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現象背後空無所有

用「無」掃蕩二種「無明」

一個僧人問趙州禪師:「狗子有佛性也無?」和尚回答:「無。」趙州作這個「無」的功夫,用了 40 年才打成一片。

「無」是什麼意思呢?就是無所住、不執著的意思。因為無心也無意,沒有心的時候,「什麼東西」去執著呢?

我們就是要這樣子一直做這「無」的清理, 把每一個念頭都「無」掉,把每一個現象都「無」掉,「無」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再也不要跑出心裡各種「無明相」!什麼叫「無明相」呢?就是不清楚的相。

我們人有兩種「無明」,一個「無明」叫做本來的迷惑,我們一出生以後,就迷惑了自己的面貌,找不到自己,不曉得哪一個是自己, 忘失了我們的「本來面目」;第二個「無明」叫做執著,因為找不到自己,所以執著一切的東西,執著又迷惑,就不解,沒有辦法理解。我們修行就是要破除這兩個「無明」,一個是執著的無明,一個是沒有辦法開悟自己「本來面目」的迷惑。

我們這個「本來面目」是什麼東西呢?本性、覺性,本來就在那裡!只是我們忘失掉!只要我們找回來,這個無明再也不會產生作用了, 就沒有了。那現在的我們呢,是遍計的愛、遍計的執著,這個執著是因為我們落入了「有相可得」。

用「疑情」把法身活出來

如果要找回我們的本來面目,用參話頭參「父母未生以前的本來面貌」,那麼萬法歸「一」,「一」歸何處?

比如說,我們現在吃飯,那是「誰」在吃飯啊?「誰」在睡覺啊?「誰」在打坐啊?「誰」在煩惱啊?這個「誰」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你看 到了什麼嗎?這個「誰」,你找到他是什麼嗎?

「誰」在哪裡?吃飯的是「誰」?「吃飯的那一個」在哪裡?你說,「吃飯的」就是我,可是我死了就找不到「吃飯的那一個」,所以到底真正

「吃飯的那一個」是「誰」?

「參話頭」這一路下去叫做「疑情」。「疑情」是一直起了懷疑的情,然後用這「疑情」把很多的妄念趕盡殺絕;當妄念沒有的時候,法身就活起來了,法身沒有辦法活起來,那我們就只是妄念執著。

「誰」在走路?哦!我們的「本來面目」在走路!「本來面目」是什麼東西?什麼東西也不是!為什麼會走路?是「誰」在走路?走 路的也不是你,那「會走路的」在哪裡?那「不會走路的」又在哪裡?「不會走路的」也不是我⋯⋯這樣下去,就找到我們那個「不來不去的、不生不滅的東西」,沒有形態、沒有相貌、沒有來去,什麼都沒有,因為「本來無一物」, 怎麼還有一個「走路的」跟「睡覺的」呢?所以我們要怎麼去體會那個「無」?!

從「無」的地方,才能夠看到那個心性的光明、覺性的光明,才能真的看到那個「不用死」的東西,看到了,要叫那個東西死,還很困難。

現象背後空無所有 只有「覺知清楚」

這個沒有相的東西,是有一個清清楚楚的東西在那裡的!這個東西沒有頭、沒有尾、空空的,好像我們從來沒有失去過它,只是我們被隔離了、被切割了,因為我們看到相、執著相, 我們執著那個電動玩具,沒有看到那個會操作電動玩具的手指頭,所以那「現象背後的東西」是什麼?比如,我們現在打坐,那個「正在打坐的那一個」的背後是什麼?是「覺性」,我們的身體絕對不會自己打坐,會打坐的是那個「覺知」!

「覺知」是什麼東西?拿不出來、看不到, 所以,我們不知道那個「覺知」長得像什麼樣子,我們不能說「覺知」就在身體裡面!你說, 身體裡面哪一個地方叫「覺知」?心?還是腦? 身體解剖以後,也沒有找到那個「覺知」是什麼?在哪裡?所以,我們只有用「狗子沒有佛性?」去參,一直參下去!才能夠找到那個「覺知」是什麼。

還有,我們可以一直看「心的面貌」,一直覺察、觀照這「心的面貌」,我們就會看到「心 的面貌」是什麼!

我們也可以從「眼觀鼻,鼻觀嘴,嘴觀心, 心無所觀」的專注裡,去找到「本來面目」!「什麼東西在專注?」「什麼東西在清楚?」「它」是什麼?喔!「覺知」!

「覺知」是什麼?就是「清楚」!

「清楚」是什麼?看不到,但是很清楚!

我們覺察這個「心」,什麼都沒有、空空洞洞的、乾乾淨淨的、清清楚楚的,一點點的東 西都沒有,沒有沾染任何現象。所以要把「心」了知清楚、覺察清楚,實在什麼都沒有,可以說 它像陽光一樣的普照大地,普照這個虛空。

我們的「心」空無一物,連那個「我」也不曉得在哪裡!

(心道法師 2019 春安居四十九日禪關開示擇錄/開山寮恭錄)

出處: 有緣人月刊270期

點閱: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