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觀音論壇,神遊信仰的路線

整理.呂松庭

我們如何認知感應觀音菩薩的願力,尋聲救苦、大慈大悲的悲心?我們如何經由他人的訴說,理解觀音的概念和信仰,從印度來到東土的演變和真締呢?

帶著想對信仰澄本追源,也願意世間人人都是觀音,讓全世界研究觀音文化的學者在臺灣有個交流和訴說的平台,9 月底,為了讓民眾能更加親近、瞭解百八觀音,甚至將「百八」(108) 的數字廣義擴大到多樣性的「觀音總集」概念, 從臺灣出發向全球推廣觀音文化藝術的萬世慈悲、雋永瑰麗,希望讓百八觀音走出去,以文化、藝術與學術作為渠道,接軌世界,在新北市 政府的指導下,靈鷲山佛教基金會與世界宗教博物館特別邀請來自日本、尼泊爾、中國大陸以及臺灣知名國際級觀音研究學者齊聚一堂,帶領大眾從古至今多樣性的觀音文本出發,神遊觀音信仰的流傳路線。在學者和眾多觀眾的交流中,「第二屆觀音文化國際論壇」譜下完美的句點,也完成一次偉大的訴說。

這兩天,聽眾有系列地了解到觀音信仰東傳的過程──年代相當漫長,但我們條理清楚的了解。雖然不同年代的信徒面對著不一樣的環境挑戰和任務,但底層的心是一樣的:人們渴望在觀音信仰中獲得救援的力量,而那個力量, 往往就是慈悲心顯現後的結晶。「觀音」,其實就是崇高的美德。

其一、宇宙意識的感嘆

「家家阿彌陀,戶戶觀世音。」觀音信仰普及華人地區的家庭。觀音的信仰連結到一種宇宙意識的感嘆,時間之風的吹撫下,就如觀音信仰這麼多年後一直矗立在我們的意識中,成為守護詩人靈感的美神,我們每個人最終的信仰。

就如羅智成說的,從他母親或祖母傳下來的,在最無助的時候要念的「南無觀世音菩薩」,當我們仰望觀音山,當我們默念著蒼空中菩薩的名號,億億萬萬人都做過的,當我們最無助的時候,羅智成也做過的,就是在心中念著祢,用聲音來召請祢,如同靈感的悄悄到臨。

「小時候,我就學會念南無觀世音菩薩, 那是我們最早學會的 SOS,從小就知道要向觀音求救,那不是神學上的,而是非常貼近生活的意義。」

羅智成應該是說,每個靈感的到臨,都是比理智和信仰更大的,一種也許人類也無法真正訴說的「更大的什麼」。

羅智成說:「觀音就是大慈悲的神,集一切的美德,那是中國的美神。」「從宋朝起, 藝術家做出的觀音像就非常的優美,我覺得那是東方人對神最完美的想像,工匠們想像出最良善完美的特質,都投射在觀音像的完成,觀音的名字也非常的美,我記得有尊碾玉觀音, 印象就非常的深刻。觀音的坐姿、衣服的線條, 都啟發我美學上的體悟。觀音美學和視覺上的美感,代表著東方人度宗教完美性最高的想像, 混雜著某種母性的情懷。」

「在臺灣,觀音信仰非常的普遍,觀音道場也所在多有,吸引眾多的信眾前來潛心祝禱, 我總覺得,其中潛藏著我們對母親的思念。」

一個更大的訴說,經過人類的訴說,卻必然無法盡說其意。「我覺得佛教很不簡單,其他有的宗教是要你信,但那個邏輯卻禁不起思考, 但佛教是信仰和邏輯結合在一起的宗教,過去人們常認為佛教就是一種哲學,對我來說,能夠讓我相信的一種宗教,就是未來的廣義的佛教。」

其二、尋找百八觀音的緣起

大乘佛教中最深入民間、廣為人知的觀音菩薩,是西方極樂世界教主阿彌陀佛座下的上首菩薩,與大勢至菩薩同為阿彌陀佛的左、右脅侍菩薩,並稱為「西方三聖」;觀音菩薩也是佛教著名的「四大菩薩」之一,與文殊菩薩、普賢菩薩、地藏菩薩同為廣大教佛徒所熟知、虔信。

