺法,還有《華嚴懺》都很重要,它跟你講說,我們這個世界每一個的存在都很重要, 每一個呈現都不是那麼有罪過、有罪惡的,它所呈現的都是一個智慧,是佛的一個化身,一切種子都是相互偎依,變成美麗的智慧花朵,這個整個世界就是佛的世界,怎麼呈現都是美好的。

從心道法師的開示深深體會到,無論數位超度還是水陸空大法會的超度,都在超度我們這顆凡心的放不下。

來源:有緣人月刊289期

點閱: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