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海外志工,美好的生命交會

撰文.劉湘吟 圖片提供.弄曼農場

一座位於緬甸鄉間的生態農場,會為當地和其他地區的人們帶來什麼改變?這恐怕是難以估量和計算的。因為,它不僅僅只是一座農場,而是一個平台——串連起各地的人們,一起在這裡經驗、學習。

就像不同的原料加在一起後可能產生微妙的化學作用,也像巴西雨林的一隻蝴蝶拍動翅膀竟然可能引起南太平洋的一場颶風⋯⋯猶如因陀 羅網的重重無盡、珠玉交錯,善的發心會引動善的循環;生命能量的流動、交會、彼此作用,亦是這般重重無盡。近幾個月,弄曼農場先後迎來了來自臺灣的大學生和 9 年級大孩子志工們,在弄曼農場留下了難忘的生命交會時光。

大學生和國中畢業生的弄曼行

7 月暑假,臺灣致理科技大學應用英語系的學生分兩梯次來到弄曼園區擔任志願者,開展人生中「國際志工」、「海外志工」的體驗與學習。那兩天,農場安排給他們的工作是「除草」。2 個小時勞動結束後,他們一邊擦著汗、一邊啜飲農場為他們準備的緬甸芝麻花蜜水,淺淺聊著︰「從來沒有除過草」,「很累!」⋯⋯嘴上這麼說著,但臉上是笑著的。

是啊!到遙遠的地方體驗生活、服務付出, 身體也許會累,但精神上因文化衝擊而帶來的擴展與學習,以及心靈上的豐收滿足,卻是難與外人道的。

而宜蘭慈心華德福 9 年級「藍天海洋班」的學生們,更是提前展開了人生中的「海外志工」生命體驗——這群 15 歲的孩子們,選擇到緬甸弄曼園區,度過一生難忘的國中畢業旅行。

您還記得自己的國中畢業旅行嗎? 15 歲, 正是從孩子到成年的中間階段,懵懂而清明,真誠且熱情;他們是孩子,但已具有成人的雛形。在遙遠的緬甸鄉間,看到這群來自寶島的孩子們,有種奇異之感︰除了佩服這群孩子(及他們的老師、父母們)獨到的眼光與胸懷,選擇「公益旅行」為畢業旅行外,也為這樣奇妙的因緣而喜悅。

這群 15 歲的孩子們讓園區的同仁印象深刻、交相稱讚,他們不怕吃苦、大方開朗,而且動手能力強,有豐沛的好奇心與接受新事物的能力。為期 10 天的畢業公益旅行裡,他們在沙彌學院陪伴小沙彌們學習、畫畫、遊戲;幫忙粉刷教學樓的牆面、移植樹木;為沙彌們用竹子製作蹺蹺板。除此之外,他們還到弄曼農場體驗田間勞動與農作,農場也特別企畫,讓這群大孩子們一一親身感受緬甸國民保養聖品「Thanakha」。

Thanakha,是一種樹的名字,中文譯為黃香楝(樹)粉,加水研磨它的枝幹成液狀,就是最佳保養品,許多年來緬甸人不分男女老幼, 臉上常見抹得白白黃黃的,早晚抹、四季抹,它有防曬、保養、涼爽、緊緻、除痘⋯⋯等各種功效,是緬甸獨有的美容秘方!市面上有各種Thanakha 製成品,但許多緬甸人是這樣做的︰直接研磨一小截 Thanakha 枝幹,原汁原味。農場請緬甸籍伙伴阿姨用自己每天早上使用的Thanakha 枝幹和磨盤,研磨後一一塗抹在孩子們臉上——這場為華德福 9 年級孩子們特別企畫的 Thanakha 體驗會當然也是最道地的。

大孩子愛小孩子,好美

年輕的心,總是清澄而易感,遠赴海外的志工旅行,有太多新鮮的體驗、難忘的衝擊,而 最能觸動人心的,總是人——尤其是年齡相差不 遠的孩子們。

宜蘭華德福這群孩子們在緬甸弄曼園區的畢業旅行,除了沙彌學院、農場,他們每天還到 臘戌收容布龍族難民的「布龍村」,陪伴那裡的孩子、村民們。

「布龍族」(音譯)是生活在緬北山區的民族,為逃避戰亂,幾個月前他們不得不離開家鄉來到臘戌,並得好心人收留照顧,暫時居住在此地,這個臨時的收容處便被暫稱為「布龍村」。布龍村裡有 140 多人,其中有 34 個孩子。當這群 15 歲大的孩子,見到比自己更小、處境堪憐的布龍族弟弟妹妹們時,人性中美善的因子自然而然爆發了⋯⋯陪伴,給予,愛。

在短短的相聚之日裡,他們每天坐車往返, 和這群弟弟妹妹們一同遊戲、歌唱、說故事、畫 畫,為他們用竹子做蹺蹺板,用毛巾給他們洗臉、擦身體;他們省下自己的零用錢,準備了食品、袋子、文具送給這些弟弟妹妹們。畢業旅行 結束回到臺灣後,他們最念念不忘的還是這群布龍族的弟弟妹妹們,在返臺後的分享會中,大孩子們說出了自己的感言︰

「如果開放地去享受緬甸的人事物帶給我們的各種不同感受,就可以有最多的學習。」

「他們看起來不像難民,他們就是孩子。最後一天離開時,看見他們發自內心的笑。」

「我思考著,什麼東西無法被超越?從村童的眼神中可以看見轉變的過程。人與生俱來的童真不會消失。」

「幫助人的時候,人家得到快樂,自己也得到快樂。畢業旅行本應創造快樂,而我們讓更多人得到快樂。」

「這次旅行後我更確定了︰給予比獲得更快樂。不知那些孩子以後會怎樣?但相信相聚的這些天他們也是開心的。」

「我發現,我們不只是過得很好,而且是超級幸福。在世界另一端看見這一點,讓我們從知足到懂得付出。」

看到這場「大孩子愛小孩子」的發生,心裡滿溢著感動。真的很美。

一座位於緬甸鄉間的生態農場,會為當地和其他地區的人們乃至於世界帶來什麼改變? 這,恐怕是難以估量和計算的。

出處: 274期有緣人月刊

點閱: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