佛經中記載,有些菩薩在遠古即已成佛, 祂們為度眾生,以大慈悲心示現菩薩形象,於世間教化救苦,觀音菩薩即為其中之一,祂過去佛號是「正法明如來」。

根據不同的佛經記載和傳說,諸菩薩中, 觀音菩薩的身分最為多變,因時機、因緣的不同,顯現出不同的應化身來迎合眾生、教化眾生、救濟眾生。觀音菩薩的化現無數。

「 百 八 觀 音 」 為 世 人 所 知, 始 於 尼泊爾的「百八觀音寺」。在尼泊爾的首都加德滿都市區內, 有一座「百八觀音寺」(Seto Machhendranath Temple, 又 稱 Jan Bahal),從空中俯瞰,這座寺廟就像是一座立體壇城(Mandala)。主殿內是一座白色的觀自在聖像,環繞寺廟的周遭牆面上,以銅雕或彩繪呈現了一百零八尊觀音的造像。2015 年尼泊爾發生大地震,這座全世界唯一的「百八觀音寺」幸蒙龍天護佑,據聞並無嚴重毀損。

兩千多年前,佛陀降生在尼泊爾境內的藍毗尼(Lumbini),佛陀一生的行跡主要在今北印度和尼泊爾境內。雖然和印度一樣,在尼泊爾,印度教是主要宗教,但許多學者相信,尼泊爾保存著許多源自佛陀時代的原始佛教內容。歷經兩千多年,印度教、佛教在尼泊爾(和印度)不斷互動、交融,形成宗教、文化的「混血」情形,這座百八觀音寺也被視為印度教和佛教相互融合後的典型代表,Machhendranath 在印度教中是濕婆神(Śiva)的降雨化身,是加德滿都谷地的守護神,而祂同時也被視為觀音菩薩(Avalokiteshvara)的一個化身。

這座寺廟的修建年代無從得知,可知的是在 17 世紀時,人們重修了這座廟,每天清晨, 許多婦女會來到寺廟前虔誠誦經。這座「白麥群卓拿神廟」主殿內供奉的是白觀音,在尼泊爾帕坦地區還有一座「紅麥群卓拿神廟」(紅觀音寺,Rato Machhendranath Temple),這座神廟始建於1673 年,供奉的主神是紅觀音(印度教則認為祂也是濕婆神的化身之一)。

其三、永遠是觀音的僕人

2016 年 12 月 6 日起,福隆靈鷲山聖山寺迎來一項前所未有、意義深遠的工程——千手觀音彩銅雕像安座。在主尊千手觀音之後,陸續安裝 108 幅觀音彩銅雕,是全世界首見的百八觀音彩銅雕作品,不但更深廣而精微地呈現觀音菩薩的大悲化現,更象徵靈鷲山佛教教團紹繼觀音法脈、繼往開來的傳承與使命。

2017 年 1 月中下旬完成的「百八觀音」彩銅雕,由臺灣著名工藝大師林健成與工作團隊歷經兩年多虔誠專注。

2018 年 1 月初,林健成老師仙逝。在創作「百八觀音彩銅雕」作品後,這位雕塑藝術大師彷彿完成了此生最重要的使命,交出堪稱一生代表作。

2018 年 9 月 30 日,心道師父在百八觀音開光灑淨大典時再次提起自己和觀音的因緣︰大約 10 年前偶然得到一幅百八觀音唐卡,不由得好奇︰這一百零八尊觀音的化現是來自何處? 於是,靈鷲山的法師們開始了百八觀音的探源之旅。

從一開始的茫無頭緒到多方尋找線索,從無到有的全新一百零八尊觀音唐卡及彩銅雕創作,前後耗時近 10 年;10 年圓成百八觀音緣,百八觀音從佛陀的誕生地——尼泊爾,到日本, 再到臺灣。如今,百八觀音彩銅雕聖像安座靈鷲山聖山寺,不僅見證千年以來歷久不衰的觀音信仰,更象徵觀音法脈跨越時間、空間的藩籬, 在臺灣開枝散葉。

