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政達 插畫.黃靄琳

孫大川老師看著我,說:「你太緊了,你的身心總是張開的,這樣很容易累。」

孫大川是監察院副院長,也是原住民文學學者,有一個很有名的故事說,太陽花學運後, 他覺得自己已經是老人了,從此不再染髮,表示他的身體已進到老人世代。

孫大川說要放空,我承認這是我一個很關鍵的難題,常常身體躺在椅子上,聽著音樂,腦 袋卻轉啊轉的,還在想工作或寫稿的事,所以我跟友人說,別看我躺著,那也是我的工作時間, 但是,我們如何學會放空?

孫大川建議,喝點小酒,把腦袋的工作機制關掉,照卑南族的傳統說法,思緒沒放空, 靈是張開的,有很多東西會來跟你溝通。他又講了一遍溝通的英文,communication。這時我突生禪宗公案中的頓悟感,原來佛陀和祖師爺要弟子學會放空,就是暫時停止所有與外界、甚至是與自己的溝通。

這幾年興起的企業禪,也可作如是觀。企業人士帶著煩惱來做禪修,在山光水色間,就是在學著「不溝通」,不跟外境交流,也斷絕自己跟自己對話的意識流。覺知出入息是一種很好的路徑,當內境和外境巧妙的融合,從內靜而後外靜,於是,一切都安靜了。

我曾經問禪師,企業人士做禪修,對解決問題有幫助嗎?禪師回答如果他們滌清思慮,進到「冰凍期」,出來後,就有一番嶄新的見解。放下手機、放下電腦,放下你的牽掛,放下你不知道你應該知道的,這時都無所謂了,這就是「放空」。

翻譯《西藏生死書》的鄭振煌居士曾說:「完全放空就可以擁有一切,放得越空,便擁有越多;放得越少,就越苦悶。我們在一間小小的屋子裡,就會感覺不自由,因為觸目所及都是牆壁,就束縛了自己。如果是在大自然中, 那種一望無際的草原、森林、天空,讓我們感覺 很開放,好像和大自然合而為一。我們可以利用外境來放空自己。」

現代人不敢放空,有些什麼東西在心裡頭擱著,發酵著,這是陳年的煩惱。所以,創造生活裡一些放空的時段吧。以前我常坐公車到遠方,看著窗外的風景,但一個人是最舒坦的, 跟同伴去淡水,只到士林她就不耐煩了,「還要多久?」。

走出去吧,像是新竹尖石鄉的露營區,三個泰雅族兄弟決定不再耕種作物,在山裡的一塊平台經營露營區,望著夜晚的滿天星辰出神, 不放空也不得不然。

像是孫大川長年在都市生活,仍然不脫原民嚮往山海的本性,在他眼裡,我們都活得太緊、太辛苦。現在有開不完的會議,他卻都在想 講笑話,講好笑的話,做好笑的事,不要每天講 不好笑的話,做不好笑的事。孫大川說,原住民 啊,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躺好。

躺著,其實也是最好的放空姿態。

出處: 有緣人月刊264期

點閱: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