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黑暗中的女兒

撰文.顏 靜 插畫.陳佳蕙

醫院的護理師同事叫她雅文媽咪,她偶而繞過來,帶著點擔心語氣,談起她的女兒。

女兒叫做林佳箴,小時候受傷造成左右眼視覺受損,憑著那僅存的視覺奮鬥,創造她值得書寫的人生路。

幾年前,林佳箴在基隆路的巷弄內開了一家咖啡館,聘用同是視障的工作夥伴。林佳箴曾說, 她現在能自己站起來,所以要幫助視障人士,讓 他們覺得自己也能走出來。

當年這家咖啡店,取名「甜裡開始」,是基隆路那條車煙輻輳、人情冷暖的溫度計,也是一個小小的暖心。「甜裡開始」?我見到這個店名心中一震,那麼,佛法的道路不就是「苦裡開始」?

但是,一名媽咪對女兒奮鬥的擔憂,絕對是可以理解的。雅文媽咪說:「女兒經營得那麼辛苦,政府也沒有補助,她還想要去幫助那麼多人?」

就像是黑暗中的女兒極力引進的光亮,視覺已不再是障礙。佛法中有個「同體大悲」的想法, 我們所說的「慈」和「悲」,原本就是相互關聯的,就是「離苦」和「同樂」,我彷彿聽見林佳箴的心意:若我能得到一絲絲的成就,若我能夠, 我就當回饋,與人分享,就是菩薩的心意。真的, 與人分享就是甜裡開始了。佛陀說生老病死都是苦,我們活在世間的人,什麼時候可以「甜裡開始」?

說起女兒,雅文媽咪擔心裡帶著驕傲,她感嘆一個視障分享概念的咖啡館在現實中的艱辛, 接著細數女兒在啟明學校教導學生學會調咖啡,「那些學生都不知道,原來他們也可以調出這麼好喝的咖啡。」

眼睛不好,不是調咖啡的障礙。林佳箴用觸覺感受一杯咖啡的溫度,用聽覺來打好一個奶泡。如果我們閉上眼睛,靜默中,奶泡發出的聲 音,透過纖細的知覺,讓一杯咖啡達到最妥適的處理,我覺得,這就是一個禪的訓練。那種極細 微的對待事物的用心,其實很接近禪。

現在,林佳箴已進到「黑暗對話」,繼續教導明眼人體會黑暗中的世界。但我總想著在一杯林佳箴調的咖啡裡,體會纖細的感官經驗。

《楞嚴經》中,同樣也是目盲的阿那律陀提到祂開悟的方式:「世尊示我,樂見照明金剛三昧。我不因眼,觀見十方,精真洞然,如觀掌果。如來印我,成阿羅漢。」當阿那律陀失去祂眼睛的視力,卻得到佛陀的憐憫賜祂天眼,當我們失 去了某種感官能力,我們的心意,卻能開啟通向 佛陀的道路。

無論是林佳箴的人生道路,未來走向何方, 那背後媽咪的擔心是否得到安置。想著當年那個「甜裡開始」的祝福,心裡當然也是甜甜的。

出處: 274期有緣人月刊

點閱: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