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黃軍達 止戈為武

撰文.譚玉芝

吃素的俄羅斯搏擊臺灣區總教頭談養生和武術

公園旁的草地上,幾個小男孩手揮腳踢地對付虛空中的暴龍,嘴裡還不停地喊著:「看我的厲害。」臉上的表情認真而嚴肅,彷彿他們面前真的有隻毀滅地球的邪惡怪獸。

許多小男孩可能都有一個夢──靠著一身武功消滅天下壞蛋,維持世界正義與和平。

黃軍達也不例外,從小看著成龍的電影長大,《快餐車》、《警察故事》片片道來,如數家珍,他很羨慕螢幕中的大英雄,不管歷經多少的挫敗,最後都能靠著機智、傑出的功夫打退敵人,將壞蛋繩之以法,只是別人當作夢想就算了,他是認真的一頭栽進武術的世界。

國中時他加入校內的武術社團,由於天生底子好,肯學肯練不怕吃苦,在社團老師的提攜下,高中就跟總教練練習套路,93 年他21 歲, 成為代表臺灣參加東亞運的國手,取得不錯的成績,97 年再度成為參加東亞運的國手。

「後來呢?」面對不習慣語言表達,沉默許久的黃軍達,我終於問了。他想了很久,很 慢、很慢地講出不大願意回想的事情:「當時年紀小很單純,只知道跟著教練練套路,長大後才看懂,我是一顆棋子,一顆可以為別人獲取功名利益的棋子。」

那種被權威的成人世界辜負的感覺,至今難以抹滅。

反抗權威 拒絕約定成俗

脫離代表隊,除了武術,其他技能都是空白。但是從小在單親家庭長大,一切都得靠自己,學武之人不怕吃苦,什麼工作他都能做。25 歲當完兵退伍,做過出版社打雜、自己開店、電腦傳真員、健身房業務兼美編,以為他去健身房當教練了,「沒有」,他說。我開玩笑地說他拒絕再出賣肉體,他哈哈哈地大笑。

黃軍達的個子不高,骨架小,沒有大塊的肌肉,不說話的時候,細細的單眼皮低歛,看 不出一絲學武之人的剛猛豪放,唯有在練習搏擊的時候,眉宇之間的飛揚跋扈、眼神中充滿對獵物的專注殺氣,才能感覺到他的桀傲不馴。

「我不喜歡任何沒有理由加在身上的權威,我也不認為社會既定的規則就是真理,每個人都有自己安身立命的方式與選擇,不用約定成俗地硬要加在身上。」

以 20 年前的眼光來看當時 26 歲的他,沒學歷、沒有固定工作、不結婚、沒積蓄,好像是個難以信賴的年輕人,但是,他知道,他有 個一輩子的興趣:武術。

反權威,看清江湖人心的算計與重視名利, 或許是他不想用武術當作謀生工具的理由,養活自己的工作很多,只要願意,什麼工作都能做。但是,興趣可是一輩子的事。「可能我天生就要走這條路吧!」黃軍達淡淡地說。

白天,他從事與武術毫不相干的工作,但是,私底下,他並沒有離開他最喜歡的武術世界。白天工作之餘,晚上他到南港社大教太極拳,後來有學生請他去東湖社區教拳,最後又到內湖社大開課。

上課時,他先在台上演練套路,讓學生們學習,下台,他再一一調整學生的姿勢,順便 回答學生的問題。「老師,這個白鶴亮翅打起來是很漂亮啦!但是太極真的能制敵嗎?感覺好像軟軟的沒勁呢?」學生們都是社區的鄰居, 問問題很直接。遇到這種問題,他就會請學生對他出手,學生很不好意思的對他揮拳,顯得有些遲疑,他請學生用力出手,然後用白鶴亮翅的招數,兩下子就讓學生失去重心,倒在他的腳上。

套路可養生 攻防可防身

「武術的套路,是為了傳承而設計的,每天打套路,就像每天做一套瑜珈的意思,可以健康養生,但是,真的能夠在武術上進步的,來自攻防。」黃軍達說。所以他教打太極拳的學生們推手,藉由推手,能夠了解太極拳法每個招式的由來跟意義,也能打出太極拳原來的初衷, 防禦和攻擊。

