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做大夢的版圖

撰文.呂政達

Calling這個英文字要如何翻譯呢?它有著「叫喚」、「呼喚」的意思,像是打電話給人,或是媽媽在街上叫你回家吃飯,都可用到這個字。但是,這個字還有著其他更廣泛的含意,有著「天職」、「志業」、「使命」種種的譯法,更有些時候,還可說成就是「夢想」。

對心道法師來說,當年建造世界宗教博物館,現在建造生命和平大學和緬甸園區,都是心道法師的大夢。

如果解釋成「天職」或「夢想」,你可以這樣想像,那就像是老天爺在「呼喚」你這個人,賦給你某種特殊的天分,要你去完成某個任務,而那個任務本身,就正是你的夢想,也就是唐朝詩人李白所說的「天生我材必有用」的意思。

黑澤明晚年拍的這部電影,貫穿他自己從童年到老年所做過的十個夢境。這些年我們重複觀看,每次都像生命回到了起點,童年目見狐狸娶妻,到中年赤色的富士山的夢靨,終戰後的士兵鬼魂流連隧道,家的燈火始終在山的那一邊,到老年的水車村,隨著送葬遊行的隊伍走去,老而不知所終。既貫穿了近代的日本,貫穿了世界文明史,也貫穿了生命。

好像,黑澤明是在說,從童年開始的一切奮鬥,都在為老年實現一個大同理想的水車村做著準備。在一個老年化的世界裡,我們嚮往著老年期也有著這樣的釋懷胸襟。記得心道法師也說過同樣的話,「我們的修行,都是為死做著準備。」

倒是,黑澤明生前受訪,談到他對一個水車村那樣的村落的嚮往,也許也更接近老子或陶淵明的出世信念,「落英繽紛,芳草萋美。」在現代人間,在台灣,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在地小農興起,有機種植也變成人們對環境的一種信仰後,也有越來越多人做著和黑澤明一樣的夢。

心道法師就做過這樣的夢,他曾想在福隆當地開辦一個國際禪修村,也許沒有水車,也許沒有送葬如同歸去的歡樂氣氛,但黃昏一樣來到,有當地小農聚集來的有機農作,有分享手種蔬果的歡樂,也有樂以不知所終的時刻,綠色,轉眼從手上進到了胃裡,變成了生命的養分。

有些電影一看即忘,有些電影則一再流連。

有些夢境像是隔夜的宿醉,有些夢境則值得用力實踐。

黑澤明的夢。  心道法師的夢,也是如此。

某年,大學指考出的作文題目是「圓一個夢」,結果有三成的考生寫的都是上大學,當然,參加指考的目的就是為了上大學,用這個目標來當夢想,其實也沒有錯,但有時要想想看,你有沒有更遠大的夢想,足以一輩子的追求。我們要追求的是做大夢的版圖,讓自己的夢想和全人類的夢想接軌。

你的夢想,應該就是你的天賦和天職的結合體,你的夢想,就是老天爺對你的呼喚。有人說,現在的青少年忙著讀書、考試,一心想著升學,但晚上靜下來一個人,嘗試著探索自己內在的聲音,回顧你所關心的事物和你真的喜歡的事情,是不是隱隱的呼喚著你?

曾經有首歌唱道:「呼喚是為了想被聽見」,也這樣來設想你的夢想吧,當夢想等待你去圓夢時,你是否也已聽見?

點閱: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