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人會訊

有緣人會訊

老僧亦在指頭上

撰文.楊宏國 圖.陳佳蕙

市區矗立一座玻璃罩的鐘,從上頭會有水注進去,帶動了機器的機制,時針和分針也就跟著移動。然而,有一天站在玻璃鐘下望著,我想會不會其實是鐘面的機器設計,帶動了上頭水的流動。不是到處都有人在說 ,時間就像流水?

我很常來到這座市區小花園,想著到底是水動還是鐘動在先,哪一個才是最前面的因,唯一確定的是,即使在心意不定的時刻,時間也沒有決定停下來等我確定一個答案。《六祖壇經》的著名公案,是風動還是旗子動,惠能大師說:「仁者心動。」看來是我先心動了。

西方的科學研究到量子力學那般的細微,為宇宙大爆炸後5秒爭論不休,卻始終無法說服世人,到底何者為「第一因」。或許,集天下人所有的智慧,也難找到最初的那個基因,因為,那又是何者留下的呢?

只是市區裡的一座鐘,無端想起 《圓覺經》中,釋迦牟尼佛回答一切事物與生命的起源問題時說:眾生從無始以來,由一念無明而生。這是佛經最難理解的一段,因為我們從小就已習慣時間先後的思維,所以叫做「不思議」。佛陀不說第一因,認為一切事物及生命的運行和發展是一個封閉的圓,沒有時間起點。

八指頭陀月溪法師年老時,曾豎一指為眾弟子說法曰:「來從遍滿虛空來,迦葉佛釋迦佛;去從遍滿虛空去,觀世音彌陀佛。古今諸佛,在老僧指頭上,不去不來;老僧亦在指頭上,不去不來。汝等若能識取,便是汝等安身立命處。」

如果,時間不去不來,也在我的指頭上,遍布在虛空?望向那個本來就成圓圈的鐘面,但願看待人的存在,也有這樣澈悟的智慧。

點閱: 4