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我們聆聽  一切都是寧靜    

紫式部

參加靈鷲山禪修聽心法師開示有感

釋迦佛拈花微笑,傳給大伽葉一個以心印心的法門。釋迦拈花微笑,但是,是誰在笑?誰在拈花?

伽葉微笑相應,但伽葉有在笑嗎?伽葉從來不笑,那次為什麼會笑?生死無常,哪有時間去戲論呢?所以,學禪要清楚心的面貌是什麼?

禪堂裡面有兩尊玉佛像,一尊是阿難,另一尊就是伽葉。也就是說一個從解,一個從行。解的就是阿難,行實修的就是伽葉。伽葉常常在墳場孤獨的修,非常的精進,苦行的伽葉是不喜歡笑的,但因為見到了佛陀的心也見到自己的心,心心相見,這就是禪宗。

釋迦佛印心後,跟伽葉說,「我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離語言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於汝。」所謂的正法眼藏,就是觀見了什麼,就是實相無相,禪宗如此一路來,無相無念無住。

 實相無相是禪的目的地,無念無住,是行持的根本。行持當中,無法無念無住,所以生起般若的觀照,如幻的觀照。’’

妄念生起了,我們如是觀。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見相取相時,如是觀。內外兩種現象生起時,都是如是的對待。

入無相之流,無念之流。所謂的入流,阿含就是一果、二果,三果,四果。入流就是進入無生的一個明白。

吐納,脊椎打直,頭頂天,下顎壓喉嚨,用喉嚨吸氣。讓脈氣能夠直、能夠順,能夠鬆。就是吸氣、吐氣,吸氣,吐氣,眼觀鼻,鼻觀嘴,嘴觀心,心無所觀。

出入息,讓我們呼吸柔軟、細長、綿密。注入知覺在呼吸,注意力也在呼吸。我們安住在出入息,觀照出入息。出入息是什麼顏色呢?我們知覺清楚是什麼顏色。

耳朵放鬆,頭部放鬆,肩膀放鬆,心胸鬆弛。’全身都放鬆,安靜的聽,寧靜下來,聽寂靜之聲。一切都是寂靜的,大地虛空都是寂靜的。

我們聆聽,沒有任何的聲音,一切都是寧靜。

就是聽跟覺,讓聽跟覺圓滿,反覆安住在聽覺的明朗裡。放鬆,放下一切的想法,一切屬於我的執著,都放下。一切的聲音寧靜了我們的妄念,我們聆聽動靜二相,了然不生的明覺,在這個盡聞不住的明覺中安住。覺所無所得,覺所覺空。空所無所住,空所空滅,寂光輝照自圓成。

耳根圓滿,圓什麼?通什麼?什麼東西圓?

身體只是四大和合,毫無意義的業果。但是給我們一個美好的聆聽的時刻,讓我們的耳根這個功能,能夠實踐無生無滅的聆聽,聽是什麼呢?我們放下,一切都放下,聽也放下,聆聽那份靈靈覺覺。

我們坐在身體裡面,還是外面?身體只是機械,誰讓這個機械坐禪的呢?禪在身體上還是身體之外?

我們清楚明白的坐禪,但身體可以清楚明白嗎?坐在這裡,就要把這分清楚明白給搞定。

身體知道痠麻脹痛,身體會毀壞,會散去,我們究竟要修什麼才可無生無死,行什麼?行這個身體嗎?

找到不生不死的那個聆聽,那個知覺,怎麼找呢?禪修的人不往內也不往外,不往中間,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人們刻了十八羅漢、五百羅漢的塑像,那些羅漢總在打坐,打坐的是那個塑像嗎?如果不是這個塑像在打坐,’那是誰在打坐呢?

靈靈覺覺,非身體,非物質。

一切的虛妄都叫做賊,我們不能認賊作父。想法和念頭都是虛妄的,現下的身體是虛構的,就是賊,專門來盜取你的知覺的,不讓你返回本地風光。

本地風光,本自具足,而非他有。就是離見聞覺,離心和意識,不在現象上的知覺。你閉著眼睛能看見什麼,你的想法,模糊的意象,似有似無的聆聽?或者是一個朦朦朧朧的投影?禪修是這樣子的嗎?

心不物化,所以心不隨緣轉,心不見相取相,無住生心。

想要了脫生死,了脫每一個心念的生滅,不了脫的叫做隨緣生滅,隨遇不安,隨緣執持,所以不解脫的就是這些業報。這些業報生老病死,疼痛,想法,慾望,一切的欲求,我們隨著這些現象就粘著生滅。’

Hits: 43

本網站由橡網Andy(橡實資訊)建製維護
本網站由橡網Andy(橡實資訊)建製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