「學武不是教你去挑釁別人打打殺殺,最大的目的,是平息攻擊,求得保護自己或同伴的安全,所以,止戈為武的意思就在這裡。」

成為東亞運國家代表隊選手,雖然是個榮譽,但是他真希望在年輕的時候,不是在會場上比賽套路,而是去打擂台,藉由實戰經驗,才能 知道自己的攻防水準在哪裡。

夢一直存在,他在網路上尋找各種能夠符合他嚮往的武術,直到他發現俄羅斯搏擊──應用在維安系統中結合傳統跟現代武術,目標在防禦敵人,保護人身安全。他請俄羅斯總教練來臺灣辦研討會、教學、開課,自己也不斷學習, 在傳統太極中找出和以速度反應為主的俄羅斯搏擊的相同之處。

「太極和搏擊有一個相同的核心思想,就是以最小的發力點,產生最大的力量。比如說空手道的攻擊,是 10 的力量,我們以相同的方式予以防守,那是 10 乘以 10 倍的力量,對自己的殺傷力很大。」「太極和搏擊則是,對方來 10的力量,我們化解他的力量為 0,順勢回以 10 的力量,自我的傷害會減低到最小,對方仍然被我們攻擊。」

他一頭栽入俄羅斯搏擊中,找練習場,開課程,很快的,在這 3、5 年間,就有許多志同道合的學員加入學習,有些是本身就習武的人士,也有對搏擊有興趣的學生加入,目前學員已有上百位。

搏擊的核心目的在安全

所有的招數都是遇到危機時發揮的技術, 真正重要的是,能不能讓自己處於安全的環境, 減少危機的發生。

他先問兩個問題:「等捷運時你都站在哪個地方等車輛進站?」、「你習慣搭乘哪一節車廂?頭尾車廂你會坐嗎?」

等捷運時,若你習慣站在等待線後,那麼很容易被人一把從後面推落,掉到車軌上被駛來的電車撞到,應該找一個後方有依靠的地方站立,減少不必要的意外。頭尾車廂儘量不坐,可以防止列車被撞或追撞的意外時你倒在第一線。

「臺灣相對世界各國是個治安很好的地方, 大家比較沒注意這種危機,也導致我們出國時, 心態就沒有那麼機敏,容易發生意外的財物損失。」他說。

遇到地震時跑去柱子旁尋求庇護,是地震頻繁的臺灣人都有的常識,那麼遇到恐怖份子或持槍屠殺的槍手時,在餐廳或講廳時坐在哪個位子比較容易逃脫?他提醒,每到一個陌生的地方,第一個動作就要觀察,哪個地方最安全, 最易脫困。

「這跟中國人講究的風水,其實有點關係。我們希望家裡的擺設順眼順心,創造符合我們居住環境的舒適度,是風水。我們到一個地方, 因為無法更動環境,自己調整位置,直到我們在這個場所中覺得安全舒適,也是風水。」尋求安全放心,是最大的目標,就是一種養生的觀念。 若不安全,危機來了,才是搏擊的時刻。

黃軍達又拋出問題:「今天你的男伴跟路上的人發生糾紛打鬥了,這時你該怎麼辦?」

「有些女性會上去勸架,或許是個方法, 因為女性出現,使得激烈場面柔化,停止紛爭, 但是,我會勸女性,先退到安全的地方,拿出手機撥電話報警求援。」

搏擊或武術都不能戀棧,許多人以為學得一身功夫不趁此機會好好教訓暴徒不行,逮到機會應該分出一個高下勝負。這個觀念是大錯特錯。以維安人員的身分來說,絕對不能把自己變成主戰場的主角,卻忽略了身邊必須保護的事主的安危,所以,搏擊在三兩招內攻擊敵人的要害,目的在於趕緊解決危機,下一步,是保護你 的事主到安全的地方。「所以,學習搏擊絕對不只打打殺殺,最核心的目的,還是安全。」他說。

吃素的臺灣區總教頭

學武的肌肉男能吃素?黃軍達 26 歲開始吃素,再一次的打破社會上約定成俗的想法。

起因是他看好朋友吃素,覺得好奇,朋友告訴他,你去市場看看攤商怎麼宰殺魚禽就知道了。於是,他也開始吃素。

只是接觸到需要肌力迅速運動的搏擊,大量的蛋白質該如何攝取?他說他喝運動員喝的高蛋白維持肌肉:「吃素跟搏擊的意義其實都一 樣,愛生、護生、養生,完全不違背武術精神。」

他一邊說一邊應我們拍照的要求,隨意擺出一個架式,陽光下,招招都是漂亮得不得了的國家代表隊身手。

出處: 有緣人月刊267期

點閱: 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