其四、我們的百八觀音緣

去年 9 月 28、29 日,第一屆「觀音文化國際論壇」在宗博館舉行,邀請來自尼泊爾、日本與臺灣的 6 位學者專家、法師,就百八觀音信仰文化的流傳、漢傳觀音信仰文化的流傳、觀音造像藝術的探討等三大子題展開 7 場專題演講。雖然似乎是學術氣息較為濃厚的「論壇」,但諸位主講人真誠、親和的分享,使兩天的論壇充滿了感情與生命力。

日本曹洞宗德林寺住持高岡秀暢法師在開場演講「我的百八觀音緣」中娓娓道來半世紀以 前、大學剛畢業的青春往事︰大學時專攻美學學術史的他,是一個對社會、時局有許多看法和不滿的年輕人,對未來也感到徬徨。大學畢業後無所事事一年,原本要跟著老師出國去做研究,但後來老師的研究計畫因故未成行,失望之餘他索性自己背起背包到印度去旅行,先到了尼泊爾, 在那裡見到許多小寺廟的壁畫,種種美術表現和日本的寺廟很不同,他大感衝擊,也做了一些記錄⋯⋯這樣的文化洗禮改變了他苦悶的心情,於是之後又去了第二次。

那時日本還不富裕,他也沒什麼錢,為了省錢坐船去印度,結果航程中生了重病,躺了一、兩個月,沒體力去喜馬拉雅山南麓了,於是 停留在加德滿都。在加德滿都認識了不空金剛阿闍黎,因此與百八觀音結緣。

此後兩年,他跟著不空阿闍黎學習百八觀音及尼泊爾的信仰、生活。日本的觀音信仰也很興盛,他想以當地傳統工藝的呈現方式,把尼泊爾的百八觀音介紹到日本。結合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幾年後出版了《百八觀音木刻圖像集》。回憶半世紀前的這段經歷,高岡法師說︰「那時候,一群對這件事有興趣的人一起學、一起親手做,過程很享受。」

其五、「現」與「藏」,無盡「藏」

林健成工作室的張小玲總監,感性、婉轉講述林老師和百八觀音的緣「『現』與『藏』, 無盡『藏』——林健成先生的『觀音緣』」,飽念情感的敘述,消除了聽者與講者之間的距離, 大家似乎也走近了林老師那顆對觀音虔敬信仰、對藝術創作虔誠專注的心⋯⋯。

9 月 30 日,晴空高照,聖山寺人群湧動, 金佛殿迎來莊嚴而又歡悅的喜事——百八觀音開光灑淨。

金佛殿後殿的一百零八尊彩銅雕觀音像,圍繞著中央主尊靈鷲山寧瑪派噶陀傳承的千手千眼觀音,這一壇城在心道法師的規劃指導下,可謂縱橫古今的藝術創作,其莊嚴殊勝絕美,令高岡法師深深感動,淨耀法師在開幕式時也特別以風趣解嘲語「嫉妒,欣賞的最高層級…」來表達讚嘆不已!。

猶記得開幕當天,悠揚美妙的樂音、靈動 優美的舞蹈;如法如儀的法事,諸大法師們亦莊亦諧、處處透著慈悲智慧的法語開示——這,又是一場融合藝術之「美」與宗教之「聖」的法會。

在第二屆觀音論壇圓滿下畫下句點,也期待著在我們的生活裡,尊持著觀音無盡的願力, 美學和無盡意的想像:親愛的觀音菩薩,謝謝您的守護。

謝謝您給我們這樣的機會、因緣,去體悟、學習那麼多的愛與美、善。

觀音,無處不在。

隱隱感覺,百八觀音在臺灣落腳、安座, 這份慈悲的法緣,會隨著觀音無量的悲心,不斷擴展、延伸⋯⋯。

直至這娑婆世間,人人都是,觀音。 再讀一次羅智成的詩句,就甜甜入睡:

柔美的觀音已沉睡稀落的燭群裡,她的睡姿是夢的黑屏風; 我偷偷到她髮下垂釣,每顆遠方的星上都大雪紛飛。

出處: 274期有緣人月刊

Views: 116

本網站由橡網Andy(橡實資訊)建製維護
本網站由橡網Andy(橡實資訊)建製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