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沙灘上的陌生人

我們稱他賴校長,學生發現,他和民初斧頭幫幫主十分神似。或許,有個老靈魂屬於那個年代。妳說,妳的大學畢業證書上,留下他的名字。

妳為在各地圖書館舉辦的環保電影展而來,訪問賴校長投入環保的動機。賴校長提起在雲林古坑故鄉的往事,小時候,他常去舅舅的魚池玩耍,魚池蚊蟲多,他在小小的身軀塗防蚊劑。日後,他身上凹陷處有顆發亮的痣,診斷出皮膚癌,從自身的警覺出發,現在,他在學校開設「失落的地球」課程,給學生看柴靜的《穹頂之下》,帶頭解說環保電影,將環保意識化為實際的行動。

走吧,我們前往海灘淨灘,做一點事。賴校長舉起雙臂,如此呼喚學生。我們的力量如此卑小,能夠為受傷的地球包紮一塊小繃帶,止住血,也是好的。

妳沒有跟上淨灘的行動,眼看7月過去了,地球以異常的高溫顯現它的症候群。妳的旅行來到東興宮前的海灘,望著碧海藍天和潮浪的沖刷,「如果溫度再高上去,」妳想:「這座海洋會不會蒸發呢?」

東興宮前的海灘,傳說數百年來原住民的捕漁船由此出發,那是神明鎮守此地前的遙遠往事。颱風時從山上飄下來的漂流木橫倒在海灘上,猶如墳場寂靜。現在,東興宮前環列著樓房和遠處的飯店,海鳥在遊客留下的垃圾和海上漂流的塑膠瓶間覓食,妳踩在沙子內,留下一個個足跡。再過一個月,妳知道海洋音樂祭的吶喊就在前方的那座海灘上演,咆哮和更多的垃圾,熱騰騰的海面,夜晚熱不可耐。

妳來的幾天前,一群人才來到這片沙灘撿拾垃圾和塑膠瓶瓶罐罐,好像代表人類的文明,來向海洋致歉。海洋以潮浪答謝賴校長的心情。

此刻,只有妳一個人,只有沙堤上一對情侶帶著音響靜靜的坐著。妳俯下身撿拾又被海洋沖上岸的垃圾,俯下身的高度恰好就是海洋的腰身。

妳望著蔚藍的天空發呆,一個人的旅行到了遠方,東興宮前的海灘適合出神地望著,忘記塵世的寵辱成敗。妳想要回去了,那對情侶的音響遠遠播放著《沙灘上的陌生人(Stranger On The Shore)》,當薩克斯風悠悠吹響時,這個世界就安靜了,海風牽動思緒。

寫成於上個世紀 60 年代的音樂,是英國人畢科(Acker Bilk,1929 - 2014)送給女兒珍妮的禮物。妳每次聽見這首歌,卻想像著在英倫海峽遙望著海洋的彼端。在故鄉,在海洋的另一邊。賴校長站直身擦著汗水,他的眼裡滿是笑意,在這片海灘上,一樣的行動,我們都已不是陌生人。

明年,如果妳再回到海灘,東興宮的神明深座,香火撲向昔日的海灘,垃圾還是會回來的,有如一種傳染病,但原本堆排垃圾的沙堤,長出了一排在陽光下,不畏風雨的小紅花。


化認識為行動,愛地球盡一己之力

這是一場溫馨而難得的盛會,7 月 20 日在國立臺灣圖書館一樓簡報室,觀眾皆為關心環保而來,一起觀看曾獲 2017 東京國際環境映畫祭【環境 × 映像】最佳綠色印象獎作品的《海洋塑膠垃圾與生態危機(OCEANS : The Mystery of the Missing Plastic)》,經由主持人蔡百蕙的引言和介紹,觀眾對海洋垃圾所造成的空前生態浩劫,都留下了不可抹滅的印象。

這個環保電影展的系列講座,經賴鼎銘老師帶頭引導,在各地圖書館和地方政府獲得空前的回應,不僅體現了靈鷲山心道法師愛地球的使命,我們也希望觀眾化認識為行動,盡一己之力來愛地球。

《海洋塑膠垃圾與生態危機》的介紹文:

漂浮在海洋表面的塑膠廢棄物,只占海洋塑膠的 1%,那麼其他的 99% 呢?愛吃海鮮,尤其是貽貝的老饕,每年就有 60 個微塑膠,從海產轉移到你的腸組織裡。當塑膠與食物鏈的整合越密切,塑膠就越接近我們的餐桌!

美國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研究指出,海洋表面塑膠的總量高達 23.6 萬噸,但這只是一年流入海洋廢棄物的 1%,有那麼多的塑膠流入大海,但我們卻不知道在哪?

直徑小於 5 毫米的微塑膠,從北極到南極,途經熱帶海域都有它們的蹤影。微塑膠體積微小,所釋放出的生態毒性,形成一種新興的生態系統──塑膠生物圈的家,塑膠垃圾會加速有毒物質進入食物鏈,一旦進入食物鏈,危及的不僅是海洋生態,目前已超過 200 種不同海洋生物的胃裡,發現了海洋塑膠微粒,人們吃了這些海鮮,尤其是貽貝和魚類,等於攝入了令人憂心的污染物。我們將塑膠丟棄,繞了一大圈又回到我們體內,儼然一場新食安危機。

塑膠廢棄物,為什麼會神秘消失?被生物吞噬了嗎?還是碎裂成細小微粒而難以追蹤?一旦進入食物鏈,會對人類和海洋生物產生什麼影響?本片紀錄全球科學家動身尋找海洋塑膠的過程,呈現令人震驚的結果!

我們享受塑膠為我們帶來了的便利和快速,但隨意丟棄塑膠製品的代價,卻是相當沉重。

出處: 有緣人月刊272期

點閱: 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