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撰文.呂松庭

這天,馮祥華醫師跟我說,做什麼事都要慢一點,慢慢站起來,慢慢地走。我說,「對啊,我都老了。」馮醫師打量著我說:「老是還沒有,但就是要學習過緩慢生活。」我謹記著馮醫師的話,但在臺北市裡的生活,緩慢是一場艱難的實驗。我走下國父紀念館捷運的階梯,刻意放慢速度,卻聽見後頭兩個女子的話,「前面這個人走這麼慢,都擋住路了。」我其實沒有擋住路,所以我想,他們是對有人走這麼慢有意見。

我們已太習慣快節奏,進捷運、在等紅綠燈的十字路口,所有人都數著快速的節拍,快就等於效率,我放慢速度,每個人都超越過我, 我不由自主加快了節奏,趕上別人的鼓聲。記得梭羅的那句話嗎?「如果一個人的步調和他的同伴不一樣,那是因為他聽到不同的鼓聲。」

緩慢不僅需要學習,還要有與人不同的勇氣,願意接受自己目前擁有的狀態,不再求更多更快。譬如攝影作品,懂得欣賞快門留下的瞬間美感,也能夠欣賞慢門裡的富有禪意的靜物世界,無論是湖水倒映的島嶼,或是廣闊無垠的天空雲彩。在禪宗裡,那就是一顆慢行行禪的心。

偶而學習慢寫,學學王文興,或是歌德以60 年寫出《浮士德》的巨著。據說王文興一天寫30 個字,費時13 年完成長篇小說《剪翼史》。

小說充滿新字、符號與空白,為讀者設下阻礙, 希望能「慢讀」。

禪宗公案中,洪州百丈懷海禪師上堂說法, 有人問「什麼是大乘頓悟法門?」懷海開示:「汝等先歇諸緣,休息萬事,善與不善,世出世間, 一切諸法,莫記憶,莫緣念,放捨身心,令其自在,心如木石,無所辨別,心無所行。」這當然就是緩慢的法門。但當懷海禪師說法完畢,大眾卻匆匆離去,禪師便承襲馬祖禪法──用喝、打、手勢,大吼一句:「是什麼呢?」眾人一驚, 紛紛回過頭來,這就是懷海獨特的「百丈下堂句」。

緩慢不僅是生活的態度,對於自身生命的擁有,能夠自足的停步欣賞。托爾斯泰在寓言故事集《呆子伊凡》裡,講了一個剛好相反的寓言:有個老魔鬼看到人間的生活過得太幸福了, 他說:「我們要去擾亂一下,要不然魔鬼就不存在了。」他先派了一個小魔鬼去擾亂一個農夫。因為他看到那農夫每天辛勤地工作,可是所得卻少得可憐,但他還是那麼快樂,非常知足。小魔鬼將田地變硬,將農夫午餐的麵包跟水偷走, 但農夫不改其樂。直到第 3 個小魔鬼讓農夫變得富有,生活節奏加快,人卻也變壞了,小魔鬼說:「我只不過是讓他擁有比他需要的更多而已,這樣就可以引發他人性中的貪婪。」

出處: 有緣人月刊271期

Hits: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