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政達

葉乃靜站在她的攝影作品前,白色牆面圍繞那幅颱風前夕的深澳海邊,構成一個框架。

人生的一切,所有的藝術作品都有框架。展覽照片的藝廊,也是框架。銀河94,有人在雲和街禾科植物間開設小小社區沙龍,觀看者走進一個個框架,每幅風景,都是銀河列車的驛站。

葉乃靜於是靜靜站著,颱風來臨前,在深澳海邊的旅行,留下意識間的一瞥,透過鏡頭,偶然成為永恆。如果照片可以延續展開成一座海洋的龐大,乳白的湧浪如維納斯才在昨天誕生,雲朵和黑色的石頭是牧神吐出的話語,但希臘的陰霾還未散開,畫面躲藏明天的風暴,但葉乃靜還是靜靜的看著。

所有的照片,其實是意識和無意識的遊戲,在顏色底層揭露的無意識界,反而才是攝影者的心識,像那場在照片裡始終未能得見的颱風。像《鬼滅之刃》電影裡說的無意識界,躲藏著精神核心,每個人無能意識到的狀態,也許風和浪靜,也許烈火灼天,也許只是柏拉圖的黑暗獸窟,榮格在書房裡竊笑:「我早說過啊,人啊所想起的,所沒見的,才是真正的看見。」

張愛玲在〈連環套〉裡的字句:「照片這東西不過是生命的碎殼;紛紛的歲月已過去,瓜子仁一粒粒嚥了下去,滋味各人自己知道,留給大家看的惟有那滿地狼藉的黑白的瓜子殼。」懷疑張愛玲說的不僅僅是照片,而是人生。留在白色牆面上的其實就是意識的碎殼,是框架,想像必須跟隨那塊被擠壓受限的海面無限的展開,想像跟在葉乃靜的後面,一起,看見了大海。

颱風來臨前的海邊,究竟回應著葉乃靜心中怎樣的擾動呢?明明是同一片海面,如同心境,卻有著寧靜和風暴的差別。「就因為人生多了這層框架,我們才有了看見,才如維納斯的誕生出現了美學的啟蒙。」

在銀河94稍作歇息,吃主人準備的素食便當和洛神花茶,走到安靜的午後的街道上,繼續思索這個問題:「不是寧可在真正的風暴前,貪戀著此刻海面的寧靜嗎?」想像跟隨著寧靜和白色的框架,想像下一班銀河列車即將出發。

「喔,是這樣啊,」葉乃靜說:「先走了,我下午一點有課。」

圖說  葉乃靜的〈颱風前夕的深澳海邊〉

點閱: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